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她的意外-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4章 她的意外

    “人家结婚老公疼,我结婚老公尽想法子欺负我。”乔依然低头看着自己被顾澈扒光的狼狈样子,又想起今晚他的种种。

    她甚至都要怀疑顾澈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了,明明在海边还跟她温存那么久,一看到郑彦扶他,他就开始了发神经,说得像她背叛了他一样。

    门外的灯光开始大幅度透进公寓了,乔依然往下拉了拉身上的西装,还好能遮到她屁股。

    “砰”地一声,顾澈大力地关上了公寓门,乔依然瞧他很生气的模样,她小声嘟囔着,“做错事还好意思摔门,哼!”

    顾澈有点意外,乔依然居然还在楼下,他以为剥光了她,她就会连忙冲上楼去洗澡。

    紧紧裹着西装外套的女人,像防贼一样防着顾澈,“你干嘛把衣服全丢了,就穿了一次而已,你太败家了。”

    “闭嘴。这些都是我的钱买的。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也丢出去。”死女人居然让别的男人碰她。

    他森冷的眸光让乔依然不惊打了个寒颤,他说的没错,那些衣服,甚至包括她都是他花钱买回来的,她心里很是苦涩。

    他绝对有权利把她像那衣服和鞋子丢进垃圾桶去。

    这样的他看起来很可怕,很陌生,她往远离顾澈的方向躲了躲,可脚上的疼让她压根就挪不了多大的步伐,手扶着墙壁,她便就没有裹着西装外套了。

    她拿手直接捂住那丰满的小兔子,低着头小步移动着,小声嘀咕着,“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你身上是哪里我没看过,没摸过,捂什么捂,你倒是学会欲擒故纵这招了。”顾澈一步步朝乔依然紧逼过去,把她锁在了他的阴影之下。

    他身上浓厚的荷尔蒙气息朝她铺面而去,今天的他身上还有着酒气,乔依然想抬头跟他解释一下郑彦是因为她快摔倒而抱她。

    可当她话还没说出来的时候,她就被顾澈拦腰抱起了,“乔依然,你给我死了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心。”

    说完,就报复性地咬着乔依然的唇,他宽厚的大手揉捏了一把她的柔软,顺着她的腹部滑到了她最私密的地方,他声音魅惑,“这里和这里,还有你整个人都只能是我的。”

    她敏感的身躯忍不住轻哼扭动了起来,那柔媚的叫声,让乔依然羞愧,“你就只会对我干那事。”

    顾澈只是吻了吻她的鼻尖,就把她放到了床上,才接触到床的乔依然,瞬间就拿起被子捂住她自己,“你别乱来。”他今天对她那么恶劣,说什么都不能让他不道歉就碰她了。

    “小东西。”

    说完,顾澈就“蹬蹬”地跑下了楼。

    “神经病一个”,乔依然真的发现她是不怎么了解顾澈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干嘛对郑彦就有着天生的敌意,他好像还误会了她和郑彦的关系。

    她的脚只要一动就扯得生疼,她尽量保持着静止的姿势,不善于穿高跟鞋的她,现在的腿都已经不是她的了,如果顾澈晚上还想跟她做,她干脆直接死了好了。

    那个臭顾澈刚才在楼梯上就迫不及待,把手放在她那里了,以至于她发出了那娇羞的声音,她苦恼着今晚要如何拒绝顾澈。

    又随着“蹬蹬”地上楼声,顾澈出现提着医药箱出现在卧室了,乔依然感觉她眼睛被水雾给蒙上了,他一定是知道她崴了脚,所以才提医药箱来给她涂药的。

    虽然顾澈今晚的举动很恶劣,但念在他良心发现她的脚受伤了,乔依然决定先把那些放一边,她眼神柔和,声音软糯糯叫着,“老公。”

    “嗯。”顾澈不耐烦地应了声,就打开了医药箱,拿出了酒精,棉签,棉布,和纱布。

    她想告诉他,不需要纱布,棉布,但又舍不得打扰那个认真的男人细心倒着酒精的模样。

    心里苦涩的女人心情也好了点,她正沉浸在她老公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上,她忍着疼翘起脚递给顾澈,可他只是瞥了一眼就把她脚给按了下去。

    他好死不死就正好按到了乔依然扭到的位置,疼的她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唔,轻点。”

    她感觉顾澈似乎不是想帮她处理那只崴了的脚,而是他想做些别的。

    “他碰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躲远点,把手伸出来。”顾澈扯过乔依然细细的胳膊,在她两条细长的胳膊上和手上,来回用沾满了酒精的棉布擦拭着。

    酒精灼得她细嫩的皮肤发烫,有的地方都发红了,乔依然眉头深锁,抱怨着,“顾澈,你是不是有病?我是掉进粪坑了吗?你用得着这么对我吗?”

