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奇葩的家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48章 奇葩的家人

    柳正荣朝乔依然着急地挤着眉毛,着急地朝她摇着头,使了一个不允许的眼神,“依然,别任性,别耍性子。你那脚成天崴,自己回去敷一敷就好了。”

    顾澈那种出生豪门的世家公子哥,应该最烦女人不分场合的撒娇了,况且她也清楚自己女儿压根跟顾澈就没什么感情基础,人家顾澈肯来已经算不错了,她不能让乔依然作死。

    豪门深似海,万一惹得顾澈不开心了,休了她,那她们全家的脸就没地放了,好不容易过几天富裕日子,她可不想一朝回到一穷二白的时候。

    柳正荣正想准备掐乔依然让她懂事一点的时候。

    就看见顾澈垂眸,紧盯着乔依然的脸庞,把她微蹙的眉眼抚平,又顺势抱着乔依然的腰,醇厚低沉的声音缓缓说着,“跟外公打声招呼,我们就走。”

    愁容满面的柳正荣很是意外,她没想到在家只会低眉顺眼的受气包女儿,尽然得到了顾澈的关心,看样子,这个金龟婿对她大女儿很上心。

    得意了几秒,柳正荣有才意识到,他弟弟弟媳还没来呢,不能让顾澈就这么走了,乔依然这个死丫头真不是个讨喜的女儿,来这么一会就要走,她还没机会炫耀这个富豪女婿。

    怎么一向乖巧会来事的小女儿乔惜梦也还没来呢?

    为了拖延时间,柳正荣一手拎着顾澈带过来的人参和鹿茸,一手拉着顾澈的手递给了病床上的柳父。

    “爸,你看这是您孙女婿给您买的人参鹿茸,这个可是上乘货色,等您吃完,病就差不多好了。”

    病床上的柳父,很虚弱,他的气息很微弱,瘦成皮包骨的胳膊费力地朝着顾澈抬起来,他布满皱纹的眼窝深陷,整个人都被病痛折磨得异常消瘦。

    柳父满意地朝顾澈眨了眨眼,氧气罩上布满了一层雾气,他艰难地想说些什么,手指又朝着乔依然的方向点了点。

    柳正荣立马就会过意,把乔依然的手和顾澈的手放一起,放到了柳父的手里。

    病床上的老人,抖动的手指划过乔依然白嫩纤细的手指时,她恐惧地抖动着,身子不自禁地往顾澈怀里靠近了点,杏眸也因为害怕而忘记了眨眼。

    明明是夏天,而且室内的空调开得是26度,乔依然没道理冷到浑身冰凉的,这种情况刚才在赖柏海的诊所里也发生过。

    看样子乔依然不肯手术的原因跟她外公脱不了干系。

    “外公,我一个小时后还有个大型并购案需要开会,下次来看您。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顾澈说完,不动声色就把乔依然的手从柳父的手中脱离了。

    仍沉浸在恐惧中的乔依然,呆愣地跟在顾澈身边,直到柳正荣掐着她的胳膊的痛感才让她回过神来了,“跟你外公打声招呼再走。”

    柳正荣是一千万个不想让顾澈走,但顾澈都已经说了还有重要会议要开,她也不好再拖住顾澈了。

    说不准今天的会议结果就是明天商业版的头条了,到时候她就可以拿着报纸,指着顾澈买来的礼品神奇地对她弟弟弟妹们说,“哎,我们家女婿为了来看外公,把几十亿的大买卖往后挪。”

    “哦,好”,乔依然逐渐才回过神来,冰冷的手被顾澈握在他的大手掌里,她抬头便碰上了顾澈那深邃不见底的眼神,现在的乔依然已经长大了,结婚了。

    她在心里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乔依然,你别再想以前那些事了,既然从小决定烂在肚子里的秘密,就不要说好了,有些痛苦,你一个人承受就好。”

    随后,她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对着病床上的外公淡淡地说,“外公,您好好养病。”

    说完,她就朝正在茶水间忙碌的爸爸甜甜地说,“爸爸,我先回去了。”

    “茶才烧开,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啊。”乔志远手上还拿着毛尖瓶子,他不利索的腿脚,迈着焦急地步伐从茶水间出来了。

    “你懂什么啊,女婿是做大事的人,喝茶以后有的是时间,乔志远我可警告你,以后跟女婿去挑鱼竿的时候,什么便宜你买什么,不许挑三拣四的选贵的。”

    听到柳正荣这番话,诧异的不止是乔志远,还有乔依然,两父女好奇地盯着柳正荣,又互相交换着眼神,“什么时候转性了?”

    乔志远耸耸肩,又摊了摊手,表示不知道。

    “阿澈,以后有空去家里坐坐,依然的两个舅舅可很想认识你。”哼,到时候要让那两势力的弟弟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豪门,看那两个暴发户还怎么横。

    如果,这是别人家的妈妈,乔依然会觉得这是一般客套的正常话语,但是从她这个能把她学费拿去赌博见钱眼开的妈妈说出来的,她就觉得各种的不可思议。

    “那我们先走了。”不知道自己妈妈今天是抽什么疯,乔依然生怕再待下去,她妈妈就原形毕露了,赶快拉着顾澈就出去了。

    一直到了病房楼下,乔依然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她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没看到她妈妈的身影,她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老公,你快回去开会吧,我自己能回家的。”乔依然把手从顾澈的手里抽出来了,顾澈的行程一向都很紧凑的,今天陪了她这么久,都不知道耽搁了多少工作。

    顾澈捉住乔依然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小拇指,是她左手上有凹痕的那个小拇指,他的小妻子看起来简简单单一人,像是藏了不少秘密一样,“唐浩宇刚发信息,对方改时间了。”

    压根就不存在的会议,又哪有改时间一说,单纯的乔依然也没多想,点了点头,“不如,我们一起回公司上班好了。”

    “你的脚……”顾澈还没说完,他身旁的女人,就朝着不远处边挥手小跑了过去,“惜梦,惜梦。”

    她是丝毫都不顾及她受伤的脚,顾澈阔步朝她走了过去,捉住她的小手,带着她走向了一个青春靓丽烟熏妆的女孩。

    “姐”,乔惜梦无精打采地喊着乔依然,她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手机上,也没注意到乔依然身边还有个男人,她只记挂着,她男朋友怎么还不来消息,难道还没结果吗?

    乔惜梦觉得好烦躁,手摸进口袋想掏出一根烟来解愁。

    “老公,这是我妹妹,乔惜梦。惜梦,这是你姐夫,顾澈。”

    乔惜梦的手在碰到口袋里的烟盒子的时候,就停住了,她好像听到了顾澈,姐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