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改变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139章 改变吗

    “顾太太,求人的方式你好像忘了什么。”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真是无时无刻都惦记着那些破事,乔依然生怕被人看到这则信息了,她心里有股暖流滑过。

    其实,单从这句话看来压根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或许真应了做贼心虚的那句老话,乔依然慌忙把手机塞进包包,镇静之后就跑去跟薛部长请假了,“部长,能不能批我半天假,我……”

    她还没想好用哪个理由,薛部长就爽快地批了,“快去,批准。”

    “谢谢部长,改天请你吃饭。”她其实很幸运是在薛部长的手下,而不是隔壁崔主管的手下,今早那份错了位的简历,吓得她半死之后,还被崔主管逮着骂了一顿。

    拖着伤残的脚,乔依然实在是不愿意翻越半座城市去给她外公买什么奶黄包,她是坐在医院的花园里等着外卖小哥给她送来奶油包才去的病房。

    病床上的外公,全身插满了管子,说话已经很困难了,看到乔依然来,他布满皱纹的眼角掩饰不住的喜悦,他艰难地抬起手想摸摸乔依然,可乔依然心里就是很抵触她外公,于是被她巧妙地躲过了。

    床头是一张头版报纸,她外公的眼珠子不停往那上面瞟,乔依然瞟了瞟那头条新闻是dl集团晋升为s市最盈利公司。

    “依然,你爸爸没跟你说让顾澈一起来看看外公吗?”柳正荣意会到病床上的柳父是欣慰外孙女婿大有出息,老父亲想要见孙女婿。

    可乔依然还记得多年前,在她爸爸低潮的时候,要她父母离婚的人是外公,心里那口气,始终还是下不去,当然还有一份深埋在她心里的苦楚。

    那份痛苦埋在她一个人的心里就够了,对她这个外公,她实在亲昵不起来,就让别人觉得她是个冷血的人吧,“顾澈他很忙,没空。”

    “再忙也得来看看你外公吧,你们结婚后,他不来拜访我跟你爸就算了,居然连你外公也不来看望,一点都不像话。”柳正荣呵斥完乔依然,又俯身喂给柳父喂药。

    虽然女婿早上在电话里解释了不来的原因,还承诺一定会来看柳父,可柳正荣为了再次宽自己老父亲的心,就再提了一次。

    只见柳父满足地闭了闭眼。

    乔依然对她病床上的外公除了有种本能对病人的同情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如果顾澈只是一个dl的小员工,她外公还会想见他吗?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妈,他来了又有什么用,他来了外公的病能马上好?”她打心眼里不想让顾澈知道她外公的存在,她低头看了看手上那个凹进去的疤痕。

    身体上的疤痕会结痂,但是心灵上的不会。

    柳正荣指着病房的门口对乔依然嚷着,“你给我滚出去。”

    难道让她请假直接来医院就是为了要见顾澈?

    乔依然也懒得管了,虽然她心里讨厌外公,但还是轻声轻语对外公说,“您好好养病,顾澈他真的好忙,他自己的爷爷生病了,都没怎么去看过。”

    “依然,你以后态度改改啊,别再惹你妈妈了。”乔志远送乔依然出了病房,就立刻回了病房安慰他那个摔东西的老婆了。

    “乔志远,你瞧那死丫头是个什么德行。”

    骂骂咧咧的话,只要柳正荣说完上一句,她就能猜到下一句了,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可她还没吃午饭。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她的心和身体都很累,崴到的脚也再次提出了抗议,她一步步慢慢挪动着,遇上了一个推着空轮椅的女医生。

    女医生穿着洁白的白大褂,她扎着一个马尾,帽子两侧用着粉蓝的发夹卡着头发和帽子。

    她摘下了口罩,“你是不是被这个病房里,那个凶狠的阿姨骂了啊?你就当她唱歌好了。”

    这个女医生的五官看起来有点熟,是像哪位明星吗?乔依然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只觉得这个女医生气质娴雅,既高雅又让人觉得亲切。

    “嗯。”顺着女医生指着她外公的病房,乔依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那个不讲道理的妈妈居然已经臭名昭著到医生都知道了。

    女医生耸了耸肩,她早就听说这个病房里病患的女儿骂走了好几拨护工,以至于现在都找不到护工,眼前这个灰头土脸的女人看起来好眼生,可能是新来应聘的护工吧。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推你去看看骨科?”