    他真是无法理喻,她都还没生气,他就开始责怒她了。

    他也不回答,任凭她敞开了胸怀骂着,用脚踢着,待他擦拭得满意之后,就抱着她进了浴室。

    站在莲蓬头下的女人,受不了冰冷的凉水,一直往他怀里靠,顾澈扯开她,认真清洗着她的小手和胳膊,那认真的模样,如果没有之前用酒精给她消毒的那个环节,她一定会感激不尽的。

    “你放开我,我自己洗,你把水温调高点。”她委屈到不行了,这个男人一定要这样对她吗?

    蠢女人,酒精遇上热水,她是不打算要她那层皮了吗?

    “洗干净点,那人身上脏。”顾澈脱掉了沾湿的西装,他胸腔里的愤怒随着冷水的浇灌并没有浇息,甚至有越烧越旺之趋势了。

    握着莲蓬头的乔依然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她拿着喷着水珠的莲蓬头对着顾澈的脸冲了过去,“给你醒醒酒,童哥哥身上是哪里脏,只有你这种满肚子坏心思的人才看别人这里脏哪里坏的。”

    小白眼,还真是养不熟。

    在他面前居然再而三地肆无忌惮地说别的男人好,他要不给她点教训,她就蹬鼻子上脸了。

    扯过女人手上的莲蓬头,顾澈打开了他们头顶的莲蓬头,他把乔依然逼退在浴室的墙上,“你给我听好,以后不许再跟他见面。”

    “我不。”异常坚定的口吻,乔依然甩着她乌黑的长发。

    女人柔软的发丝上带着她淡淡的香气扫过了他的脸颊,让他舔了舔唇,他的小妻子刚刚好像又在诱惑他,“容不得你说不。”

    握住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松掉了他皮带上的搭扣,不一会,他抬起她纤细笔直的双腿环住了他的腰。

    “我不,不要”,乔依然害怕跌到,极不情愿地抱着他的脖子,他侵略性地占有了她的口腔。

    等到那张小嘴配合上他的吻之后,他不费吹灰之力就与她融为一体了,“老婆,撒谎不是个好品质。”

    乔依然迷蒙地回应着男人的吻,她记得她明明就不想要,为什么她的腿又是那么紧紧缠着他精壮的腰。

    浴室里回响着两人剧烈运动而发出的回声,那声音羞耻地让乔依然柔弱无骨的小手,只想把抱着她的男人给推开,“你松开我,嗯,我不,不要了。”

    “老婆,你这招欲擒故纵玩的真好,手上把我往外推,却紧紧……”望着自己小妻子那红得快滴血的小脸,他便不再往下说了,而是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觉得体内被塞得满满的女人,一直忍不住顾澈身上蹭,还忘情叫着,“老公,老公。”

    “以后不许再见郑彦了,那小子对你居心不良。”他柔情似水的女人,绝不允许别人惦记染指。

    他细心观察着怀里女人的反应,她现在妩媚地就像是朵野玫瑰一样,让他欲罢不能,她惺忪的眼睛半眯着,呢喃着,“我还欠他300万没还呢。”

    “今天,嗯,才跟他说好,分期付款。”乔依然有气无力抱着顾澈,她脑海里一片空白,顾澈问什么,她就靠着本能去回答。

    还钱,怔楞住的顾澈,顿了顿,这傻女人还真不是一般蠢,那这样一来,是不是就足以说明了一些问题。

    怀里的女人受不了这突然的停顿,她不耐地抱着顾澈的脖子扭动了起来,“老公”,丰润的唇一直在他身上啃咬着,她那上下摇晃的柔软摩挲着男人的肌肤。

    “乔依然,你只能是我的,你给我老实记住。”顾澈托着她的后脑勺,严肃说着。

    乔依然整个身体都不像她自己的了,软绵绵点了点头,“嗯。”

    两具滚烫的身体,纠缠许久之后才回到卧室里入睡。

    梦里,乔依然觉得好累,她一直被压在墙角,腿也被蜷曲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