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我要回家-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0章 我要回家

    乔依然虽然不聪明,但终究是个女人,还是个时常有危机感的女人,她疾步小跑到了顾澈身边。

    “老公,给。”因为小跑气还没喘匀,乔依然把手上的冰冻的葡萄汁递给了顾澈,她警惕地问着,“你们认识?”

    她一边换着气,一边观察着顾澈对面的女人,她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明目张胆在大白天的盯着她的男人看。

    定睛一看,原来这个女人是昨天她在外公病房外遇上的那个女医生,昨天还对这个女医生有不少好感的,可是就凭她看顾澈那不单纯的眼神,乔依然心里对她的那些好感就逐渐变成反感了。

    顾澈拭着乔依然鼻梁上的汗珠,眸底涌出一丝森严,“再跑,小心截肢。”

    “再不跑,老公都要被人勾走了。”乔依然心里叹息着,嘴上忍不住又问着,“老公,你们认识吗?”

    她望了望顾澈,又望了望对面的女医生,他们认识吗?

    “不认识。”顾澈淡淡地回应着,抽出西装外套口袋上的手帕,在乔依然红扑扑的脸蛋上擦着汗,又给她把凌乱的头发整理好。

    高雅澜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叫顾澈“老公”,而且他还不反驳。

    他是结婚了吗?

    顾澈不是说过他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的吗?

    这个小女孩应该只是他的新女友而已,现在小女孩不都是爱叫自己男朋友为老公的吗?

    高雅澜旁若无人地注视着顾澈,那么多年的记忆全都扑面而来了,曾经对她无限霸道的男人就这样遇上了。

    “真的不认识?”乔依然狐疑了,她觉得这个女医生看顾澈的眼神就很热烈,完全就不当她存在一般,乔依然忍住心里的不爽,把冰冻的葡萄汁递到了女医生面前。

    “医生,谢谢你昨天关心我的脚,请你喝杯葡萄汁。你现在是要下班了吗?”喝了她的葡萄汁,就不要再打他老公主意了。

    乔依然又细心观察着顾澈的反应,他始终都没看眼前的女医生,他薄唇轻启,“你们认识?”高雅澜居然已经接近这个笨女人了。

    “嗯,见过一面,这个医生看出我脚崴到了,想热心的送我去看骨科。”这样子是不是就是在给这个女人加分啊,她怎么这么笨,在自己老公面前说别的女人好。

    收敛起那止不住的回忆,高雅澜也有着她自己的骄傲。

    既然顾澈都已经说他们不认识了,她又何苦自讨没趣,“我不是医生,我是来医院做义工的志愿者,遇上了顾先生,想问他有没有兴趣赞助我们义工组织。”

    这个回答,足以让乔依然消除了顾虑,难怪这个女医生看顾澈那么热切的,原来是想要赞助。

    乔依然心里的危机解除。

    “老公,你不同意吗?这个姐姐,可是超级有爱心的。”乔依然想起自己大学时候在社团的时候出去外面拉赞助,求爷爷告奶奶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她就想着能帮就帮。

    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女人,顾澈揉了揉她细软的头发,捏了捏她的鼻子,“既然顾太太都吩咐了,我会让唐浩宇直接联系医院的义工组织。”

    顾太太,高雅澜微怔,真的结婚了吗?

    高雅澜很清楚的记得她以前和顾澈一起的时候,顾澈从来都没对外宣布过她的身份。

    被时光历练过的高雅澜,已经能从容应对心里的波澜不惊,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感激着,“那我就替义工组织感谢顾先生,顾太太了。”

    “回家吧。”顾澈揽着乔依然的细腰,低声着,乔依然点点头,又朝高雅澜挥了挥手,“姐姐再见,现在外貌跟心灵一样美的女生不多见啦。”

    高雅澜跟他们说完再见之后,很快就转身了,她的不舍,是不会让顾澈看见的,当时她说的话,就要贯彻到底。

    回家路上,乔依然觉得好险,幸好那个美女姐姐只是义工,如果是顾澈前女友,她就要哭死了,那个美女姐姐的气质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赞。

    那是一种仙女掉进了人间的感觉,她的一颦一笑,都很有韵味,比那种长着一张妖娆勾人的脸,更让人难以忘怀。

    “刚才那个姐姐,就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那种。”小女人纠结的心里又开始作祟了。

    顾澈凝着前方的路,双手把这方向盘,不咸不淡地说着,“本来决定不让你脚上的手术了,既然你想做手术,那就送你去找赖柏海。”

    “老公,我不要。”乔依然激动地就想打开车门,“我不做手术,我要回家,回家。”

    只是可惜,车门一直死活打不开,急的她都想跳窗了,顾澈按住她的手,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还是冰冰凉凉的。

    蓝牙耳机接通了赖柏海的电话,“给依然采取保守治疗,不给她动手术。”

    什么?

    不动手术?

    乔依然差点被急哭了,她愤恨地把顾澈的手推开,“顾澈,你再这样耍我,我就真的不喜欢你了。讨厌死了。”

    “你干嘛害怕做手术?”顾澈单手握住乔依然的小手,他的指腹停留在乔依然小拇指那凹进去的一块。

    害怕手术,一提到手术就全身发凉,手上有疤痕,外公,这些都有联系吗?

    “哼,我才不要跟你这个大骗子说话。”那些不开心的回忆,就烂在脑海里算了。

    她现在只想好好生活,她主动把她的手指插进了顾澈的手指缝里,同他十指交叉的感觉真好,这个男人恶劣归恶劣,但谁让她喜欢呢。

    为了方便保守治疗,顾澈便让乔依然收拾好行李搬去西郊别墅住,方便云姨照顾她。

    当乔依然收拾好行李之后,再次确认,“老公,你真的不用带衣服去西郊别墅吗?还是你压根就不过去住。”

    顾澈从床头柜里拿出几盒东西塞进了乔依然的行李箱,拎着她的行李箱就往楼下走,“担心孤枕难眠,后悔昨晚没吃饱?”

    这个死不正经的男人,乔依然真想用鞋子砸死这个不要脸的老男人,“哼,不去最好,我正好趁这段时间静一静,细细回想一下,你究竟欺骗我,耍过我多少次,我好跟你算总账。”

    再次来到西郊别墅,心境和以前很不一样,上一次走离开西郊别墅的时候,是跟当时的“鸭子先生”决裂打算老死不相往来的时候。

    想起当时伤心离开西郊别墅的难受心情,乔依然就把顾澈恨得牙痒痒的,看到亲切又熟悉的云姨,乔依然有些害羞得抬不起头了。

    “这下子总该是两口子了吧。”云姨笑意盈盈地把乔依然迎进别墅,乔依然捂着脸娇嗔着,“别取笑我啦,云姨,没想到您居然跟顾澈一样无聊耍我玩。”

    “你们年轻人的情趣,我这个老太婆不懂。”云姨接过乔依然的行李箱,带着乔依然往一楼客房走了去。

    “不懂,您还帮他骗我?”除了云姨配合顾澈耍她的这一点,云姨还是个很不错的长辈。

    云姨意味深长看了看一直跟在她们后面的顾澈,“要不是我这老太婆尽力配合,那有你们小两口如今的甜甜美美,两人都相亲相爱到忘记来看我这把老骨头了。”

    “讨厌他,谁跟个大骗子相亲相爱。”乔依然有些纳闷,怎么她来西郊别墅还住客房,她可是顾澈的老婆啊,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