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宁先生-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章 宁先生

    沉静在悲伤委屈气氛中的乔依然,还以为幻听,怔楞了几秒钟之后,又继续接着哭。

    顾澈被女人的小声的啜泣声吵得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一向不愿意把话说第二遍的他,低声重复着:“想要手镯,你就拿一百万来。”

    “你……你……”乔依然瞪着哭肿的双眼,想要骂鸭子先生言而无信,但想起鸭子先生刚才对她在别墅做的那些事,她又害怕不已,如果不找点拿回手镯,指不定他还会怎么对她。

    心里一千万个不想跟鸭子先生说话,她语气像是在和谁赌气:“好。”

    “但是鸭子先生你这人太没诚信了,你万一像上次那样呢?收了钱不给手镯,你又不是没做过。”况且这次是一百万,上次才8万。

    男人凌厉的眸光斜睨了一眼乔依然,他暗想:劳资的钱,左手给出去,右手再拿回来,有什么不可以的。你老公要没诚信,那还能在商场上待这么久,还能让你有钱找鸭子。

    鸭子?

    该死的鸭子先生?

    这个称呼可真让顾澈恼火的,他紧了紧手里的方向盘,眉头深锁,心里的不满全用在方向盘和油门上了。

    车子在走下坡路,男人丝毫没有刹车的迹象而是将油门一踩到底了,乔依然内心极度恐惧,她可不想英年早逝,尤其不想跟鸭子先生死在一起。

    她是真的怕被人发现她曾叫过鸭子,一向循规蹈矩的幼儿园老师居然叫鸭子了,这让她就算做鬼了,也是无颜面对孟婆的。

    “鸭子先生,你……能不能开慢点?”乔依然面目惨白,一手紧握着扶手,一手抱着胸口的安全带,她怕的说话的时候都在牙齿打颤了。

    男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乔依然觉得这车速都快撵上飞机的速度了,她的耳朵开始有耳鸣的现象了,明明是阳光晴朗的六月,为什么此刻心和身体像是进入了寒冰洞一样呢。

    弄不清这个男人究竟是为何,总是这样突然之间就发怒,突然之间就做出这种恐怖的事情,乔依然的小脑袋瓜里想不通,她脸颊上的泪水一直没断线,吸了吸鼻子。

    “鸭子先生,我……”

    乔依然说不下去了,男人那猩红发狠的眸光,让乔依然不敢再往下说了

    她估计他是认准了想多要钱,她害怕极了,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只要你保证我给你了钱,你就把手镯还我。”

    车速逐渐缓了下来,乔依然悬在嗓子眼的心也总算落回了肚子里,她摸了摸脸上的泪痕,眼巴巴望着他问:“这次不要再骗我,好不好?”

    这个模样,像极了小孩子找大人讨要糖果的模样,顾澈想笑,但他依旧保持着清冷的模样,邪肆地勾了勾唇,“好。”但是看心情。

    惊喜在望的乔依然,打算从包里摸出信用卡马上要鸭子先生带她去取钱,可是她的包包又找不到了,想必是在落在了鸭子先生的别墅了。

    “你送我回你别墅,我拿上我包包,马上取钱给你。”乔依然单纯毫无心机的样子,倒是让顾澈心里生出一丝愧疚,他是不是太奸诈了,他可不想就这么轻易把手镯还她。

    黑色的宾利在路上转了弯,不一会就拐回了别墅,他没让她下车。

    云姨听着那熟悉的停车声,从顾澈进门就一直跟在他身后。

    云姨语气带着长辈教训晚辈的责怒,“少爷,你对乔小姐做了什么?为什么乔小姐衣衫不整地跑出去了。”

    云姨是顾澈母亲从娘家带过来的保姆,照顾了顾澈母亲很多年,从顾澈出生后就一直照顾着顾澈,自从顾澈母亲去世后,云姨就一直照顾着他,他也很尊敬云姨。

    一般云姨叫少爷的时候,那都是她很生气的时候或是家里有客人来的时候。

    没有外人在,又用着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了,云姨现在是气炸了,顾澈摸了鼻子。

    总不能跟云姨说实话吧,“云姨,以后不要当着他的面叫我阿澈。”

    顾澈拿上乔依然的包,一手搭在云姨的肩膀上,像在安抚云姨。

    “怎么?怕你老婆看到你被训的样子吗?”云姨那舍得真的训斥顾澈,她满是皱纹的手握着顾澈骨节分明的手,慈爱的说。

    “阿澈,既然结婚了,你就好好过日子吧,你妈妈在天上也会安心的。”

    听到妈妈,顾澈原本明亮的眸光顿时黯淡了,记忆里的妈妈已经很模糊了,但是妈妈离去留给他的感触,他这辈子也忘不掉。

    他害怕云姨多心,恢复了平时待云姨的模样,温和的眸光看着云姨,“娶个年纪小的老婆,还得哄着。”

    “女人无论年纪大小,都得哄,乔小姐看起来不错,身材好,屁股大,准能生好几个儿子。顾家人丁单薄,需要热闹一点。”云姨头头是道分析给顾澈听。

    这些道理自打顾澈过了20岁,云姨就开始絮叨了,他早已经能免疫了,在临上车之前,顾澈瞟着车里的乔依然,揽着云姨的胳膊嘱咐着。

    “以后乔依然来,不要让她知道我名字。”

    满头雾水的云姨目送着黑色宾利车,她还很热情对车里的乔依然打着招呼,“乔小姐,以后有空常来玩啊。”

    尴尬的乔依然,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就假装听不见,她在心里腹徘着:阿姨,您这样对得起给您发工资的金主富婆吗?

    信用卡早已被顾澈设定了取不了现金,乔依然站在atm机前,忿忿不平地埋怨着:“怎么就吐不出来钱?”

    心里早已得意不已的某人,瞟了她一眼,意味深长说着,“没钱了?”

    乔依然横了他一眼,又掏出另一张信用卡,依旧是取不出来钱,打了人工服务才知道,主卡的主人,不让她取现了。

    没空考虑为什么不让她取现了,乔依然有些泄气,嘀咕着:“能刷卡给你钱吗?”

    “不能。”丢下这句话的顾澈,径直上了车,只留给乔依然汽车尾气了。

    望着汽车后视镜里,那抹蓝色的身影,顾澈勾了勾唇,她那个鲜艳欲滴的嘴唇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该不会又是在叫什么鸭子先生吧。

    该死,一想到他被她叫着鸭子先生他心里就火了,拨通了乔依然的电话,“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去筹钱,我只要现金。”

    “鸭子先生……”

    “还想要手镯,就别再让我听到鸭子先生这四个字。”

    “那……那我要怎么称呼你。”电话那端软糯糯的声音,让顾澈心里的火气瞬间就熄灭了,“叫我顾……”

    “宁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