    乔依然连连摆手,“老毛病,没事,谢谢你。”她现在只想回家去睡一觉,今天实在是太不顺了,接连被骂了两次。

    女医生见她不愿接受帮助也没多说,就走了,乔依然看到她扎着马尾的发绳也是粉蓝色,这个女医生也喜欢蓝色吗,顾澈也喜欢,真凑巧。

    在医院外的药店买了跌打酒,乔依然就打车回了家,她想着顾澈还没回家,就懒得上楼直接在沙发上躺着睡觉了。

    一直到夜幕降临,她也还在熟睡中。

    忙完一天的顾澈,站在顶楼办公室的落地窗旁,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感叹着,那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不仅不回他信息,就连他的晚饭也不担心了吗?

    他的小妻子是不是已经回了家里,她吃完了晚饭吗?她现在在干什么?

    顾澈犹豫好久,还是给她打了电话,电话一直在响,却没人接,顾澈再次拨着。

    下午上班时间,他注意到了乔依然身边保镖的定位系统显示,他们在医院。

    既然她下午请假去医院,想必是因为昨晚他还是弄伤了她。

    等乔依然接电话的时候,他用平板电脑查看着保镖发过来的照片,小小的预览图里看不到除了外卖小哥和岳父之外的男人,很好,没去见那个郑彦。

    她一个人在医院花园里发了半天呆,拿了外卖,就只是去看了她外公而已。

    她那里究竟伤没伤?都去医院了,怎么就不去看看妇科。

    当他手指滑到乔依然和一个白衣大褂女医生交谈,他把照片放大了看。

    那个女医生,他手指在她脸颊上点了点。

    是她?她是真的回来了。

    两段不同时期的记忆同时浮现在他脑海里了,那重叠的两个人影,还有那端尘封已久的记忆。

    “喂,喂”,一个沙哑的女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她真的好累,好不容易睡了一觉又被吵醒了,难道打电话的人不知道她脚受伤了今天还被臭骂了两顿吗。

    听着乔依然有气无力的声音,顾澈手上青筋凸起,大脑毫无意识地就联想到了他要把让他小妻子所有不痛快的人全都给收拾一顿。

    他拽起椅背上的外套,阔步朝着电梯去了,他语气有些急躁,“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现在人在哪里?吃晚饭没?”

    一连串来自大脑里的疑问,他甚至都忘了刚才明明看了乔依然的定位是在家里。

    怎么又这么大火气,他又是哪根筋不对?乔依然鼻子酸酸的,不想回答,难道顾澈也要凑热闹在今天臭骂她一顿吗?

    “乔依然,你哑巴了,你倒是给我说话。”难道她伤口很严重吗?是不是早上在会议室站了那么久,使她的伤口更严重了。

    他才意识到让他小妻子不高兴的人是他。

    顾澈一点也不克制他的怒火,“碰碰”一声巨响,车门被他重重地关上了,那回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地下车库里。

    谁惹他了,就因为她不出声,他就能发这么大的火吗?

    “我在家。”

    这个死女人,“还以为你哑巴了。”

    顾澈狠狠地把油门踩到底,黑夜的马路上,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像利剑一样奔驰着。

    电话里,乔依然也能感受到男人那毫不掩饰的怒气,她咬了咬唇,强忍住心里莫名的害怕,顿了顿,“没吃饭,我肚子好饿,我好像连午饭都还没吃。”

    她连忙起身,把药酒收拾了起来,又把沙发给整理好了,顾澈那个神经病可是不允许沙发被人当床睡的,上次她就亲眼见到蔡媛媛在沙发上睡觉被他骂了一顿。

    在黑夜奔驰着的宾利车突然就慢了下来,顾澈拍了拍方向盘,“乔依然,你是低等生物吗?你吃没吃午饭自己还不知道?”

    这个小东西有时候真是让他没办法发火,他直接挂了电话,又打出去了两通电话。

    当思绪又回到了那个女医生身上,他下意识地望了望浩瀚的天空,“什么都变了,什么也都不会改变。”

    :小伙伴们,你们是不是都要进入期末考试模式了啊,放轻松点,好好复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