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突如其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章 突如其来

    眼瞅着明天就是手镯的交易日了,乔依然坐在办公室,心绪烦乱,那晚顾澈在电话里那个态度再加上停掉了他给她的副卡,想必他是不想再让她多花钱了吧。

    心里虽然有些不愉快,但转念一想顾澈都已经把她家里那笔巨额欠款都还上了,也算对她仁至义尽了,何况人家每月还给她八万的家用。

    “自己惹出来的祸,跪着也要去收拾。”乔依然把手机里的联系人打了一圈,借了十万块钱,远远不够那100万。

    这时候她收到了来自他爸爸的一则短信:“下班回家来。”

    她回复了一个好,心里想着要不要回家去找爸爸想办法去筹钱。

    她无精打采趴在办公桌上,不断写着10万,100万,一直数着中间差着几个零,仿佛她数着数着10万就能变成100万似的,她全然不知道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依然,你还差多少?”温润如玉的声音是来自谦谦君子郑彦的,自从郑彦那日在乔依然家楼下情不自禁抱了乔依然以后,乔依然就一直都在躲着他。

    郑彦很想知道那天带走她的男人是谁。

    对于乔依然家里的情况,同事们只知道乔依然父母生意失败,她家有债务而已,郑彦以为乔依然是在烦扰家中的债务问题。

    这是那日郑彦鲁莽抱了乔依然之后,乔依然又躲了他几天,两人第一次正式近距离的对话,这种距离让郑彦有些伤感,多年前他们可是很亲近的。

    她仍旧很尴尬,“郑……郑老师,没事,我写着好玩。”

    乔依然仍旧对郑彦抱她的事情耿耿于怀,她现在可是有夫之妇了。

    “我……我先下班回家了。”气氛怪怪的,以前跟郑彦单独在一个办公室都不觉得别扭,但自从他抱过她之后,她再看到他就会觉得浑身别扭。

    想必是那日的鲁莽伤害了她,有些事看样子还只能慢慢来,郑彦故作轻松朝乔依然阳光一笑,“依然,那天的拥抱没吓着你吧。”

    “没,没有。”乔依然故意躲闪着郑彦探究的目光,她赶紧往包里收拾着东西。

    “那天有个朋友去世了,只是有点感触,所以就抱了你。”希望这个回答能让她放松点,郑彦耸了耸肩,微笑看着乔依然。

    原来是这样,乔依然只觉得心里那股乱糟糟的感觉消散了不少,她终究还是热心的,关切地问郑彦,“节哀。你朋友会上天堂的。”

    郑彦点头表示感谢,乔依然心里记挂那剩下的90万,就匆匆告辞了,但郑彦像是还有很多话没对乔依然说,他欲言又止地一直跟着乔依然。

    “依然,那天那个……”郑彦很早就喜欢了乔依然,但是他一直都没有表白,但是那天那个男人的出现,让他产生了危机,他担忧地继续问着,“他是你男友吗?”

    好奇怪的两人,鸭子先生也要问郑彦是不是她男友,郑彦也要问她鸭子先生是不是她男友?

    “不,不是……我跟他不认识的。”乔依然下意识地就想跟鸭子先生撇清关系,毕竟她找鸭子这件事,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幼儿园的同事,她可是小朋友心目中纯洁的乔老师啊。

    像是害怕郑彦不相信,她还激动地摆着手说:“我真得不认识他,他认错人了。”

    “他哪里有问题”,乔依然神秘兮兮指了指她自己的头,继续认真说着:“他还把我手机给摔坏了。”

    这个答案倒是郑彦没想到的,看样子是他多虑了,“依然,如果你有什么难处,你尽可以找我的,比如借钱……”

    “哦,好的,我知道了。”一说慌就不断眨眼睛的乔依然低着头,生怕被郑彦给看出来了,还好回家的公车来了,“郑老师,我回家了,再见。”

    “依然,再见。”一直低着头的乔依然如果抬头看向站台,就会看见郑彦那张温润如玉的脸,正含情脉脉看着她,直到公车消失在他视线。

    回家的路上,乔依然给她爸爸打电话,却关机了,家里座机又没有人接,妈妈和妹妹的电话均关机了,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滋生了,一直反反复复打着电话。

    在家楼下的时候,乔依然觉得怪怪的,总觉得身后有几只眼睛在注视她,但是她回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重复几次回过头,却没看见人之后,乔依然抱紧包包,一心只想赶快回家,见到家人就好了。

    哪知道当她气喘吁吁赶回家的时候,有两个体型肥壮,穿着背心的纹身大汉站在她家门口。

    这种场景乔依然有些熟悉,在她家债台高筑这些年里,这种高利贷上门的场景也时有发生,她惯性似的就往楼下跑。

    可跑着跑着,她才意识到她家的债务不是已经偿还清了吗?那她还跑什么跑。

    “追,刚才那个臭三八跑了,她应该就是姓乔的女儿。”未等恐惧的乔依然问清楚,她的眼睛和嘴就被封住了,然后就被塞进一辆车里。

    车里混杂着难闻的味道,没有鸭子先生车里好闻的香味,他们究竟是谁,干嘛要抓她,为什么又提到爸爸了?

    乔依然真的好怕,这次被抓走,她的直觉告诉她,他们一定比鸭子先生还要恶劣,这可怎么办才好?

    那几个彪型大汉,不时掐着乔依然的脸蛋,假装撞到乔依然来吃她的豆腐,她心里的委屈随着咸咸的泪水滑落了,纤细的手紧紧握着,指甲都快把她手掌心划破了……

    终于车停了,瑟瑟发抖的乔依然被彪形大汉扔进了一个包间,一个秃顶的老头正色眯眯盯着乔依然。

    这个老头满脸横肉,脖子上的金项链快比乔依然的胳膊都粗了。

    “废话不多说了”,秃顶老头的眼色变得狠戾,“你老爸乔志远,欠了我100万本金,说了三天还钱,现在一个礼拜都过了,不仅一毛钱没见到,他居然给我玩人间蒸发。”

    爸爸不是说顾家已经帮忙把钱都还清了吗?疑惑的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她的声音因为刚刚在车上的哭泣有点嘶哑,“我爸爸的高利贷早就还清了。”

    “哼”,秃头老头面露狠色,他粗短黝黑的手指在乔依然的白皙小脸上甩了一巴掌,很快原本娇嫩的脸蛋上立马就有了五个粗短的手指印。

    “贱人,当老子吃饱撑的慌?”秃顶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按有乔志远手印和签名的借条。

    “这是假的吧?”乔依然第一反应就是假的,可是他爸爸右拇指那靠近拇指处的特殊纹路,让她忐忑不已,那的确是她爸爸的指纹。

    “假不假,你找你老爸出来对证,反正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开始收账了,待会你给我去夜总会陪酒,直到钱还清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