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墙变软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146章 墙变软了

    “乔叔,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依然没事就好。”郑彦逃一般地离开了。

    明明才挂完电话,乔依然和顾澈也不可能马上就出现在病房,但他还是很不愿看到乔依然一脸幸福看到顾澈的模样。

    两个月前就结婚了?

    真是造化弄人,那时候他正在忙着解除与船王女儿的婚约,家里正闹得不可开交。

    他后悔没有早一点解除婚约,后悔没有早点表露心迹,明明他在顾澈前面认识乔依然的。

    为什么就起了个大早,却还是迟到了呢?

    头疼,他按了按太阳穴,把车窗全部打开了,密闭的车里让他很烦躁,他无力的窝在座椅上。

    她是不是完全就不属于他了。

    不远处响起一阵低沉的引擎声,随后又伴随着几声车门关上的声音,一个清脆又熟悉的声音毫无征兆地窜进了他的耳里,“老公,我能自己走路,别抱来抱去的,让人家笑话。”

    “你又想我吻你了。”邪肆的声音离郑彦是越来越近了。

    “嗯,不要啦。”柔软的女声拒绝着,语气里还蔓延着幸福的味道。

    下一秒,地下车库就响起了女人欢快躲避的声音,郑彦判断这是对幸福小情侣。

    郁闷的郑彦余光扫到了不远处,一个长发女人被男人公主抱着,那个男人手上还拿着一些礼品。

    这个女孩的声音和乔依然好像,应该也是个像乔依然那么可爱的女孩。

    如果,他没有花费了一年的时间,以同事郑彦的身份出现在乔依然的身边,考验他自己究竟是舍不得住在他心里的小女孩,还是真的爱乔依然。

    那么他现在就会像那对幸福的小情侣一样,抱着心爱的乔依然,任凭她在他怀里嬉笑了。

    可世间上那有那么多如果呢,他叹了一口气,抬头准备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愣住了。

    那画面好讽刺,就像是匕首深深插进了他的心脏,原来那个轻快的声音是来自乔依然的。

    眼睁睁看着乔依然和顾澈在他车前路过,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小女孩,不仅没看他,还噘着嘴吻着顾澈的唇,“哼,我也要亲回来,要不然亏大发了。”

    得逞后的乔依然,勾着顾澈的脖子,悬在半空中的脚上下得意地蹬着。

    现实的巴掌把郑彦扇醒了,他明明就在顾澈之前认识的乔依然,为什么娶她的人不是他。

    他多想那个抱着乔依然的男人是他,乔依然本该是在他怀里幸福的嬉笑着的,他不甘心,他觉得一定是哪里发生了错误。

    “滴滴”,他握成拳的手狠狠捶在了方向盘上,砸响了车子的喇叭。

    吓得乔依然,把头缩进了顾澈的脖颈间,她仓促地推着顾澈的胸膛,“有人,快放我下来。”

    “看样子我得再教教你,如何求人。”顾澈吻了吻乔依然柔软的头发,觉得逗他小妻子可比上班有趣多了。

    “顾澈,你是不是十辈子没碰过女人。”乔依然心里还是很害怕被人看到她跟顾澈亲吻的,刚才那声喇叭,差点把她魂都给吓跑了。

    或许是以前当幼师的习惯,在外面她就很注意她自己的言行举止,生怕哪里做的不好,为小朋友做了不良示范。

    为了防止顾澈又没玩没了狼吻她,她又怕不按照他的方式去求他,他就真的能把她抱去外公的病房。

    她可不想一路上被人当成熊猫一样观赏,无可奈何地就抱着顾澈的头,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薄唇,生怕他耍赖抱着她吻不停,吻完就立马捂上了嘴。

    他小妻子这逗趣的模样实在是太滑稽了。

    顾澈把她放在地上后,虎视眈眈睨着乔依然,这让她觉得她就像是猎人的猎物一样,被盯上了。

    她慢慢地往后退了几步,直到脚跟都碰上了墙壁,她担心头撞到墙上会疼,就小心翼翼地让头和墙保持着安全距离。

    那如刀刻般的俊朗面容越来越靠近她了,他单手扶墙,俯身看着她。

    明明是传说中的壁咚,可是让乔依然觉得一点也不浪漫,她觉得她比森林里受困的小动物的还可怜。

    “小东西,惹完火,就想跑?”

    “那你还想干什么,指不定马上就有车过来,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乔依然捂着嘴,脖子一直往后靠着,她要尽可能远离这个不安好心的男人。

    他的气息越来越近,他温热的气息让乔依然心猿意马。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彼此都能挺清楚对方的心跳声了,他能感受到他小妻子那毫无规则的心跳声,大手拂过她红润的脸颊。

    “老婆,你不想手术,是不是担心夫妻之间的夜生活会受影响。”

    捂着嘴的女人,转动着她黑如葡萄般的眼珠,没经过大脑问了一句,“什么夫妻之间的夜生活?”

    望着顾澈那意味深长又不怀好意的眸光,她隐约懂了,咬牙骂着,“你有脸没脸。”

    一张正人君子的脸,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那事。

    “如果,你老公告诉你,一点都不受影响,你是不是就会乖乖手术了。”顾澈故意慢吞吞朝着乔依然的脸颊说着话。

    他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说着,他温热的气息让她无处躲闪,她的脑袋又往后退了一些距离。

    她宁愿撞上墙,也不要被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亲。

    她大动作地把脑袋往后使劲退,并没有如预期般的撞上墙,而是撞上了一个柔软东西。她纳闷了,墙怎么是软的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堵“软墙”就大力地扶着她的头,把她的脑袋按进了那个有淡淡薄荷味的怀抱。

    “原来是你的手啊。”那堵“墙”滑到了她的腰间,揽着她的细腰往前走,乔依然傻笑,

    抬起头偷偷注视着这个气质矜贵丰神俊逸的男人。

    他侧面的轮廓也是那么的令人心动,如雕刻般的精致五官,总是叫她挪步开眼睛。

    见过顾澈同父异母的弟弟顾谦,乔依然认为他们兄弟两虽然轮廓看起来很像,但她还是觉得她老公无论在外貌还是气质上都比顾谦好上不少。

    顾谦整个人没有顾澈身上那股子阳刚霸气,只是一个美少年的长相。论五官,顾澈要比顾谦长得更加精致。

    “走路不看着前面路,脚摔断都活该。”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是搂着他小妻子的手却还是紧紧的,连步子也迈得比以往都慢了不少。

    “糟糕,偷看被发现了。”乔依然心里嘀咕着,她有种干坏事被抓包的想法,但转念一想,这是她男人,理直气壮地狠狠看了他一眼,又扭头看着前方的路,“你年纪比我大,断脚也是你先断。”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顾澈斜瞥了怀里的女人一眼,那嫩的都可以掐出水来的肌肤像是在炫耀着乔依然的年纪小。

    环着女人腰肢的手,也越发的用力了,像是这样就能缩短两人之间的年纪差。

    把这一幕尽收眼底的郑彦,手上的青筋凸起,他胸口像是被千金重担给压住了,握着手机的手指停在大姐的名字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