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她的胆怯-私人婚-
私人婚

第127章 她的胆怯

    兴致勃勃的女人得到不回应,有些失望,“你个老男人,真没情趣,我真不应该换掉那减龄的蓝色礼服,就应该让人家觉得你是个禽兽得连个未成年人都不放过的老男人。”

    老男人,他才30岁而已,正是一个男人最精彩的年纪。

    她还想穿蓝色?也对,她又怎么知道那些事情呢?

    那些记忆远久的痛苦回忆,一时之间浮上了心头,在他脑海里翻腾。

    可看着乔依然因为呛了他而沾沾自喜的模样,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成年人就不要穿童装。”他拧着眉头,扫视了一眼乔依然那挺立的某处,在她耳边低吟着,“奶牛的童装估计行。”

    说完,还咬了她耳垂一口。

    乔依然分明就听到了她骨骼在“吱吱”作响的声音,她全身生出了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把顾澈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车上还有外人在呢,他个不知羞耻的男人,真是什么话什么事都说的出口也做得出来。

    她也深刻认识到,她压根就不是顾澈的对手,她还是选择沉默就好了。

    一路上只顾着跟顾澈置气,乔依然都没时间紧张第一次参加宴会。

    临到了一个傍山依水的豪华大别墅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今晚参加的不是一般的宴会。

    门外停靠着各种豪华霸气的房车,跑车,还有穿着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们。

    小身躯不由得就往顾澈怀里靠了靠,“这是哪里啊?”她有点担心她上不了台面,也担心她不是名媛的身份让顾澈丢人。

    握着那柔弱无骨的小手,顾澈带着她就朝那别墅走了去,“地产大王郑强的家。”

    “啊,地产大王,那不就是童……”乔依然便感受到顾澈握着她手的力道加强了,她立马改嘴道,“郑彦岂不是也住在这里。”

    顾澈极不情愿“嗯”了一声,他握着乔依然小拇指那块凹进去的小疤痕,有些心疼,但语气还是平淡,“小时候玩火烧伤的?”

    “不,不,才不是。”乔依然紧张地缩回了手,“好丑,你别看。”那个不好的记忆好像又窜出来了。

    “玩火的小孩会尿床。”顾澈霸道地把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捉住了,他发觉他好像很少牵她的手,如果不是昨天那个保密文件的指纹,他都不知道她手上有这个小疤。

    他的小妻子那冰冷的双手,像是在忌讳着那个疤痕,一定是发生过什么让她不开心的回忆。

    “别怕,有我。”顾澈垂眸吻了吻乔依然的头发。

    “嗯。”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真好,好像拥有了顾澈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一样,乔依然阴郁了的心情瞬间就恢复了明朗,朝顾澈甜甜一笑,“老公,有你真好。”

    跟着顾澈进了郑家大宅,望着那些名门千金贵妇们,每个都是满脸自信,走路有风,反观她只会赖在顾澈身边。

    乔依然恨不得挖个坑把她自己埋了,她好像真的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别的男女都是挽着胳膊,只有她是被顾澈牵着的,这样显得她有点格格不入。

    这是第一次她硬生生感受到了她与顾澈的差别,如果不是她帮着走投无路的爸爸还债,她这辈子应该都不会跟顾澈有交集吧。

    这刻,她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财富鸿沟,他们是不是压根就不合适?

    身边的男人,气质矜贵,家产不计其数,能力突出,而且还是出生豪门,而她只是一个落魄商人的女儿,想到这里乔依然整个人都蔫了。

    会不会有一天,有个比她家世好的女人,长得比她漂亮还知书达理的女人取代她成为顾太太。

    “别瞎想。”顾澈停下脚步,他明显能感觉到身边的女人因为胆怯而迟疑了的步伐,还有她因害怕而微微颤抖的身躯。

    他把乔依然搂入怀中,一手牵着她,另一只手摸着她细腰,在她耳边低语,“今晚不准赶我去书房。”

    言毕,乔依然的脸就红成了虾红色,在夜色里格外的迷人,“坏蛋,你就惦记着那事。”

    娇羞的女人将害怕放诸脑后了,顾澈挑了挑眉,让这个小东西摆脱害怕的方式就是让她害羞,还真是百试百灵。

    “我只是想回房睡觉,书房的床太硬了。”顾澈轻描淡写说着。

    “砰。”乔依然粉拳落在了顾澈坚硬的胸肌上,“欺负我就这么有意思吗?”

