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砸死那个原始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42章 砸死那个原始人

    照乔依然这别别扭扭不肯配合的样子,汪水清都不知道今晚能不能顺利看完诊,回宿舍休息。

    严肃的汪水清急眼了,语气有些冲,“顾太太,请您配合我工作。”

    她单手扶额,闭了闭眼,激动地说,“我必须看完诊早点回去休息,我得保持八小时睡眠,才能精力充沛保证我明天手术不出错。”

    说完,她就后悔了,万一乔依然生气,她就吃不了改兜着走了,会不会被院长开除。

    “我……我……不是,听你的把裤子脱了吗?”乔依然尴尬地捋了捋头发,这个严肃的女医生是不是也要对她发火了。

    今天是走的什么霉运,在医院被妈妈臭骂了一顿,又在电话里被顾澈吼了一顿,现在这个女医生也快要对她发火了。

    仔细想了想,乔依然认为可能是她脚臭,于是抱歉地说,“对不起,那我去冲洗一下,再来给你看。”

    乔依然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用床单裹着她自己下了床。

    今天站了几个小时又跑去医院,右脚似乎比昨天更加疼了,乔依然轻叹着“嘶”,步履蹒跚地就想往浴室去。

    汪水清有些意外,这个年纪轻轻的阔太太,并没有什么架子,想到她那里撕裂走路也难受,就搀扶着乔依然。

    “顾太太,我就在洗手间里帮你用药水清洗一下消炎,毕竟私处受伤,万一不小心是创面更大,会更疼的,顾先生特意交待过,你怕疼。”

    “汪医生,你说什么?哪里受伤?”乔依然以为是她自己听错了,明明是脚受伤了啊,怎么成私处了,她小声问着。

    那种地方她才不要给别人看了,好羞人。

    “夫妻生活太频繁,或是男方不注意力道,私处受伤是很常见的情况,毕竟私处的组织较其他部位来说,是很娇嫩的。”汪水清提到专业知识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

    脑袋都快垂到地上的乔依然,恨不得钻进马桶,一辈子都不要出来了,真是丢死人了。

    混蛋顾澈!

    夫妻间那么私密的事居然都让外人知道。

    乔依然难堪地用手捂着脸,她真的不想当人了,顾澈把她脸全给丢光了!

    “顾太太,听赖医生说,你们是新婚,现在应该正是对彼此身体感兴趣的阶段,从医生和女人的角度来说,我都希望你们可以节制一点,为了日后的和谐生活?您说是不是?”

    听不到乔依然的回应,汪水清的职业病就犯了,认真严肃声明着,“那里的毛细血管是很脆弱的,并不是像弹簧那样,完事就能恢复弹性形变,不能一时贪欢,懂吗?”

    乔依然哪有脸说话,她就低着头,双颊红得发烫,,让她觉得她脸上的表皮都快被灼伤了支支吾吾,“恩恩”点了点头,表示她懂了。

    如果汪水清再说下去,她觉得她真的要在浴室撞墙而死了。

    难怪顾澈今天在公司,破天荒地主动跟她说话,还拉着她的手,莫名其妙地问她“那里疼不疼。”

    还有刚才抱她上来的时候,她以为他是发现了她的脚受伤了。

    原来,他会错意了,就像昨晚上会错意一样。

    方才感激的泪水,全都白流了,小手握成拳,指甲都要陷进肉里了。

    “顾太太,你别害怕,我来帮你清理伤口。”汪水清以为乔依然是太疼了,所以一直才低着头,她见乔依然总算肯配合了,就想着尽快结束,早点回去休息。

    眼见着床单被汪水清拆掉了,光溜溜的腿都已经在外面了,乔依然瞬间回过神来,拽过裹在身上的被单。

    她很担心,万一再晚一步,就会被检查那个地方,那她真的得羞到跳楼了。

    “医生,我是崴到脚了,我老公弄错了。”乔依然提到“老公”两字的时候,是咬着牙讲出来的。

    此刻的乔依然真恨不得活吞了那该死的顾澈,都怪他,才让她如此的难堪。

    “那里真的没事吗?”汪水清还是有些不相信,但是乔依然一直低着头,她也没办法去确定她说的真假。

    但本着医生负责的态度,汪水清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两句,“既然顾先生认为是他昨晚动作有过粗鲁,我觉得我还是很有必要为你检查一下?”

    “不,不要!”乔依然视死如归捂着裹在身上的被子。

    她顶着满是绯红的脸上,尴尬地说着,“昨晚是比较过一点,我今天只是小腹有点下坠感,并没有其他不适。”

    生怕汪水清继续纠缠那处的问题,乔依然痛苦地翘起了右脚,“疼,我的脚好疼,我经常崴到右脚,我会不会成为瘸子,会不会要截肢啊。”

    她假装惶恐不安的模样,总算稳住了汪水清。

    汪水清小心翼翼把乔依然扶到了床了,又马不停蹄跑下楼,一口气还没踹过来,就对着赖柏海指着楼上的方向,“快……上去。”

    碍于顾澈对他童养媳的爱护,赖柏海本以为没什么大事的,但看着慌慌张张的汪水清一脸着急地指着楼上,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妥,该不会出了什么大问题吧。

    “顾澈,看你干的好事!”赖柏海这时候也顾不上顾澈那些男女授受不亲的言论了,直接拿着医疗箱子跑上了楼。

    顾澈急眼了,他甚至都忘记问汪水清究竟伤口有多严重,就立马跟在赖柏海身后上了楼。

    他小妻子的那么**的地方要给别的男人看,他自问是接受不了的,可又担心乔依然会出事,怀着矛盾的心绪来到了卧室。

    “顾澈,你以后休想再碰我。”听到了那熟悉的脚步声变得有些厚重,乔依然气呼呼地朝着卧室的方向对着进门的人扔着枕头。

    正在气头上的女人,压根就没看见率先进门的男人是谁,就更加不会知道被她砸到的人不是顾澈,而是赖柏海。

    “莽撞,鲁莽,原始人。”赖柏海接住了乔依然砸过来的枕头,没好气地塞进了身后顾澈手里,“顾澈,你以后是不是不想回房睡了。”

    哈,居然砸到的不是顾澈,而是别人。

    意识到自己砸错人的乔依然,一张小脸皱巴巴的,声音小小的,“赖医生,对不起,我以为是他。”

    “待会等我给你瞧完伤口,继续砸,哥哥给你多拿点被子,枕头来砸,砸死顾澈那个原始人。”

    “不行,得找女医生来给她看病。”顾澈坚定地否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