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被识破的心意-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3章 被识破的心意

    从说话人身上手镯碰撞的“吭吭”声音,郑彦也判断出来说话的人是他同父异母的大姐郑子珺。

    “大姐,我一直都不过问爸爸的生意,想必是要让你失望了,我们没什么能合作的。”郑彦对他大姐印象很差。

    郑子珺风情万种地缕了缕她的棕色大卷发,美眸一眯,伸出她涂成了粉蓝色的指甲,她替郑彦拭去了肩膀上的灰尘。

    “傻弟弟,喜欢一个女人并不应该站在原地等她过来,而是要主动进攻。就算没机会也要制造机会,懂吗?”

    郑彦假装蚊子飞到了脸上,不动声色地移动着他的身躯像是在躲蚊子,“大姐,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园丁最近都没干活吗?为什么小树林这里这么多蚊虫。”郑子珺的眼角被一个蚊子叮出了一个包。

    “阿彦,跟大姐就别装了。你喜欢顾澈的老婆。”郑子珺被蚊虫折磨得很难受,不想再跟郑彦兜圈子了,“你要想清楚,你的对手是顾澈,dl的总裁。”

    郑彦望了一眼郑子珺,她正信心满满地注视着他,仿佛他一定会答应她一样,“大姐,我想你误会了。”

    依然她对顾澈好像是真的有了感情,自从小时候那件事之后,她就不敢在外人面前顶嘴,也不敢去指责或是争执了,她总是笑脸迎人把她最真实的情绪隐藏起来。

    那件事之后,她只会背着人群,跟他哭,可现在她把她最真实的情绪全给了顾澈。

    他是不是就这样输给了时间,输给了顾澈。

    “阿彦,你不如你妈妈聪明,她有信念,所以让她等到了郑太太的位置。你也要有信念,那个女人迟早都是你的。郑枫跟我也不是同一个妈生的,爸爸又重男轻女,我可以帮你拿到爸爸全部的事业,到时候你就有实力跟顾澈抗衡了,再把他老婆抢过来?”

    要不是为了得到顾澈,郑子珺真不愿意跟这个温吞的郑彦说话,能把她急死。

    郑彦冷笑,“大姐,爸爸的事业,二哥现在打理的非常好,我对爸爸的事业并没有任何想法,谢谢你的好意。”

    还跟她装,郑子珺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花了半年的时间去推掉与船王女儿的婚约,你妈妈闹自杀三次都没有改变你退婚的想法,难道你不是为了那个乔依然吗?感情有多深,你骗得过你自己吗?”

    郑彦叹了口气,望着天边的星星,他想起了小时候每到夏天乔依然就会缠着他问,“童哥哥,牛郎和织女星在哪里?是那些小星星吗?”

    从他得知成年后的乔依然下落开始他就开始了慢慢去接近她,所以他去了幼儿园当老师,可当时的他是有婚约的,喜欢她的想法让他没办法说出口。

    等到可以能说出口的时候,乔依然当时又受了情商,于是他以为还有很多未来,没跟她表白,可他哪里算得到她已经嫁人了。

    他的心沉闷到无法呼吸了,“大姐,依然她是个好女孩,请你也不要再去打顾澈的主意了。”

    说完,郑彦就朝着别墅走了去。

    “哼,郑彦,我现在是找你合作,既然你不答应,我就不会对你的乔依然客气了。”郑子珺吹了吹手上蓝色指甲的灰。

    顾澈喜欢高雅澜穿蓝色,那么她就把所有指甲都涂成蓝色,无论是高雅澜还是乔依然,通通都给她闪一边去,顾澈他只能是她郑子珺的。

    不要以为她叫高雅澜,蓝色穿她身上就会高雅,穿在她郑子珺身上也可以更高雅。她认为今天在r%26s遇上那么多蓝色的礼服,就是老天在给她启示。

    关于郑子珺的为人,郑彦也是很清楚的,典型的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停下了脚步,“大姐,你既然这么想得到顾澈,为什么早不行动?”他要怎么保护她才能躲避大姐。

    他大姐继承了她亲生母亲的蛮横,当他大姐才十岁的时候,就能跟着她妈妈揍郑彦的妈妈,他不敢想象他大姐究竟会如何欺压乔依然。

    尽管乔依然嫁给了别人,但是他想保护她的心是不会改变的。

    “你管我。”郑子珺不耐烦的回击着,“你小时候就认识了乔依然,她还不是照样嫁给了别人。我们只谈以后,别扯以前没用的。”

    早几年她郑子珺以为顾澈这辈子都会守着对高雅澜的思念渡过下半生,她压根就不愿意把时间耗费在一件不可能的事上。

    待她谈了一圈恋爱后才发现还是顾澈最优秀,最重要的是顾澈他都能跟其他人结婚,就足以说明他忘记了高雅澜,那么她就有了机会。

    夜色正浓,郑子珺在郑彦耳边愉快地说着她的计划。

    乔依然被顾澈毫不怜惜扔进车后座后,一路上跟顾澈是一句话都没说。

    他俩一回到家,乔依然还没换掉鞋子的时候,只听见她后背一阵“刺啦”的声音,身上的礼服就往下坠了。

    “你干什么,顾澈你今晚上是不是疯了?”顾澈没理她,直接把她身上的礼服和高跟鞋脱了下来。

    他的动作很粗鲁,当他碰到她脚踝扭到的地方时,乔依然咬着唇大声“嘶”了一声,好痛,这个无耻的男人一回到家就想着干那事。

    “我很累,我今晚不想做。”她护着身上的关键部位,用着宁死不从的眼神直直地盯着他。

    他把她脱光后,并没有对她做任何事,他把他西装外套披在了她颤抖的肩上。

    随之,他拿着她的衣服和鞋子出了门,当家门被打开的那瞬间,从门外透进来的自然风吹得乔依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那走廊上的灯透过门缝进来的时候,让她觉得很委屈,把她扒光又走掉是什么意思。

    大门虚掩着,尽管这层楼只有他们一家住户,并不会有人会看到她全身只披着一件西装外套的狼狈样子,可她就是觉得好憋屈,只想尽快离开玄关这里。

    但,崴到的脚却不给力,压根就走不了路,一动,就钻心的疼,她只好把崴到的右脚缩起来,扶着墙壁一蹦一跳地缓慢移动着。

    “死变态顾澈,小内内什么的都给脱掉了,完全就是有病。”乔依然每蹦跶一下,她那对丰满的柔软就会上下晃动,让她觉得真的好羞耻,心里对顾澈就更加怨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