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她的担忧-私人婚-
私人婚

第147章 她的担忧

    夏天的太阳很大,走出停车场的时候,乔依然伸出手挡在眼睛前,她想到顾澈马上就要见到她妈妈,外公了,心里一紧。

    “老公,公司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要不你赶快回去吧。”势力的外公和贪得无厌的妈妈,一想起他们,乔依然就头疼,挡着太阳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她作为跟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人,都异常反感他们的说话办事方式,就别提跟他们毫无血缘关系的顾澈了。

    她担心她奇葩的家人会让顾澈反感。

    “是时候去正名一下了。”一般女人不都是很开心自己老公跟着自己回家见家长吗?

    何况他们还是已经结了婚,他还未正式拜访过乔依然的家人,倒是从跟着调查郑彦的人口中得知,那小子隔三差五就来医院看乔依然的外公。

    “老公,证明什么?证明你很有钱吗?”她是是真怕她妈妈狮子大开口找顾澈要东西。

    当初她可是家里负债累累被逼的走投无路才嫁给顾澈的,她骨子里还是有些自卑。

    这个小东西的理解力真是让他汗颜,以后有了孩子一定不能给她带,“有这个必要吗?”

    “没。”她讪讪地回答着,顾澈长得可真高,高到都可以替她挡住太阳光了。

    这份幸福,这个男人,可以一辈子都属于她吗?

    答案是未知的。

    还没进去病房,在病房走廊上,乔依然就听见了她妈妈呵斥护工的声音,“我花钱雇你来是照顾我爸爸的,不是来看你脸色的,你苦着一张脸,我爸爸的病要怎么好起来,你这种服务态度,我必须要找你们领导投诉。”

    “乔太太,我……我没有,苦着一张脸,我本来就是长这样的。求求您不要再跟领导投诉我了,再投诉,我就会被炒掉的。”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声音,微弱地求着情。

    尴尬的乔依然,直接推开了病房门,她生怕她妈妈又对护工讲出刻薄的话,“爸爸,妈妈,阿澈来了。”

    方才正叉着腰骂人的柳正荣,立马收敛起脸上的凶狠,脸上瞬间就堆满了笑容,“小王,你今天先下班。”

    然后把今天的报酬塞给了小王,笑意盈盈地跟小王说,“多的就不用找了。”

    说好了是200元每天的看护费,只给150元,还说不用找,被推出病房外的小王,一人在病房外凌乱着。

    “岳父好,岳母好,外公好。一点小小心意。”顾澈一一和他们打着招呼,他把两盒上等的人参和鹿茸递给了柳正荣。

    “阿澈,你人来就好了,还带什么礼品,外公就想见见你而已,一家人干嘛那么客气。”说这话的时候,柳正荣双眼发光地瞅着顾澈带过来的礼品。

    凭乔依然那不讨喜的个性,她认为乔依然得不到顾澈的欢心,要不然顾澈也不会隔了这么久才来拜见她这个岳母。

    毕竟顾家长孙的身份在那里,这些人参和鹿茸应该不会太差劲,如果是会来事的小女儿乔惜梦嫁过去,说不准就能轻而易举抓住顾澈的心,那送的人参和鹿茸肯定就更值钱,说不准还有大把钞票送过来,那样就够让她弟弟弟妹们眼红的了。

    “应该的。”顾澈简单扫视了一下这个私人病房,除了单独的病房外,还有一间陪护的休息室,看样子唐浩宇的办事效率和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

    昨天早上他替乔依然接了她妈妈的电话,他岳母趁机就抱怨普通病房吵,换个病房对他来说只是一通电话的小事而已。

    当他眸光扫过乔志远的时候,煞有介事问着,“岳父,最近还有空钓鱼吗?”他岳父的钓友可是郑彦。

    “阿澈,你这岳父就是贱骨头,不钓鱼睡不着。在医院陪护无聊,不能去钓鱼,还把郑彦叫过来大聊钓鱼经。”柳正荣讲的是眉飞色舞,她都没正眼看乔依然。

    究竟岳父和郑彦之间是存在什么关系,他这个看似一脸慈祥的岳父,背着他究竟做过些什么?

    虽然现在还没查清楚,但是乔志远那单疑点重重的高利贷事件,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没准哪天他就联合郑彦把乔依然那个蠢女人当枪子使了。

    岳母是个直肠子,说不定以后是个突破口。

    “妈,喝水。”乔依然深知她妈妈数落起她爸爸来就没完没了的,而顾澈又最烦人啰嗦,更要命的是她妈妈好死不死又提到郑彦了。

    前几天才因为郑彦跟顾澈闹过别扭,顾澈可是天生对郑彦有偏见,她怕顾澈发怒,不想把第一次见家长的场面弄得太僵了。

    柳正荣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口里觉得无味,“喝什么水啊,姑爷来了,得喝上等的毛尖。”

    “乔志远,你赶紧的给阿澈泡一壶好茶。”柳正荣吩咐着,这个女婿真是越看越顺眼,又把顾澈带到了外公的病床前。

    “阿澈,依然,你们慢慢坐,我去烧点水。”乔志远很高兴再次看到大忙人女婿,他心里甚是踏实。

    “今天来的匆忙,没来得及给岳父选根好点的鱼竿。我朋友的店里,最近到了一批达瓦的鱼竿,等岳父有空一起去挑挑。”顾澈锐利的鹰眸一直捕捉着乔志远的一举一动。

    当乔志远听到郑彦的名字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是故意伪装的吗?

    “达瓦的鱼竿?我在乔志远那些鱼刊杂志上看过,一根就好几万,贵一点的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柳正荣不惊咂舌,顾澈果真是s市的豪门,出手就是不凡。

    那几盒上等的珍贵人参和鹿茸,说不准也值不少钱,待会等她弟弟弟媳过来,可要利用这个金龟婿来挣几分脸面,他们可是狗眼看人低很久了。

    昨天顾澈找人给柳父换了私人病房,她弟弟弟媳们总算不对她冷脸冷语了,但还是瞧不上。

    乔依然看着自己妈妈算计的模样,她忐忑不安地只想尽快离开这个病房,脑袋瓜里想着要找什么理由先走。

    她生怕她妈妈比照最贵的达瓦鱼竿找顾澈要东西,她妈妈那种贪得无厌的人,看着能挤出来钱来的人,更会狮子大开口,指不定一开口就是几百万甚至更多。

    紧盯着自己妈妈那快要蠕动的唇,乔依然抢在她妈妈动嘴之前,抱着顾澈的胳膊,可怜兮兮地说,“老公,我想回家,脚有点疼。”

    她皱着眉,扶着额头,柔软的身子把重心全部放在了顾澈身上,就算这时候顾澈要带她去进行脚部手术她也认了。

    她是真的很怕,贪婪的妈妈会让顾澈对她产生反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