第126章 她对戒指的暗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26章 她对戒指的暗示

    半路杀出个郑子珺破坏了蔡媛媛的计划,她还心里有着不甘。

    而顾澈一来就关心乔依然,更让蔡媛媛不爽了,她不悦地抱着肩,“我是个干大事的人,刚刚才送走我的大客户。”

    她特意加重了“大”字的发音,就是为了报复周末在公寓,乔依然出去兼职,顾澈说她蔡媛媛不如乔依然努力。

    “她乔依然累死累活做一个蛋糕才赚多少钱,而我刚刚那笔买卖,绝对秒杀了她好几年工资。”蔡媛媛得意洋洋地望着顾澈,这下子总该知道她蔡媛媛是个做大事的人了吧。

    绕开了蔡媛媛,顾澈直接进去了r%26s,他是一点都不想听蔡媛媛吹牛。

    “顾先生好。”门口的迎宾小姐激动地跟顾澈打着招呼,像他这样矜贵帅气的男人,她们可是一直盼着再在r%26s看见。

    mandy立马跑进了茶水间。

    此时,他的小妻子正对着那落地的全身镜不安地转着圈,还小心翼翼问着文菡,“好看吗?会不会太闪了。”

    “刚好,依然,不得不说这件衣服就是为你量声订做的,我刚才试的时候拉链都拉不上,但是你穿在身上就恰到好处,把你的优势全穿出来了。”文菡替乔依然系着腰上的带子。

    优势啊?

    她外貌上的优势是鼻子立挺啊,关衣服什么事?

    乔依然盯着穿衣镜又仔细打量了一番,不得不承认这件银色礼服真是神奇,把普普通通的她竟然穿出了公主的感觉。

    至于文菡说的优势,她又看了第二遍才意识,说的是她的胸,那礼服自带的托胸效果太好了,让她那傲人的上围很是显眼。

    “文菡,你取笑我,我不要穿这件了。”乔依然勾着背,双手抱着肩,她才被人骂过胸大无脑。

    像她这种反应迟钝的女人,还故意穿着显胸的衣服,估计会更加让人觉得她胸大无脑了。

    “顾总好。”文菡微微欠了身,她在穿衣镜上看到了顾澈,他像欣赏着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乔依然。

    “啊,老,老公,你来了啊。”乔依然立马站直了身体,紧张地对着试衣镜整理着衣服。

    这时,mandy刚磨好的咖啡正好端了过来。

    这个女人叫顾先生什么,老公?

    顾先生什么什么时候结婚了?他不可能娶个那么寒酸的女人吧,mandy把咖啡递给顾澈,“顾先生,请。”

    凝着自己小妻子的男人,哪里听得到别人说话的声音。

    当众这样看着乔依然,这让她很害羞,尤其是顾澈旁边还有人端着咖啡,她定睛一看是那个刚刚被烫到手的女人,就替顾澈把咖啡接住了,关切地问,“谢谢。你的手还是好红,得去买个烫伤膏用用。”

    mandy假装听不懂乔依然说的什么,她很不乐意被提起刚才那丢人的一幕。

    她抬着头观察着顾澈,这种男神级别的高富帅,怎么可能会娶这个普通的女人,如果这个女人是顾澈的太太,蔡媛媛也不会说这个女人是个不重要的人吧。

    她还有机会,有钱男人嘛,身边莺莺燕燕最归是多的,她要想嫁给这样的男人,就得容得下沙子。

    “老公,你不喝咖啡,那我就喝了?”乔依然摸不清顾澈究竟是想干嘛,她好奇怪为什么刚才那个脾气不好的女人和顾澈都有咖啡喝,她为什么就没有,她嘴巴都干得起皮了。

    她才抿了口咖啡,还没来得及大口喝一口的时候,咖啡杯就被顾澈夺了过去,“顾太太。”

    随之,顾澈看也没看mandy就把咖啡杯递给了她,“帮我太太榨一杯橙汁。”

    “好。”mandy只感觉她整个人都往下坠了不少,尤其是心好难受,然后转身朝着茶水室走了去。

    “额,怎么了?”乔依然舔了舔唇瓣上的咖啡渍。

    顾澈双手插在口袋,他就直愣愣盯着乔依然,不做声,这是个傻女人,一看就是被欺负了还不知道她被欺负了。

    这让乔依然原本对这件礼服信心满满的心情,忽地就拿不准了,他一定是觉得胸那里太明显了。

    薄唇轻启,“蔡媛媛,你就这种办事效率。”

    他是生气了吗?

