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我们回家生猴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1章 我们回家生猴子

    乔依然闷闷不乐进了客房,“嘭”地一声,把顾澈关在了外面,“回你自己房间去。”

    她可是顾澈的合法老婆啊,以前来西郊别墅,云姨可是很期待她住在顾澈房间里的,怎么到了现在还不让她住顾澈房间了。

    “阿澈不是说你脚伤了吗?我就想着你上下楼梯不方便,干脆住客房好了,即熟悉又方便。”云姨把乔依然的行李箱放地上,打算把衣服给拿出来。

    又怕乔依然误会什么,就打开衣柜,“喏,你看,阿澈的衣服我也给拿下来了,两口没有分房睡的道理。”

    小心思被戳破了,好丢人,好尴尬啊!

    更让乔依然始料不及的是,云姨蹲在她行李箱旁边,喃喃自语着,“我得打电话让老太爷别急,他大孙子和孙媳妇还在避孕,他日盼夜盼的重孙还得等上一段时日了。”

    什么避孕?

    云姨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鬼?

    乔依然此刻只想死,云姨手里拿着的那两盒东西,其中一盒还拿倒了,那里面那一小袋的东西就肆无忌惮地掉在地上了。

    棕色的地板上竟是那五颜六色的避孕套,羞得乔依然蹲在地上立马捡起来塞进了行李箱的隔层里,她的脸颊红的快要把她毛细血管给灼伤了。

    “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就出现在我行李箱里了,我明明没放进去的。”这么私人的东西坦露在长辈面前,怎么一个丢人就能概括。

    “顾澈,该死的顾澈,应该就是他放进去的。”乔依然恨不得把头埋进地板里面,这要她以后怎么在云姨面前做人。

    云姨想起了蔡媛媛总跟她抱怨“阿澈哥眼里只有那个小妖精,压根就没有我这个妹妹了”,看样子那铁石心肠的男人,是逐渐被温柔如水的乔依然融化了。

    云姨很开心顾澈的这种变化,小两口子干材烈火的就好,感情好了,还愁没孩子吗?

    “依然,云姨眼睛不好使,这型号的字写得太小了,你待会把型号给我,云姨给你们在家里备上,以后你也不用难为情地带来带去了。”

    苍天啊,请赐予她一道闪电把她劈死好了,真的不想活了,乔依然磕磕巴巴把避孕套全受收进了行李箱的隔层,“不……不用了……不用麻烦您了。”

    “你这孩子,收起来干嘛,到时候用的时候,阿澈该找不着了。”云姨咧着嘴笑着乔依然都快把头折断了。

    这个年纪轻轻毫无心机的乔依然,真是越看越顺眼,阿澈在天上的妈妈看见应该也能放心了吧,阿澈他总算结婚了,跟乔依然总算圆房了。

    眼睁睁看着云姨把那些避孕套放到了客房的床头柜里,乔依然觉得全身尴尬,“云姨,我自己收拾行李就好了,您回去休息一会吧。”

    说着话的同时,就把云姨往房间门口送,云姨笑得合不拢嘴,“傻孩子,害什么羞。”

    坐在客厅里喝茶的顾澈,听到客房开门的声音,眸光瞟了过去,就看到了一脸红晕低着头的乔依然,和笑的皱纹又深了好几道的云姨。

    “阿澈,依然有话跟你说,赶快回房。”云姨眉眼里尽是满足的笑意,朝顾澈挥了挥手。

    乔依然是始料不及云姨会来这一招,她跺了跺脚,无辜地望了望云姨,又怒视了一眼顾澈,“我才没有叫他。”

    “嘭”地一声,乔依然再次只留个房门给顾澈。

    把门反锁上的乔依然守在门背后,还好他没来,真没想到云姨这么爱陷害她。

    不一会,乔依然听到了门口响起了汽车启动的声音,怕他进来,但是他走了,她心里又有些失落。

    “那个都带上了,他总该会回来睡觉吧。”乔依然怅然若失地想着。

    只是一瞬间,她就忍不住骂她自己怎么就生出了这个没出息的想法,“他都耍你那么多次了,说了不让他碰,就得说到做到。”

    待乔依然洗完澡,裹着浴巾,长发湿漉漉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讶异地望着床上,“你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该死的顾澈怎么躺在她床上?

    他朦胧的双眼,不经意地掠过乔依然,淡淡吐出一字,“蠢。”

    最后他深邃的鹰眸停留在那松垮的浴巾顶端,他小妻子出浴图可真养眼。

    这个呱躁的女人,难道不知道她气呼呼说话的时候,那柔软的两团直往外窜吗。

    “看什么看,吓得乔依然把浴巾又裹紧了点。”这个满肚子坏水的男人绝对是不安什么好心,大半天就那么虎视眈眈看着她。

    刚才云姨那么取笑她,都是怪他往她行李箱里塞那些东西,“顾澈,你干嘛要把……这些放我行李箱里。”

    恼怒的女人,直接拉开床头柜,把那花花绿绿的套子朝着顾澈的身体扔了过去。

    顾澈睨了一眼那些,就欣赏着他小妻子那因为生气又害羞的精彩表情,他微微勾起身子,把生气的女人拉到了怀里,“想给我生宝宝了,所以不想用?”

    女人独有的清香,混合着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味,让乔依然全身闻起来都香喷喷的,她湿漉漉的头发印的他衬衣上尽是水滴。

    一向有洁癖的男人并不觉得脏,他扯过乔依然身上的浴巾裹着她头发。

    “你干什么,大白天的。”白花花的身体突然暴露了出来,让乔依然很羞耻,她拽过被子盖住了他们的身体,又杏目圆瞪,“别异想天开了,谁要给你生,你都把我当傻子耍,谁傻谁给你生。”

    “老婆,想用什么口味的?”他低沉醇厚的嗓音让乔依然更加恼怒了。

    有了被子的遮挡,顾澈更加肆无忌惮了,他把乔依然紧紧搂在怀里,另一只手在她身体上游走,深邃的鹰眸紧紧锁着涨红着一张脸的女人。

    他们的距离很近,她好看的杏眸里全是他丰神俊朗的样子,他瞳孔里也只有害羞的她,他温热的气息让她差点就沉醉了,身子经过他的触碰,也软绵绵的了。

    “都说了不用,听不懂人话吗?”这个男人太无耻了,乔依然紧张地望着窗帘关了没,云姨会不会突然从外面进来。

    大白天被人看见他们这样,让人不误会都难。

    “所以,老婆是要给我生孩子了?”顾澈吻着乔依然的脖颈,声音低沉问着。

    “不是。”乔依然双手推搡着顾澈,把他那不规矩的手扯掉了,顾澈随手在床上捡起一个刚被乔依然撒在床上的套。

    “老婆,就用这个吧。”顾澈把那东西塞进乔依然的手里。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又给她设圈套,乔依然艰难地辨抗着,“我不给你,也不想给你生孩子。你是故意的,谁说要给你生孩子了,你别碰我,在你没彻底……”

    认识错误还没讲出声,就被封住了口。

    窗帘被大风挂起了边,被子被两人也拱得老高,一室涟漪,难舍难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