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机会来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145章 机会来了

    顾澈探究地凝视着片子,又望了望杵在一边的赖柏海,“你的机会总算来了。”

    昨天都还在念叨着没有手术的医生,今天就有手术了,这让顾澈不得不怀疑手术的必要性,毕竟跟赖柏海是多年的生死之交,这点疑虑还是很快就消除了。

    “好,我会尽快安排手术的。那么多苹果不是白削的。”有手术可以做的赖柏海,心情大好,他兴奋地望着乔依然。

    只是她仍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用一只眼睛监视着赖柏海,警告他不要朝她靠近。

    她心里绝望极了,这是一定要手术吗?

    难道就真的逃不过手术了吗?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要住院就一定会发生上次住院那种糟糕的事情,她心里的阴影正在一步步的扩散。

    那一帧帧让她胆战心惊的画面,让她思绪不断回到了那段黑暗的日子,她拼命求着,叫着,哭着喊着。

    “外公,外公。”

    她的声音包含着几分凄惨的语气。

    顾澈把她把她抱得更紧了,“别怕,有我在。”

    他胆小又孩子气的小妻子,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呢。

    薄唇覆上她的额头,她却还是在发抖,嘴里喃喃自语着,“不要,不要……外公,外公。”

    在恐惧回忆里,他们在交头接耳道说着什么,那两个男人把她抓走了。

    那颠簸的山路,那座高耸入云的大山,那个山谷,好恐怖,她紧紧拽着顾澈的衬衣,指甲都快把他衬衣给抓破了。

    丝质的衬衣,不时发出被撕扯的“嘶嘶”声,被痛苦回忆折磨的乔依然,最终还是哭出来了,“不要,我不要手术,不要住院。呜呜……回家,我要回家……外公,外公。”

    “依然,待会跟赖柏海把手术敲定后,我就陪你去看你外公。”

    外公?

    乔依然像拨浪鼓一样摇着头,“不要,不要,外公……”

    “叮叮叮”地手机声,打断了乔依然的回忆,她茫然无措地大口呼着气,刚才像是陷进了一个巨大的记忆漩涡一样,差点就要了她的命。

    从顾澈手里接过她的手机,她才真的回过神来,记忆里那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那些抓她的坏人也都走了。

    思绪回笼了,那熟悉的薄荷味,还有那棱角分明的帅气男人是她老公,她颤颤巍巍的小手,覆上顾澈的脸颊。

    是温的,还有他深邃总让她看不明白的眸光。

    那段记忆,早已经过去了,不是吗?她要活在现在。

    只感觉薄唇一阵温热,瞳孔里顾澈也逐渐放大了,顾澈突如其来的吻让她全身紧绷的情绪得到了缓解,她也回吻着,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都让她无法拒绝。

    那些痛苦的记忆,只是记忆不是吗?

    他能感受到她不是怕手术,而是在怕其他的东西,那些他没参与过的事情,那些不好的回忆,他要把它们赶出她的脑海。

    “专心点。”顾澈在她耳边耳语着,他用鼻尖磨蹭着乔依然的脸颊。

    “嗯。”现在的她很幸福,很快乐,小手从顾澈胸前攀上了他的脖子,热情回应着他火热的吻。

    手机还在叫嚣着,赖柏海很是意外着哭着喊着不愿意手术的女人,居然就跟顾澈在他眼皮子底下就接起了吻。

    他们压根都不顾及他这种单身狗的存在,他干咳了两声,“不要在我诊所里做小儿不宜的事,汪医生昨天不是还说了吗?要科学对待夫妻之间的事。”

    完蛋了,居然忘记病房里还有赖柏海的存在,乔依然立马低头结束了顾澈的吻,她红着脸不敢抬头去看赖柏海。

    这个顾澈,真是毒药,她已经连续两天在赖柏海面前丢人了,居然还一天比一天丢人。

    她偷偷用余光瞟了瞟顾澈,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正直勾勾看着她舔着唇,“赖柏海,你是嫉妒我有老婆。”

    他喉结滚动的模样,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

    这个不知羞的男人,乔依然狠狠瞪了顾澈这个罪魁祸首一眼,他不是很沉默的吗?这时候干嘛要说话。

    赖柏海是很想去反驳,却又实在找不出反驳的点,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说,“我羡慕你耳朵聋,听不到电话响。”

    这时候婶能忍,叔都不能忍了,为防止顾澈的打击报复,他表面上是很生气的走掉,实则是为了保命才快速撤离。

    “叮铃铃”手机依旧还在不停地响起,乔依然才回想起她是要接电话的,怎么就鬼事神差跟顾澈吻上了呢。

    “喂,依然,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这次崴脚是不是很严重?”

    电话那端,乔志远的关切声很是急促,说话也没有了往日里的平缓了。

    “我很好啊,爸爸。”隔这么久才接电话,是因为被顾澈拐着接吻了,她脸颊绯红怒瞪着顾澈。

    又连忙安慰着乔志远,“不严重,这次崴脚不严重。”乔依然很清楚的记得,她并没有告诉她爸爸她脚崴到了啊,难道是顾澈告诉爸爸的。

    这个沉默的男人,怎么这么多事,又是带她来医院,又是给她看脚的,但心里还是有一丝甜蜜。

    “那就好,那就好,依然的脚没事,昨天我都没注意她的脚。”

    隔着电话,乔依然感觉她爸爸像是对着他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乔依然只想摆脱不做手术,她想找理由离开诊所,“爸爸,你告诉妈妈,我会带好吃的去看外公的。”

    头顶响起清冷的声音,“一起。”

    “什么?你要跟我一起去看我外公?”乔依然诧异了,她可是一点都不想跟他呆一起,他肯定又要让她做手术。

    “好好,你外公就是盼着要见见孙女婿。”乔志远心满意足地挂上了电话。

    他转头看了看身旁的郑彦,只见郑彦紧张担忧的神色也放松了不少,他拍了拍郑彦的肩膀,“没事,依然挺好的。阿澈也要一起过来。”

    从郑彦和乔家重逢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乔志远提到顾澈。

    在今天来医院的路上,他心里还有一点期待,那就是乔志远不同意乔依然和顾澈,要不然他们重逢后,为什么乔志远怎么都不提及顾澈这个女婿呢。

    可从乔志远嘴里听到阿澈的名字,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是阿澈,不是顾澈,想必他对顾澈很熟稔了吧。

    但他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问着,“阿澈是谁?”

    “哦,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依然结婚了,阿澈是她先生。”从乔志远的说话的神态,和他提到阿澈时嘴角上扬的小动作,郑彦心里渐渐凉了下来了,看样子乔志远很满意顾澈。

    “依然,她,什么时候结的婚?”就算诸多事实摆在郑彦眼前,他也不愿意相信本该属于他的女孩居然就嫁做人妇了。

    “就两个月前。待会让他们小两口请你吃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