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不听解释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2章 不听解释的男人

    这声清冷的声音划破了喧闹的烟火声。

    这是他的声音。

    是顾澈的声音,乔依然心头一喜,都顾不上脚上的疼,她想伸手指着天上的烟火给他看,他应该也没见到猴子形状的烟火吧。

    “老……”老公,还没喊完,她的手就被顾澈扯住了,拉出了郑彦的怀抱,而郑彦则拉住了她另一只手。

    这个画面好熟悉,有点像白素贞被法海和许仙拉着的样子。

    还没等她出声问干嘛都要扯住她的手时,顾澈冰冷如寒的声音响了起来,“郑家二少爷的待客之道就是抱着别人的太太吗?”该死的乔依然居然都不拒绝。

    这个蠢女人难道真是郑家父子的饵子吗,他压根都不愿意相信老狐狸郑强会找个笨成这样的间谍。

    郑彦,不想放手,又不得不放手,从顾澈阴鸷的眸光中他能读出这个男人的肃杀之意,他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乔依然的手。

    乔依然发觉顾澈脸部线条紧绷,他望着郑彦的眼神很不友好,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老公,你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童哥哥他……”

    “你好吵。”顾澈锐利如利刀般的眸光扫到了她脸上和手上,他把她揽入怀里,吻了一口,惹得乔依然别开了头直说,“不要”。

    随之,顾澈用手帕把乔依然被郑彦握过的地方仔仔细细擦了一遍,“他还碰你哪了?”

    “你这是干嘛?”他当郑彦是瘟疫病毒吗,这样做好过分,乔依然看着郑彦的脸色很难看,她觉得很难为情,郑彦也是一片好心。

    她怒了,仰着头,用胳膊肘拐着顾澈问,“你又发什么神经?”

    “嚯”地一声,顾澈抬起了手臂,他狠戾的眸光,那拳风让乔依然害怕,他是要打她吗?

    他居然这么不讲道理,明明是他不听解释,他居然就要打她。

    她恐惧地闭上了眼,那浓密的睫毛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着。

    同样以为顾澈会打乔依然的人还有郑彦,他知道他身份尴尬,但他实在没办法见到乔依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欺负,“有什么事,你冲……”

    未等郑彦话说完,顾澈松开了手上握着的手帕直接甩进了垃圾桶。

    一声“砰”之后,乔依然并没有感受到预期巴掌的力道,当她睁开眼的时候,顾澈直接拉着她朝外走了。

    她刚刚崴到的脚很疼,她压根就没办法走路,可直视着前方的顾澈压根就没注意到她崴到的脚,“老公,你放手。”

    她的挣扎让盛怒的顾澈眯了眯狭长的鹰眸,他停下了脚步,“舍不得他?乔依然,你迟早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蠢女人,他对你一直就没安好心。

    “顾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童哥哥才不会卖了我,把我卖了这种事,也就你做的出来。”乔依然就不懂了,顾澈为什么总把郑彦想的那么坏。

    呵,在她心里,他始终是比不上她的童哥哥,他紧握着乔依然的手,更加紧了,这个女人这辈子都只能是他顾澈的。

    “依然,你还好吗?”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郑彦关切的问着乔依然,他一直注视着乔依然崴到的那只脚。

    她自小就有扁平足,崴到脚也是常事,她脚上那双亮闪闪的高跟水晶鞋,她一定穿得很难受。

    “我没事,谢谢你,童哥哥。”若不是他及时扶住了她,那她现在一定是摔得满地找牙了。

    郑彦扶乔依然这种事在他们小时候几乎是每天上演,对于乔依然来说只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已,就算顾澈理解不了,干嘛就不肯听她解释还出口污蔑郑彦。

    一口一个童哥哥,当他这个老公是死的吗,他俩互相看来看去的样子在顾澈看来就是眉目传情。

    顾澈感觉火气直往头顶冒,那个伪君子郑彦居然一直盯着他小妻子的小腿和脚看,郑彦那颗郎虎之心全都坦露出来了,估计就只有乔依然那个傻子不知道郑彦的意图了。

    “话真多。”顾澈弯下腰,直接乔依然拦腰一抱,这下看你还怎么跟郑彦磨蹭。

    “你干什么啊?顾澈你这人真是奇怪得很,你自己做什么不喜欢解释,也不听别人解释,你是不觉得你做什么都对?”乔依然甩动着她双脚,在顾澈怀里挣扎着。

    顾澈低下头,附在乔依然耳边,愠怒地说,“想我吻你就直说。”

    “有病。”乔依然白了他一眼,立马用双手捂住了嘴,她还是很忌讳在别人面前跟顾澈接吻,尤其还是在现在这种不和谐的气氛下。

    “依然,你要不要在我家休息一下再走?”郑彦把顾澈蛮横对乔依然的举动尽收眼底,他害怕顾澈回家后对乔依然更恶劣。

    他心里或许还接受不了乔依然已嫁做人妇了。

    “郑先生,请你以后叫我太太为顾太太。哦,对了,以后我太太也不会再跟你见面了。”顾澈是死死盯着乔依然,一字一句说的,这句话也是他想对她说的。

    他眸底的寒光让乔依然后背发凉,她心底还是怕他发怒的,但又觉得他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

    她勾起脖子,据理力争着,“凭什么不让我跟童哥哥见面。”

    马上她又勾着顾澈的脖子,在他怀里往上爬了爬,小脑袋趴在顾澈的肩膀上,对着在他们身后的郑彦挥着手,“童哥哥,别听他胡说八道,明天我就请你吃饭,你等着我给你打电话。”

    最后三个字打电话,乔依然是特意大声强调的,甚至都能听到回音了。

    防止顾澈这个不讲道理的家伙又嫌她吵,乔依然说完就把手从顾澈脖子上拿下了,捂上了嘴巴,于是她整个人就往下掉了掉。

    原本想呵斥她的顾澈,心里一软,他的小妻子还真是孩子气的很,算了,不跟这个小东西一般见识,他又把乔依然往怀里紧了紧。

    舍不得教训自己小妻子的男人,并不打算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顾澈转过身,居高临下,他沉沉的声线带着独有的霸气,“郑先生,她傻,可你不傻。骗乔依然,你觉得有意思吗?”

    乔依然滴溜溜着圆圆的眼睛望了望顾澈,又看了看郑彦,“你们在说什么?说谁傻呢?”

    郑彦嘴角蠕动,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顾澈冷笑一声,便抱着乔依然离开了郑家。

    站在原地的郑彦,久久没能从刚才的一切回过神来,他明明清清楚楚听到乔依然叫那个男人“老公”,可他仍旧不愿相信她嫁人了。

    “不如,我们合作一把。”树丛里突然走出来了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