    顾澈以一个关怀的吻回答着乔依然。

    既然上天给了机会让他们结婚,那么她乔依然也会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

    忍住心里的担忧与害怕,乔依然从顾澈手里抽出手,“老公,不要像牵着小孩一样牵着我嘛。”

    她学着其他女人挽着身边男人的样子,她紧紧挽着顾澈的胳膊,又朝着顾澈眨巴着眼,“我是不会给你丢脸的。”这句话也是她在给她自己加油。

    “随意点,不想待了,我们就回家做正经事。”顾澈用手帕擦了擦乔依然鼻尖上冒出的汗,纵使现在是夏天,但是郑家室内的冷气开很足,就连门外都能吹到。

    很明显,他的小妻子紧张了。

    “什么正经事?”乔依然狐疑地抬头望着顾澈,但从他灼灼目光中品味出了某些让她怪异的意图。

    顾澈吻了她红润的唇一口,“今天下午你惹的火,我还等着你去扑。”

    “你脑袋里能想点其他的吗?”乔依然怒了,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成天都惦记着那档子事,她觉得气愤极了,小手握成拳就又给了他一拳。

    他也不躲,任由他的小妻子在她怀里作祟。这一幕打情骂俏的景象,落入了别墅二楼某个人的眼里。

    当他们一走进郑强那豪华别墅的花园时,出挑的顾澈很快就吸引住了全场人的注视。

    郑强今晚穿着一身喜庆的唐装,头发刻意梳的油光锃亮。

    他立马上前迎接着,“顾总,顾太太,谢谢赏脸来到寒舍。希望你们有个美好的晚上。顾太太这才几天没见,就又变美了。”

    “谢谢。”顾澈客气地回答着,又垂眸望了望身边的女人,乔依然立马反应了过来,“谢谢您。”

    这么豪华气派的房子,居然叫做寒舍,乔依然在心里咋舌,他们这些有钱人真是太谦虚了。

    “阿澈,她回来了,你却娶了别人,不过没事,下次结婚记得找我。”郑子珺今晚本来约了朋友,当她的车正从车库出来的时候居然看到了顾澈和一个女人在接吻,她便推了朋友,又跑回房换上了新买的粉蓝色礼服。

    对于老同学顾澈,她可是从小就对顾澈有好感,只是顾澈从来都不搭理她,还跟她闺蜜高雅澜在一起过。

    哼,居然结婚了,还是跟一个小丫头结婚了,不过也好,总比跟高雅澜那个死丫头在一起。

    当年要不是高雅澜作祟,指不定她现在跟顾澈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想起以前的事,郑子珺就来气。

    “请叫我顾先生或是顾总。”顾澈扫了一眼穿着蓝色露背短裙的郑子珺,蹙了蹙眉,挽着乔依然就朝着另一边走了去,仿佛郑子珺是个瘟疫一样。

    “顾总,别听小女疯言疯语。”郑强今晚宴请顾澈,把不会说话的女儿赶走之后,郑强在人群中找到了顾澈。

    郑强就是为了拉拢顾澈,说服他一起参与海边城的大计划,他才容不得谁来搅局。

    若是顾澈还没结婚,他倒是不介意他女儿这样的言行,但毕竟顾澈是已婚身份了,而且看起来他还是很在乎他那个小妻子的。

    他郑强也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怎么允许自己女儿当第三者。

    顾澈淡然,“没事。”

    那语气让乔依然觉得顾澈和那个女人像是认识许久一样,她的小嘴忍不住撅了起来。而且那个女人还是抢了她蓝色礼服的女人,她心里很不高兴,仿佛这个女人迟早能抢走顾澈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