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前男友,现老公-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1章 前男友,现老公

    “不是前男友,是老公?”郑彦只觉得胸口发涨,大脑一片空白,他一直之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乔依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嗯。”

    当时为了跟鸭子先生私奔还顾澈的钱,还是郑彦慷慨相助,前男友还是她情急之下编出来的理由。

    对了,当时还找郑彦借了300万呢,到现在她还一分钱没还,郑彦也不曾催过她,“童哥哥,你的钱,我可能近期还不了。”

    她抬头便对上了郑彦空洞绝望的眼神,“童哥哥,我不是不还你钱,你不要不高兴好不好?”

    夏夜的海边,海边很大,把郑彦的短发吹得七零八落,他的心也碎的七零八落了,她怎么就结婚了。

    她小时候说过了长大了是要当她妻子的,为什么不等他娶她。

    “童哥哥?童哥哥?”乔依然踮起脚在郑彦眼前晃着手,“你是不是感冒了,你看起好累,好幸苦的样子。”

    郑彦握住了那双白皙细腻的小手,“是他强迫你结婚的吗?是为了家里的债务吗?”他恨他自己当时知道了乔依然家里债务问题时,他的无计可施。

    被顾澈握住手的时候,顾澈的体温会随着手指尖传到乔依然内尖上,让她觉得心跳加速了不少。

    可是被郑彦握住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想逃开,又往四下张望了一会,生怕被人看见了,她连忙缩回了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不能说是强迫。”

    郑彦的手好冰,不如顾澈手心里温和的感觉,顾澈的手像是带电的马达,被他握着手的时候总让她心跳加速。

    “对不起,童哥哥,我当时跟他之间出了点问题,所以当时骗了你,说他是前男友,不是老公,你该不会生我的气了吧。”郑彦当时那么相信她,直接一张空白支票给她,而她却对郑彦撒谎了。

    这种落差让她挺不好意思的。

    望着自己悬在半空中的手,手心上那双小手早已缩了回去,郑彦觉得他的心好像被剥离了一般,他尽量微笑着,“不会。”他好像真的失去了什么。

    夜风习习,海浪拍打在岩石上,海风把小树林的树吹得“哗哗”直响,原本静谧的夏夜让郑彦很不淡定。

    他一直注视着乔依然,她盘起的头发被海风刮下来的时候,他发觉她缕头发的手上并没有带着象征结婚的婚戒。

    郑彦又扫视了一眼她另一只手并没有婚戒,他心里生出一种乔依然会不会被人骗了的感觉,“依然,你们真的结婚了吗?他该不会是骗你的吧,或是他早已结婚了。”心里还残余着某种希冀。

    唔,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童哥哥,我跟他领过结婚证啦。”想到领结婚证的时候都能遇见鸭子先生,乔依然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当时的自己简直是傻到天际外了,居然都没有联想一下。

    如果她聪明点,也就不会让顾澈骗她那么久了,什么鸭子先生和顾澈,他也不怕他精分。

    那段日子虽然整天都在提心吊胆会不会被顾澈知道了鸭子先生存在,会不会她自己的小命不保了,现在想起来还挺有意思的,嘴角也忍不住往上扬了扬。

    她的冰山老公,还是当鸭子先生的时候可爱一点。

    郑彦感觉到他的心,就像被四面八方的乱石在击打着,而他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疼了,“我祝你们幸福。”她提起那个男人时的娇羞模样让他嫉妒。

    “谢谢,我们一定会更加幸福的。童哥哥,你也要尽快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跟自己爱的人一起生活,是一件让人非常愉悦的事情。”乔依然脸上溢满了幸福,她的大眼睛里全是幸福和满足。

    爱的人?

    他的依然爱上了别的男人,郑彦觉得他心口抽痛了好一阵,他不知道这种感觉还会持续多久,“依然,你,你爱他吗?”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她爱上了别人,他是不是当初该无耻一点就好了。

    瞅了瞅四周,顾澈不在,乔依然才放心大胆地说出,“我很爱他,我也愿意当他一辈子的顾太太。”这话不能让顾澈听见了,要不然他一定会骄傲的。

    顾太太?

    郑彦皱了皱眉,他爸爸这几天一直都在家里提及到,什么dl的顾总和顾太太是他认识的人。

    莫非?

    “那个人是dl总裁?”郑彦有些不敢相信,堂堂dl的总裁会拿女人的钱,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又或是那个男人不是dl总裁。

    乔依然有些诧异,但很快就被兴奋掩饰住了,“童哥哥,你也认识我老公?以前,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是顾澈了?当时他骗我玩的时候,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什么?他骗她?

    “不认识。”郑彦语气是少有的冷淡与不屑,他才不与骗子为伍,“他堂堂dl的总裁,又怎么会需要你给他钱呢?”他想不明白,还是担心单纯的她被骗了。

    说出去应该也很难有人会相信吧,如果乔依然不是当事人,她也不会相信,她顿时又想起了自己还欠着郑彦300万呢。

    乔依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当时跟他结婚的时候,我爸妈接受了他一大笔钱,所以那300万,我就不好意思找他要了,我想凭着自己劳动赚回来,然后还给你,所以时间会很长,童哥哥,可以不可以宽限我还款时间?”

    “可以。”就像小时候她要他陪她玩一样,条件反射地就答应了下来,那张支票至今都还没兑现,又何来还钱一说。

    他之所以说“可以”,是害怕以后乔依然会不再跟他见面了,或许这是个能见面的由头。

    郑彦有些不明白了,那个顾总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童哥哥,我改天请你吃饭当利息好不好?”欠了那么多钱,还要求郑彦延长她还款日期,乔依然感到很不好意思。

    “好。地方你选。”他不想解释,她结婚了,她彻底的不会再属于他了,可他还是想尽可能多见见她,虽然这个做法不够坦荡。

    她结婚了,他就没办法告诉她,这个花园里的秋千就是为了她而建造的了,他的未来是不是就真的没有她了,他不甘心。

    “嘭嘭嘭”,海的另一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就放起了烟花。

    乔依然提起长裙,踩着高跟鞋,就往海边栏杆跑了去,“童哥哥,你快看,比我们小时候玩的烟火漂亮多了,你看那个烟火上天后,居然就炸出了一个小猴子的造型。”

    兴奋的女人,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地上的小石头,当她蹦跶完再次回到地面的时候,脚上传来一声“咔擦”声。

    随之就是乔依然大声地叫疼声,“哎呦,痛,痛”,当她觉得她一定会摔在地上的时候,却被一个冰冷的怀抱接住了。

    不同于顾澈身上的薄荷香,他身上是淡淡的古龙水味道,郑彦抱住了乔依然的腰,“又崴到脚了?你明知道……”

    “你们在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