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期待又害怕-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0章 期待又害怕

    “我来算算,我究竟有过多少女人。”顾澈摊开手掌,注视着乔依然,颇为认真地要仔细数数究竟有过多少女人。

    乔依然带着既期待又害怕的心情听着他往下数。

    她舔了舔嘴唇,仰视着顾澈那如同黑曜石一般闪耀的眸子,他这种有钱有势的男人,不可能以前没有过女人。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随着他嘴里念叨着“一,二,三,四,五”,一下子就合上了一个手五个指头。

    同时,他也注意着乔依然的头是越来越往下低了,再听到他数到“十”的时候,直接就垂下了头。

    乔依然只觉得心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好难受,他是不是曾经也和她们一样,相拥接吻,甚至做更亲密的事情。

    知道他不可能没有女人,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有过那么多女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既然他交往过那么多女人,足以证明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了,想到这里,乔依然觉得更加难受了,只觉得眼眶里多了一层水雾,会不会那天她就变成了前任。

    她柔弱的双肩也跟着呜咽的节奏微微颤动着。

    “才数到十,就受不了。”顾澈邪魅地语调说着,他用手指把乔依然的下巴给抬了起来,“太多了,数不过来,我说个大概好了。”

    “我不听,我不听。”倔强的泪水憋在眼眶,就是不要在他面前掉下来。

    还好她今天没开口提到他们没有婚戒,乔依然捂住耳朵,不停摆着头。

    顾澈霸道地把乔依然的双手扯开了,看样子以后无聊时,逗逗自己的小傻子老婆也是很有趣的嘛。

    他认真望着她那噙满泪水的大眼睛说,“听好了啊。我只说一次。我顾澈以前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就说了他有过的女人绝对不少了,乔依然觉得鼻子更酸了,她吸了吸鼻子,眼眶也憋不住泪了,直往下掉。

    可哭着哭着又觉得不对劲了,一万,八千,他以为他是古代的皇帝呢,人家皇帝都只是三千佳丽。

    乔依然顿时有种又被坑了的感觉。

    泪汪汪的眼睛看着顾澈戏谑的眼神,于是她便扯出他的领带抹了抹泪水和鼻水,吸着鼻子问,“你是不是又在耍我玩?”

    顾澈直接就把整条领带个松了下来塞进乔依然的手里,又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手帕,轻轻地给她擦着眼泪,可感觉到又上当的女人就是不让他碰她。

    然,男人和女人的力量又是悬殊的,顾澈直接圈住了哭成小猫的女人,叹了一口气,才说,“我们依然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想套我的话,却把自己给弄哭了。”

    “哼,死骗子,我才不要跟你说话。”她居然傻到相信顾澈有过一万个女人,她自己都恨不得骂自己胸大无脑了。

    这时,远处有人走过来的声音了。

    顾澈郑重其事地说,“顾太太这个位置,这辈子都是你的,没有意外。”

    “真的吗?”乔依然立马止住哭声,她清澈的眼睛里全是意外和惊喜,他说的这句话,可比那婚戒有价值多了,如果能听到“我爱你”这三个字就更好了。

    他眼里透露着坚毅的肯定,乔依然忍不住嘴角上扬,踮起脚在他薄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

    “顾总,顾太太,老爷看不到你们,还以为你们走了呢?没想到二位在这里吹海风,要不要我把海边小径上的灯光全部打开给顾总和太太在这里好好欣赏欣赏。”说话的是郑家的管家王福泽。

    真丢人,肯定被人看见了她亲顾澈,乔依然皱着张小脸,“都怪你,你快回去宴会啦。”

    那能不知道自己的小妻子是尴尬害羞了呢,顾澈揉了揉她头顶,“那你在这里吹吹海风,我很快就带你回家。”

    “不要,老公,你要认真应酬,赚钱养家,知道吗?”乔依然推搡着顾澈离开了海边小径。

    乔依然开怀地朝着顾澈背影挥着手,当她意识到身边还有郑家管家在的时候,很不好意思地放下了手,改为去缕被海风吹乱的头发了。

    “您去忙吧,我一个人闲逛就好了。”乔依然难为情地对王福泽说着,她实在是无言以对这个中年男人了,指不定人家以为她是个多饥渴的女人。

    王福泽露出职业般的笑容,“行,有什么事,顾太太就吩咐家里的佣人就好了。”

    望着中年管家离去的背影,乔依然总算松了口气,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第二个人在场,就蹑手蹑脚地坐上了秋千椅。

    正当她一个人玩的悠然自乐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来自背后一股大力把她荡到更高的地方了。

    她嘴角上扬,内心雀跃,边说边扭过头,“叫你去应酬,怎么就又……”

    “啊?”还以为是顾澈那个臭男人呢,乔依然的笑意收敛了一点,“童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郑彦的帅,不像顾澈那么冷着一张俊朗的脸,而是总挂着浅浅的笑,给人一种邻家哥哥的感觉。

    只是今晚的郑彦,看起来有点惊慌失措,他的头发被海风都吹乱了,待秋千荡回了原处,乔依然把双腿点在了地上,站起身,“童哥哥,你是在夜跑吗,头发怎么乱糟糟的?你家真的好大,好漂亮。”

    这样的她让他心疼,明明眼睛红红的,脸颊上还有干涸的泪痕,嘴唇微肿,可还是微笑着说着话,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难过也不敢当着人哭,一样让人心疼。

    他很想把她拥入怀中,告诉她不要怕,他会照顾她一辈子,可又怕吓坏了她。

    放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郑彦望着眼前强挤着微笑的乔依然,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让她每天都幸福,让她每天都是从眼底发出最真实的笑意,“他呢?”

    乔依然不解,“童哥哥,你说谁啊?”这里明明只有她一个人。

    极不情愿说出那个男人,可郑彦还是蠕动着唇角,“你,你那个,渣男前男友。我都在我房间看见了,他……”

    “前男友?”乔依然第一反应就是她婚前压根连恋爱都没谈过啊,又哪里来的什么前男友,她茫然地望着郑彦,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亲眼看到他强吻你。他去哪了?他是不是还在纠缠你,我找他算账去。”郑彦感觉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都在滴血,他手臂上的青筋凸起得很高了,他用心呵护的女孩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那样欺负。

    如果不是为了摆脱家里的婚约,让乔依然可以无负担跟他在一起,他早就表露心迹了,也就不会让那个渣男一而再再而三伤害乔依然了。

    乔依然这才明白前男友是怎么回事,她心里嘟囔着,都怪顾澈那个混蛋当时骗他是什么鸭子先生。

    可被郑彦看到了她跟顾澈接吻,真的好丢人啊,“童哥哥,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的,他……是我老公,不是什么前男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