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顾太太的幸福生活-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3章 顾太太的幸福生活

    已经在西郊别墅休养了一个星期的乔依然,起初觉得每天吃完睡完起来继续玩的日子很惬意,可渐渐就觉得无聊了,总想出去溜达溜达,可顾澈不同意。

    这日,赖柏海给乔依然做完理疗之后,用着极其同情的语气问着,“童养媳,要不要跟哥哥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好。”乔依然黑如葡萄的眼睛里闪烁着说不出的兴奋,“赖医生,我再待家里铁定会发霉的。”

    “你家老公不是怕你无聊专门给你安排了一个小保姆陪你聊天吗,怎么搞得像是在家里坐牢一样?他当时可是专门让唐浩宇挑的一个会讲话,长得不苦相的姑娘。”赖柏海打趣着。

    乔依然仔细扫视了一边四周,确定没有了云姨和新来的保姆小梅,偷偷说着,“那完全就是个小间谍,事无巨细给顾澈报告。”

    “连我吃几口鸡蛋都汇报的人,我看她是瞄准机会就想跟顾澈说话,可能是我老公声音太好听了。”

    这个小梅倒是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总好奇顾澈长什么样子,有点八卦她和顾澈是怎样认识的。

    “这飞醋酸的我牙都要掉了,人家小姑娘连你老公都没见过,每天就通一个电话,怎么就容不下了。”

    赖柏海打心眼里是觉得顾澈太小题大作了,一般像乔依然这样的情况,又没有手术,只要加强蛋白质营养,做好保健,就行了,他非得让乔依然忌口。

    这不馋的乔依然可怜兮兮求着赖柏海,“赖医生,你带我去市区,我请你吃烧烤,我再不吃点辣椒或是烧烤,人都要发霉了。”

    顾澈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赖柏海可是不敢忤逆他的,“跟顾澈对着干,指不定我就得回家自己给自己缝伤口了。”

    “那你干嘛要勾引我,说带我出去玩,你跟顾澈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你把我脚说的那么严重,还说到需要动手术,顾澈也不会这么大惊小怪的,都怪你,两次伤害我。”乔依然方才欢喜的小脸,立马就变得闷闷不乐了。

    这倒是让赖柏海不忍心拒绝乔依然的请求,相处了几天,他觉得顾澈的童养媳蠢萌蠢萌的,没事逗逗挺有意思的。

    方才云姨带着小梅去别墅后面的果园摘樱桃了。

    他估计着一时半会她们也回不来,他想了想,“我先去开车,你自己慢慢走出去,走个500米左右,你上我车。避免被你家那监控拍到,要不然,你老公能活剥了我。”

    “就这么说定了。”乔依然的笑脸马上就浮现了出来,让赖柏海不得不感叹这童养媳压根就是个小孩子,说变脸就变脸。

    “我这种扭伤和扁平足压已经没什么大碍,可顾澈就是不让我出门,他有空就亲自盯着,他不在家就让云姨和小梅盯着我,总之就是不让我出门,真要被他逼疯了。”

    抱怨完,她就回房开始准备出门了。

    五分钟后,当乔依然按照原计划才打开赖柏海的车门,不知道从哪里就跑出了一群黑衣人,把赖柏海的车子饶了一圈。

    他们一个个带着黑超,身材高大魁梧,看起来杀气重重的。

    “糟了,该不是遇上仇家了吧。”乔依然下意识地就往赖柏海的车里钻,可是车门却被其中一个黑衣人给拉住了。

    那高大的身躯,朝她弯腰致歉,“太太,顾先生不让您出门,请下车。”

    好不容易从别墅溜出来,可不能就这么回去了,乔依然想蒙混过关,她心虚地不停眨着眼睛说,“我,我是去找,顾先生的,不信,你打电话问问。”这个顾澈什么时候弄来了这么多黑衣人。

    “太太,顾先生吩咐过只有他能带你出门,其他人一概不许。”

    驾驶座的赖柏海捂嘴大笑,“童养媳,我觉得你跟金丝雀很像。”

    乔依然不愿意下车,最终是被大个子保镖带着手套扛回了别墅。

    灰头土脸的乔依然闷闷不乐地回到别墅,在电话里臭骂着顾澈,“我要找律师告你,你这是禁锢我,侵犯了我的人生自由权,气死我了,你今晚回来给我小心点,我,我,……”

    气急败坏的女人,连续“我”了半天,就说不出话来了,简单如她,那能想得出顾澈不让她出门居然动真格到了出动保镖的地步了。

    正在办公室跟沈博文,还有福泰鞋业陈琳娜商谈具体合约的顾澈,瞟了一眼正在逐字逐句敲定最后合约的沈博文。

    “沈律师,顾太太想请你打官司,问你什么时候有空?”

    压根就不知道具体事情的沈博文,狗腿地回答,“随时。是关于哪方面的,我处理完手上这份合约就可以着手准备了。”

    “喂,你办公室还有人,怎么还跟我闲扯这么久,你丢不丢人,上班你不好好工作,还不干正经事。”乔依然完全没想到顾澈办公室还有人在,说完立马挂上了电话。

    好丢人,她刚才可是扯着嗓子在吼顾澈,也不知道别人听见了没,会不会觉得她乔依然太凶了,会不会给顾澈丢人了,他堂堂一个大总裁被老婆吼。

    乔依然总结了她自己三个字“没出息”,就生着闷气回房午睡了。

    状况外的沈博文,以为顾澈挂了电话会仔细跟他说一番,哪知道顾澈冷着一张脸,语气薄凉,“看我干嘛,合约没问题了吗?”

    一直静静看合约的陈琳娜,倒是听出了一些端倪,看样子顾澈肯入股祥泰鞋业还要他们开辟一条专门为扁平足的生产线是为了乔依然,或许她可以为福泰鞋业多谋点福利。

    “顾总,我有个大胆的提议,扁平足人群最讲究的是量体定制,但是手工做鞋模始终还是会存在很多偏差,能不能借用dl集团的大型计算机帮我们还没上市的鞋子测算出精准的数据,然后做出最精准的鞋模。”

    陈琳娜在赌,赌顾澈对乔依然的感情,动用dl集团的大型计算机测算出精准的鞋模标准,那是一件利润小得可怜的做法。

    从前期收集各种扁平足的数据,到并不客观的销量预估,几乎没人会接受这个建议,这也是顾澈一直保持不投资福泰鞋业的原因所在。

    “借用可以,但利润需要在改变一下。”

    果真是商人,疼老婆的同时也不忘记要发一笔财,陈琳娜望着顾澈在合约上写的新的分成比例,直接从三七分改成了一九分。

    “合作愉快,我挺羡慕顾太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