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2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乔依然才睡醒,她只觉得身子像是被狠狠碾压过,房间里还残有那让人浮想联翩的味道。

    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裹上了一个速干的头巾。

    下午那一帧帧让人脸红的画面全浮现在脑海了,她万万没想到大白天就被顾澈那头饿狼吃干抹净了。

    耳边还有他坚定的保证,“老婆,保证不碰到你脚,放心给我。”

    今天的他不同于以往那么莽撞,而是温温柔柔进行着那一切,想起那些,乔依然觉得她完全就不是她自己了,她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还回味着那事。

    “叩叩”,几声响起,云姨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依然,你是出来吃饭,还是我给你端进去。”

    “我出去。”乔依然恐惧地把身子缩成了一团,受伤的脚也被她冒失的动作扯到了,疼的她眉头紧蹙。

    云姨要进来看到她光溜溜的身子尽是痕迹那还得了,还有那股味道,太没脸了。

    几分钟后,乔依然顶着一张红润的脸出现在餐桌上,蔡媛媛也在,她轻轻唤了一声,“媛媛,你也在这里。”

    “我每天住在这里,吃在这里,偏偏你今天来了,都已经快七点,还没吃晚饭,知不知道七点后吃晚饭,我会多长很多脂肪的。”蔡媛媛不耐烦地用筷子把碗敲得直响。

    乔依然这才注意到,云姨才往桌上端菜,她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的原因,让所有人都等她吃晚饭,“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以后”,蔡媛媛夹菜的手顿了顿,她瞪着乔依然,“你要在这里长住?”

    “你阿澈哥说,我修养这段日子都住在这里。”虽然顾澈就近在她身边,她有些不好意思去看他,低着头说着话。

    因为不想让云姨把饭送进房间,她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体,总感觉她身上还有不少顾澈留下的味道。

    夹了一口菜的蔡媛媛看到乔依然这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举手投足就是个十足的小妖精,这小妖精都赖到西郊别墅了,是不是想进一步算计阿澈哥。

    “小妖精”,蔡媛媛才叫出个两个字,就感受到顾澈那可以把她凌迟的眸光,她嚼了两口饭,没好气继续说着,“休养,你去医院,干嘛来西郊别墅,晦气。”

    正在夹鱼块的乔依然,听到蔡媛媛这样说,愣住了,她手抖了抖,又觉得不好意思,就把筷子缩了回去,“对不起。”

    顾澈不动声色地把鱼块夹到了乔依然的碗里,他锋利的眸光才移到蔡媛媛脸上,她就立刻低头扒着饭,她愤恨地想,阿澈哥已经完全被小妖精迷惑了。

    乔依然从来都没想过来西郊别墅会让别人觉得不妥和晦气的,她咬了咬下嘴唇,“只是崴脚而已,并不是什么其他病,不会传染。”

    顿了顿,又说,“媛媛,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看样子蔡媛媛还是没有原谅她,还以为上次帮她挑礼服,蔡媛媛就消气了呢?

    “食不言,寝不语。”蔡媛媛丢下这句话,就安静了,她心里默默盘算着,她总会有办法把这个碍眼的乔依然赶走。

    饭后,蔡媛媛无精打采地发了个朋友圈:讨厌的人怎么还不回家。

    反正她也没加乔依然好友,就算指名道姓骂乔依然也没事。

    没多久,一声消息回复的声音,蔡媛媛就看到了郑子珺的留言:告诉姐姐是谁欺负了你。

    两人聊了几句,就相约去外面喝咖啡。

    咖啡厅里,郑子珺早已等候着蔡媛媛,今日的郑子珺没有往日里那傲慢端起来的架子,而是一口一口“妹妹”亲热的叫着蔡媛媛。

    蔡媛媛只是把她讨厌乔依然的事说了,并没有把她偷听方睿霖沈博文怀疑乔依然是有目的待在顾澈身边的事说出来。

    “子珺姐,我是真的很讨厌她,我才不会叫她嫂子呢。如果子珺姐,你是我嫂子该有多好,我可是很喜欢跟你聊天,我们品味还相近,不像那个乔依然,整个就是个小丫头片子,土得要死。”

    染着朱红指甲油的手,顿了顿搅拌咖啡的动作,“媛媛,不如,我来当你嫂子,反正我一直都很喜欢你阿澈哥。”

    “真的吗?子珺姐,原来你认识阿澈哥?”蔡媛媛有些震惊,他们怎么会认识。

    郑子珺眼角上扬,“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当年要不是高雅澜的出现,说不准我跟你阿澈哥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如果不是高雅澜的出现,顾澈多年前就是她郑子珺的了。

    那年,她跟顾澈还是中学生,偏偏在郑子珺表白之前,来了一个转学生高雅澜,自从高雅澜来了之后,顾澈的眼里就容不下别的女生了。

    “子珺姐,我们真是知音,那个高雅澜,我也很讨厌她,成天以为她自己是女神,那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多一个帮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蔡媛媛已经在憧憬乔依然被赶出去的美好画面了。

    郑子珺递给蔡媛媛一张私人晚宴的邀请函,“法国著名的设计师皮特先生,正在s市选一个合作人,听说高雅澜是热门人选,作为消费者的立场,我是更喜欢你的设计。”

    “还是子珺姐把我当自己人。”蔡媛媛完全没想到单纯的吐槽竟然有这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抿了一口咖啡,郑子珺也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说着,“这就是缘分,我在你店里买了那么多次衣服,都还不知道你就是阿澈的妹妹。”

    她轻叹了两声,“这世界还真是小。”转了一大圈,顾澈迟早也会是她的。

    “这是你跟阿澈哥的缘分,我们现在得开始着手计划一下怎么把乔依然那小妖精给赶走。”这才是蔡媛媛最关心的,至于郑子珺能不能当她嫂子就看她的造化了。

    那个不起眼的乔依然,郑子珺压根就没把她当对手,那个小丫头片子充其量只能满足男人对年轻**的喜爱罢了。

    这两人畅谈甚欢,两人临分手的时候,郑子珺点了点她劳力士的镶钻手表,“妹妹,都已经十点了,姐姐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我送送你。把你车子停这里,改天来拿。”

    “行。”

    醉翁之酒并不在此,她先去摸清楚顾澈在西郊别墅的住址,以后好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