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她被欺负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129章 她被欺负了

    “幼稚,我儿子要那么幼稚,我非得把那臭小子的屁股给打开花。”顾澈深邃的眸光盯着不远处的海平面,他点了一根烟,蹙了蹙眉,深深吸了一口烟。

    幸福?

    他这辈子还会有吗?

    他好像也有过,只是离他太遥远了,他都不记得那个叫做幸福的东西是什么了,更不记得那是一种什么感受了。

    少女的梦想被自己老公这样子破坏,乔依然气得想把顾澈给推进大海里喂鲨鱼,“哼,谁说一定要跟你生孩子的,再说你怎么知道就是男……”

    男孩子还没说完,乔依然就被一股巨大带着怒气的力道抵在了旁边的大树干上,男人低沉的语气在她额头响起,“你这辈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茂盛的树,因为顾澈对乔依然的挤压,发生了巨大的颤动,他的大手挡在粗糙的树和乔依然之间。

    如果从远处看,一定会以为这里的男女正在做些避人耳目的事情。

    树上的树叶也掉落了不少,有几片叶子掉在了顾澈的头顶上,乔依然抬头仰视着他,月光把他如刀刻般的轮廓照得更加棱角分明了。

    不可否认,顾澈是乔依然见过最有钱也是最帅的男人,她平淡的生活里压根就没见过几个有钱人,而那些人中差不多都是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如果顾澈不是她的老公,走在路上,她也是会忍不住去多看他几眼的,他俊朗的轮廓越来越近了,她在他如黑曜石般的眸子里看清楚了她自己对他的渴望。

    乔依然配合地闭上了眼,当顾澈的薄唇就快敷上她柔软的唇时,一片树叶挡住了两人的唇瓣。

    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突然就张开,粉嫩的舌头伸出来,做着鬼脸,“哼,你凶我,我就不给你亲。你去找kitty,还有郑小姐,亲个够。”她心里还是有着说不清的自卑。

    顾澈把他俩调了个位置,他的背抵着粗糙的树干,把乔依然单手圈在怀里,另一只手捏着她下巴,“我牙都快酸掉了。”小东西还真是爱吃醋,可他发觉他不仅不反感还很享受。

    什么牙快酸掉了,他是在取笑她吃醋了吗?

    “你是年纪大了,牙才快掉了。”她才不会承认她又吃醋了呢。

    她没有kitty的能干,也没有郑小姐那样显赫的家世,她心里怕着什么,便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

    “男人30一枝花,老婆。你老公现在正是最有魅力的时候。”逗逗这个小醋包,可比跟那群张口闭口就是几十亿项目的人好玩多了

    本来就对自己不满意的乔依然在听到顾澈这种自卖自夸的言论后,内心觉得异常的委屈,“那你就尽情出去招蜂引蝶吧。”难怪死活不给她买戒指的。

    面对自己小妻子这种毫无技巧的吃醋,顾澈直接简单粗暴的一个吻,就封住了这个喋喋不休的小嘴。

    郑家别墅二楼,面朝大海的那个房间里,郑彦在他天文望远镜里看了会星星之后,放下望远镜的时候,他在望远镜里看到了相拥而吻的两人。

    那个推搡着男人的女人,好像是熟悉的她。

    他分明就望见了乔依然委屈的模样,她的前男友怎么还在纠缠她,那个吃软饭的男人。

    他们怎么跑到他家来了。

    他的大脑停止了思考,此刻他只想把乔依然从那个男人的怀里解救出来,然后一辈子好好保护她。

    当他疾步推开房门的时候,他妈妈刘芷语刚上来二楼,喜出望外看着他,“儿子,快跟我下楼去招待客人。今天dl的顾总和顾太太都来了。”

    “刚才芬姨叫你,说你不愿意下楼去见客人,你爸爸很生气。”刘芷语把正要下楼的郑彦给拉住了,细心替他整理着着装。

    “妈,我有点急事,要马上下楼。”郑彦少有的对自己母亲显露出不耐烦的情绪。

    刘芷语一定要让自己儿子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好不容易郑彦有了机会在郑强面前表现,又难得那个爱出风头的郑枫不在家,她急忙跟在郑彦的身后,关切地问着,“阿彦,怎么妈妈都没听你说过,你认识顾总和他太太。你是他们小孩的老师吗?”

    什么顾总,什么太太的,郑彦也不认识,他现在没空跟他妈妈解释清楚,他一心只想去把无助委屈的乔依然解救出来,“妈,以后再说。”

    郑彦下了一楼,便从后门往海边的小树林去了,今晚的海风格外的滚烫,吹得他心里的火直往外窜,紧握住的拳头上青筋凸起。

    而正在大树下忘情接吻的男女,伴随着“嗡嗡”的手机震动声而逐渐有了变化。

    乔依然回避着顾澈的热吻,想让他接电话,而正抱着自个小妻子热吻的顾澈,压根就不打算接电话,可是手机一直“嗡嗡”地叫,明显让她小妻子分了心。

    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边捶边推着他,还想躲开他的吻,“唔,老公,电话。”

    “不管他。”顾澈双眸里迸发着猩红的光,在只有几盏微微路灯和月光下,显得他眼神格外的诱惑和迷人。

    在他怀里大口呼吸着气的女人,直摇头,她嘤咛着,躲避着顾澈灼热的吻,小手捂着男人滚烫的唇,“嗯,不要了,万一被人看见了。”

    她另一只手不停地擦拭着唇上的口水。

    “嚒”地一声,顾澈吻在乔依然小拇指伤疤的那个地方,他温热的舌头触碰到那个凹进去疤痕时,她只觉得有一股电流通过她自己的小拇指直达她心脏,让她心跳加速。

    透过月光,他看到了他小妻子因为害羞低头咬唇的小动作,这让他全身沸腾了起来。

    顾澈拍了拍她的后背,语气低沉暗哑,“你是怕别人看见你勾引我吧。”他小妻子现在就如同一朵黑夜绽开的鲜红玫瑰,让人欲罢不能,他才舍不得让人窥见她的妩媚。

    怔楞住的乔依然,上下嘴唇一张一合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她目瞪口呆望着顾澈,明明都是他主动的,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他的手机仍在没完没了地震动,乔依然干咳了两声,拿出了教育幼儿园小朋友的架势,“顾澈,你不能没有礼貌,不接电话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不尊重人?”

    顾澈睨了一眼手机,又塞回了口袋,“我尊重你就行了。”

    然后抱着乔依然脑袋,深深吻了一口,才放,她斜睨着顾澈,拿出随身包里的纸巾擦着嘴巴,“你是不是十辈子没碰过女人,看见个女人就亲个不停。你以前不可能没交往过女朋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