    为什么生气了还怪媛媛?

    这件礼服是她选的啊,顾澈是不是误会媛媛了。

    “老公,这件礼服是我选的,不怪媛媛,你要不喜欢,我马上去换。”乔依然拉着顾澈的衣袖,她不想因为她让他们两兄妹关系变僵。

    他只看不说话,这可把乔依然给惹急了,“老公,老公,是不是哪里不好看?是不是脖子旁边的领口镶上的钻石太浮夸了,是不是腰上的腰带太……”

    顾澈摸了摸她的手,深邃的眸光认真地看着她,摇头。

    “老公,你是满意我挑的这件吗?”乔依然不确定地仰着头望着顾澈,他阖了阖眼表示满意,她才开心地笑了。

    “蔡媛媛,拿出你的专业来,半个小时把剩下步骤完成。”顾澈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还不快跟我来。”蔡媛媛兴致不高地拉着乔依然进了化妆室,这个小妖精可真是个祸害,阿澈哥因为乔依然骂了她好几次了。

    二十分钟后。

    乔依然穿着一身银色亮片长裙,腰身处系着一条牛皮腰带,将她细软的腰身完美的展示出来了,脚上是jimmychoo的灰姑娘水晶鞋。

    温婉的墨色头发盘在脑后,这身打扮让她有种复古风情,当复古风情遇上她自身的甜美,让她看起来就像道甜而不腻的精致甜点。

    恬静的女人,竟让满身的亮片穿出了静谧的感觉。

    顾澈看呆了,有种看小女孩瞬间长大的即时感,他的小妻子原来也可以如此优雅性感。

    “老公,你说我还要不要再带点首饰什么的。”他能不能感受到她其实没有戒指,乔依然心里很期待,还故意往装有香奈儿四叶草戒指那边的展柜看着。

    但她又不想做得太明显,如果她开口了,顾澈可能就不会拒绝就顺利成章买给她了。

    然,她要的是她的老公顾澈自己意识到,然后买给她,虔诚地给她戴上,毕竟他们没有一般情人正常的相知相爱过程,这是她的遗憾。

    于是,乔依然走到了那戒指柜台的旁边的耳环柜台驻足了,“老公,你说我要不要弄对耳环带带,说不准会更好点。”

    “喜欢?”顾澈垂眸望着对耳环目不转睛的乔依然。

    她好像很在意今晚穿戴,若不是他没告诉她今晚是去郑家,那么他一定会怀疑乔依然这样精心打扮是为了见郑彦。

    “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的首饰。”什么项链,耳环,戒指,手镯的,乔依然清澈的大眼睛盯着顾澈,她觉得顾澈那么聪明说不准就能读懂她眼里对戒指的渴望。

    顾澈搂住她盈盈一握的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可我把你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瞬间,乔依然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她瞟了瞟还在场的其他人,咬着牙齿瞪着顾澈,“还去不去宴会了,这么多废话。”

    顾澈交待了一下蔡媛媛“把你店里所有的耳环送我公寓去”,就走掉了,蔡媛媛愤恨地盯着宾利车冒出的尾气,她迟早都要把乔依然从顾澈身边赶走。

    该死的小妖精真败家。

    站在r%26s里的mandy透过落地窗,看着顾澈和乔依然亲密无间的上了车,她忿忿不平,为什么站在顾澈身边的女人不是她。

    宾利车里,顾澈和乔依然坐在后座上,她一直盯着窗外,当文菡在最近的地铁站下车之后。

    乔依然指着地铁站tiffany的广告时,喜出望外地摇了摇顾澈的手,“老公,就是这个颜色,tiffany蓝,是不是很漂亮,我刚试了一件礼服就是这个蓝色,我好喜欢的,可惜媛媛的客户也看中了。”提到tiffany了,他总该能感受到戒指了吧。

    刚才那件短礼服,就是这个颜色,虽然那件礼服有点大胆,但把她穿得确实很俏皮可爱,那件礼服不属于她,这让她还是觉得挺遗憾的。

    顾澈瞟了一眼窗外,眸光里忽闪过一丝让别人觉察不到的黯淡,眉头深锁,瞬间就恢复了一贯的清冷。

    当车子拐了个弯的时候,乔依然仍在兴奋地讲着,“每个女孩子都有着一个关于tiffany的梦想,老公,你看过《tiffany的早餐》没?”

    一般人提到戒指,自然就会联想到它家的戒指了,顾澈会不会主动要送她戒指,好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