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顾澈的温柔-私人婚-
私人婚

第140章 顾澈的温柔

    黑色的宾利像午夜精灵一样穿梭在黑夜里,车里着急的男人,挂掉了电话,立马又打了个两个电话出去。

    在他到公寓楼下时,记忆里那辆一尘不染的白色奔驰轿车停在小区门口。

    顾澈把车直接停在那辆白色奔驰的后面,并不是像以往停去车库,他使劲地按了按喇叭。

    又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了18楼的公寓。

    公寓里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她是不是很难受?所以关灯睡觉。

    长短两声不一的“滴滴”,划破了街道的平静,也引起了他前面那辆白色奔驰车里的注意,车里一男一女交头接耳说了一句才下车。

    从白色奔驰车里下来的男人和女人,一人提着一个小型箱子,男人还提着一篮水果,语带调侃,“阿澈,没想到跟你家童养媳见面的方式会是这样。”

    那不怀好意的眼神,让顾澈恨不得立马把赖柏海赶回去。

    如果可以,顾澈也不希望是这样,还不是因为……

    顾澈冷峻的五官并没太多表情,他瞟了瞟公寓某个方向又瞪了一眼赖柏海,语气清冷,“废话真多。”

    又朝赖柏海身边那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脸严肃的女医生,点了点头,“医生,待会就麻烦你了。”

    “好。”紧张的汪水清手心里全是汗,她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又偷偷打量着赖柏海,他看起来和顾澈像是很熟的样子,这让她紧张的心情得到了缓解。

    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诊私人患者,她更没想到会单独见到顾澈,要知道她恩师兼医院院长想见顾澈一面都不容易,听说这个顾澈看起来是会让人不寒而栗的。

    当时汪水清正交班打算吃晚饭的时候,院长突然要她跟赖柏海出诊,“小汪,医院里打算新进一批器材,需要顾总的赞助,这次看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汪水清在心里希望今晚看诊一切顺利。

    顾澈双手插在口袋,昂着头,阔步在前面带着路,这是他少有脑海里和心里闪过了不确定的想法,他很讨厌这种掌握不了的感觉。

    电梯里,赖柏海低头轻声跟汪水清嘱咐事情的时候,还不忘透着电梯里的玻璃镜仔细打量了顾澈一番。

    交待完汪水清之后,赖柏海把顾澈从头顶看到了脚底,眸光惊喜又复杂,“澈,没事,以后悠着点,毕竟……”

    还没说完的赖柏海,就感受到一股如利刀般的注视,他抬头便看到了顾澈那张寒冰脸和阴沉的眸光,一瞬间,他觉得比停尸间还阴森。

    “电梯快到了。”赖柏海立马转换了话题,他可不敢挑战顾澈,万一被揍,就丢了他在师妹心里威武英明的形象了。

    公寓里,乔依然正襟危坐在沙发上,她坐的笔直笔直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整理好被睡过的沙发,又在沉思还有没有哪里做错。

    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没有了往日里的活泼,只是惊恐不安地望着门口。

    当听到门外“滴滴”两声,有人进来了。

    “回……回来了。”乔依然再次确认沙发上看不到睡过觉的痕迹,才慢吞吞地站起来,他今天又是干嘛要生气,该生气的人不应该是她吗。

    “弟妹你好,我是阿澈的好朋友兼私人医生,赖柏海,你放心,你的创伤,我负责。”赖柏海轻车熟路地换上了他在顾澈单独用鞋盒装好的拖鞋,好奇地朝乔依然走了去。

    乔依然望着眼前穿着一身白色大褂,面貌清静隽雅的男人,他身上还有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她诧异了一秒,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懂赖柏海说的什么创伤,她只是崴到脚了而已啊。

    况且,顾澈他知不知道脚崴到还不一定呢。

    但她还是礼貌地寒暄着,“你好,我是乔依然。”

    怎么来客人也不提前说一声,她可是刚刚才睡醒啊,早知道就去洗把脸了,这个赖柏海会不会觉得她很邋遢,很没礼貌啊。

    正在她余光捕捉顾澈那熟悉身影的时候,她纤细的腰便被一道有力的力量握住了,是那股熟悉的薄荷味,她慌乱的心踏实了点。

    “啊,你干什么,家里还有客人呢。”乔依然还没来得及问顾澈怎么不早说家里来客人,就被顾澈毫无征兆地给抱起来,她羞怯地捶着顾澈的坚硬的胸膛。

    家里还有人在呢,他怎么就好意思抱着她上楼,这让楼下的那两个人怎么想。

    “还疼吗?”顾澈三步并作两步,抱着单薄的乔依然回了楼上的卧室,轻轻把她放在了床上,生怕把她磕到碰到了。

    一心记挂着楼下客人的乔依然,并没有在意顾澈问的话。

    她觉得家里有客人,她身为女主人跑回房,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她乱蹬着腿想下床,不小心又扯到了右脚的脚踝,她“嘶嘶”叫了两声,“我要下楼。”

    “叫你别乱动,是聋了吗?”顾澈把她按在床上,俯身望着乔依然,他粗粝的大手,悬在空中了几秒,又划过了她白皙的脸颊。

    凶什么凶,他为什么总是这么不讲道理,他该不会又想那个吧。

    乔依然懒得理他,缩起腿,就想起身,可右脚只要一动,就好疼,疼的她眉头深锁,真后悔只买了跌打油忘记买膏药了。

    “家里有客人,你等他们走了,你再发神经,行不行?”乔依然没好气地望着顾澈说,她的双肩被按在枕头上,她压根就动弹不了。

    顾澈最不愿意看到乔依然眉头深锁的样子,那样会让他觉得他这个做老公的很失败,偏偏这次让她眉头深锁的罪魁祸首又是他顾澈。

    他按着她瘦弱肩膀,俯身吻了她额头,在她耳边低吟着,“乖,医生看完就不疼了。”

    那声音小到乔依然以为她自己产生了幻听了。

    他是在哄她吗?

    这个男人是她老公,顾澈吗?

    是那个总嫌弃她笨,骂她蠢,骂她吵的男人吗?

    他怎么就变得这么温柔了,乔依然不敢相信地把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她眼珠子上下转动着,她老公顾澈什么时候转性了。

    “你刚才说什么?”乔依然不敢相信她刚才听到的话,心里有一丝甜蜜蔓延,她好想再听一次。

    最反感把话说第二遍的顾澈,想到是因为他的蛮横才让她受伤的,就重复着,“医生看完就不疼了。”

    顾澈轻轻地给她盖上被子,还小心谨慎地把被子搁在了她脚上,那模样生怕被子把乔依然的脚给压疼了。

    那不争气的眼泪,顷刻间就从乔依然的眼眶中奔腾出来,有些流进了耳朵里,原来他是知道她脚受伤了,她抚了抚泪水。

    明明是流着泪的小脸,可说话的声音却是高兴的,“老公,谢谢你。”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崴脚对乔依然来说是家常便饭了,自从家里发生那么多变故之后,她也学会像崴脚这种小事靠她自己挺过去了。

    她也清不清楚,已经多少年没人这么关心她的脚了。

    :顾安心童鞋,好好复习考试哦,等着你回来(*%5e__%5e*)嘻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