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转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7章 转机

    “不如你问问顾总,可不可以通融一下?”如果这事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唐浩宇会直接劝犯错的人干脆直接打包走人算了,可这位是总裁夫人,事情可能会有转机。

    要她去求那个成天耍她的男人,乔依然心里是很不愿意去的,可望着那几个恨不得生吞了她的面试者,加上她承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于是就不情不愿地进了会议室。

    顾澈的耐性不是很好,面试者简历出了问题,唐浩宇害怕被迁怒到他身上,他便推开了会议室的门,做着请的姿势让乔依然先进去了。

    其他面试官不淡定了,方睿霖不悦地敲着桌面,“唐助理,现在是面试时间,请不相关的人出去。”

    “对,对不起,我有点事找顾总。”乔依然忍着脚骨的疼痛,尽量大步子朝着顾澈走了去。

    闻着那股子自然清香和身上的药味,顾澈知道是她来了,他继续看着手上的文件,“

    方董,麻烦你催催美国的律师尽早结束那单产权官司,一直打官司挺耗钱的。”

    方睿霖瞟了瞟了低着头朝顾澈走过去的乔依然,他把探究的眸光落在了顾澈脖子上贴着创口贴的位置。

    他在心里叹着气,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一直过着修仙禁欲生活的顾澈也不例外,顾澈这是在为他自己媳妇出气。

    “官司的事情,我们晚点再谈。”方睿霖始终相信乔依然是为了某些人卖力潜伏在顾澈身边,这种高层内部消息他才不愿意被乔依然听了去。

    其他面试官看着顾澈没发火,也就不好有微词了,但是他们全都盯着乔依然在顾澈身边的一举一动。

    公司早就有流言在传,这个乔依然得罪了顾澈,所以大家都格外好奇顾澈会怎么对乔依然。

    “她一个小小的员工打扰面试,你说顾总会不会旧账新账一起算。”

    “拭目以待呗。”另一个小声捂着嘴回应着身边的人。

    窘迫的乔依然,弯着腰,捂着嘴在顾澈耳边,忐忑不安地问着,“顾,顾总,我把面试者的资料搞错了,可不可以通融一下,等等人事部的同事把正确的简历送过来。”

    说完后,乔依然就眼睛都不敢眨地望着顾澈,她多渴望他那薄唇说,“可以。”

    可他却紧抿着薄唇,双眸正聚精会神在他手上的文件上,乔依然尴尬地笑了笑,她双手合十做祈祷状,几近哀求地乞求着,“顾总,求你了。”

    他仍旧紧盯着他手上的文件,并没有搭理她的蛛丝马迹,乔依然真的急死了,现在离面试时间十点只差一分钟了,而门外依旧没有人事部的人过来。

    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氤氲着水汽,可怜巴巴望着顾澈,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哀求着,“老公,求求你。”

    顾澈扬起胳膊上的江诗丹顿钻石手表,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十点整了,唐浩宇,面试开始。”

    心灰意冷的乔依然,弯着腰僵持了几秒钟,望着一脸局促不安的马旭安进来后,她才真正的醒悟过来,顾澈真的不帮她了。

    明明是夏天,为什么此刻她的心犹如大雪天那么冰冷。

    “顾总,那我先出去了”,乔依然闷闷不乐跟顾澈打着招呼,可顾澈一句话也没说,她余光一直观察着他,而他就真的一眼都不看她。

    明明刚才在走廊都在关心她,为什么一下子又变得如此陌生了。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明明近在咫尺的人,你却觉得他远在天边。

    薄凉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起,“今天给在座的面试官出个面试题,如何在没有简历的情况下选择合适的人才。”

    “啊,顾总,怎,怎么,这,这么突然。”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面试官,开始了语无伦次了。

    另一个面试官咽了咽口水,“顾总,您是再开玩笑吗?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不如今天的面试推后吧。”

    人事部的王主管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有点纳闷了,为什么他们人事部的事,交给了这个后勤部的人在做,偏偏还出错了,这让他心声怀疑,“顾总,这样可能会让某些钻空子了。”

    “按时进行。今天是最后一轮面试,外面的八位,受教育的程度是同一水平线上的。王主管,难道你在前面几轮环节放过水吗?他们学历,先前的工作经历,你们压根没核实吗?”面对顾澈的细致质问,王主管不便多言了。

    王主管冷汗涔涔,他手上握着签字笔,心里埋怨着,究竟是谁安排这个乔依然送简历的,他要知道是谁安排的,非要给那个人警告信不可。

    “dl要的是有能力的人,不是书呆子。无论做财务的人还是做面试的人,都需要随机应变的能力来面对这个多元化的商业社会。各位,你们是怎样认为的?”

    “顾总说的有道理。”面试官们异口同声回答着。

    只有方睿霖慵懒地依靠在椅背上没做声,顾澈这个临时提议,如果单纯放在公事上来讲,是无可厚非的,既考验了面试者临场发挥的能力,又考验了公司面试官的业务能力。

    可他隐隐觉得顾澈只是为了乔依然,他为他好兄弟的转变提心吊胆的,这让他想起了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

    这时,乔依然正要走出会议室,顾澈语气平淡地说,“乔小姐,为了对外面其他面试者公平,请你待在会议室里,以免走漏了面试的新规则。”

    “好。顾总。”乔依然笔直地站在会议室门口,心底总算松了一口气,顾澈最终还是帮了她。

    她抹去了脸上的冷汗,小手放在胸前安慰着她自己,没事了,当她望向顾澈的时候,他正在对王主管示意,“面试开始。”

    她望了望被面试的马旭安,他原本紧张的面容也放松了下来,看样子,顾澈的那番话在某种程度上安慰了他。

    算顾澈在内,一共有六位面试官,其他五位面试官说话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观察着顾澈,生怕哪里做的惹大老板不满意了。

    听不懂他们的面试话题,乔依然的眸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顾澈身上,他静静注视着他们的谈话,听到他觉得重点的地方,就会认真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号。

    乔依然发现顾澈很尊重人,有好几次她都能感受到顾澈对面试者回答的答案产生了质疑,但他还是待他们回答完之后才提出他的质疑。

    他很少提问,但他每次提问都能引起面试者很长时间的思考。

    有几个面试者面对顾澈的问题思考的时间过于长,其他面试官纷纷都提醒快超时的时候,在乔依然以为顾澈不会有耐心等下去的时候,他居然就等下去了。

    “真看不出来,他有着这么好的耐心,就不能把他那点耐心分到我身上来吗?”乔依然望着那冷峻面容的男人,小声跟自己自言自语着。

    这时,顾澈在纸上快速“刷刷”写下了几行字,他的余光扫视到了乔依然的嘴角在蠕动着,他抬眸瞟了她一眼。

    只是一眼,乔依然就马上感觉到了,像个偷糖吃的小孩被抓现行一样,立马低下了头。

    “他的依然,压根就是个小孩子。”顾澈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着,这小东西可爱的时候,还挺让人开心的,就是拧起来,太固执了。

    最后一位面试的人是那位带鸭舌帽的男人,在所有面试人中,他是最放松和最随意的,其他人进去都是跟面试官打了招呼再坐下,而他是坐下才打招呼,“各位好,我叫秦伦。”

    秦伦的腿摆放地也很随意,他翘着二郎腿还不停地抖动着,乔依然见那些面试官纷纷摇头。

    “呦,你叫顾澈,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哪里呢?”秦伦用手拍了拍额头,扯了扯嘴角,“哦,记起来了,怡悦大酒店,上次还误会你了。”

    他像是记起了什么,回头望了望站在门口的乔依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打了个响指,“perfect,够专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