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焦灼的不安-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5章 焦灼的不安

    他们以前的关系肯定不错,要不然也不会存在这个小相册。仔细一想好浪漫啊,他们相识了那么多年,中途可能还热恋过,虽然最后阿澈哥娶了你,但是生命中曾经出现过这样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恋,还是很幸福的。”

    蔡媛媛沉醉在她勾画的虚拟世界里,她得使乔依然相信,“他们那样子的感情,就算是到了垂暮之年,想起都能感觉到心头热热的。”

    乔依然回房的时候,感觉眼前一片苍白。

    躺在床上的乔依然,脑海里全是顾澈各个年龄段和郑子珺的照片,她心里恨得牙痒痒。

    难怪上次见到郑子珺,她会要顾澈以后结婚找她,原来他们两人有段不得不说的往事。

    心里抽痛的很厉害。

    明知道多金又帅气的男人不可能感情世界是一片空白的,可当照片一张张显现在眼前的时候,她没有办法接受。

    那个郑子珺比她家世好,比她成熟,比她有阅历,更重要的是比她拥有更多和顾澈的会议。

    到了凌晨俩点,她还没睡着,而身边的人也还没回来,她一直握着的手机,忍了很久,还是没给顾澈打过去,她怕,打过去是别的女人接的,更怕是那个郑子珺接的。

    “阿澈,下次结婚找我。”自从今晚看完那些照片,乔依然的脑海里一直浮现了这句话。她想逼她自己睡着,别胡思乱想,可是一睡着,她就被梦惊醒。

    梦里,顾澈和郑子珺手牵着手,他们两人相亲相爱的,乔依然蹲在地上捶胸顿足哭着,她求顾澈不要离开她,可顾澈压根就听不见。

    “老公,老公。”乔依然又一次被自己的叫声和梦魇吓醒了,她胳膊朝身边横了过去,还是冰凉一片的。

    带着失望的心,她不敢睡着了,一直瞪眼到了客厅古老的挂钟敲了四下,她才眼皮发困,可她不敢睡,怕做噩梦,插上了耳机听起了音乐。

    没多会,就感觉房间有人进来,她艰难地睁开眼皮,只感觉床深陷了一点,身边多了个人。

    是熟悉的薄荷香,乔依然扯掉了耳机,趴在身边人的肩头,仔细嗅了嗅,语气责怪,她透着月光,直勾勾盯着他如黑曜石一般的鹰眸,“你怎么才回来?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出去找女人了?”

    以前乔依然看电视就很烦那种太太逮着晚归的丈夫问个不停,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云云,她万万没想到她自己竟然也做了这种事情。

    可她就是怕,以前没看到过那个小相册的时候,最多只是在心里有过一些不存在的假想敌,可今天看到那真真切切的相册,她是真的怕了,那个郑子珺对顾澈一看就是余情未了。

    “小东西,要检查一下你老公还能不能交出功课吗?”顾澈怕打扰他小妻子睡觉,故意在楼上的浴室洗完澡才下来。

    现在看来他是多虑了,他凝着乔依然,指腹划过她细长的杏眸,喋喋不休的嘴唇。

    满心烦躁的女人,抱着顾澈的胳膊,“不要扯什么功课……”想问他有没有在外面找女人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他一个翻身压在下面了。

    “把你老公榨干了,就不用担心他在外面有女人了。”

    黑曜石一般的鹰眸在黑夜里透着危险的信号,乔依然微微起身,注视着她的男人,一向在做的时候,害怕他灼热滚烫的目光,她都会选择闭上眼。

    可她今天出奇的瞪大了眼睛,和他对视着,她想看清楚他眼里有没有她,“老公,老公。”

    “这么急。”低着吻着全身香喷喷的女人,顾澈不一会就把她吻得七晕八素了。

    两人在彼此身上得到满足后,顾澈就昏昏沉沉入睡了。

    像是把失去顾澈一样,乔依然像个乖巧的猫咪,紧紧地躲在他怀里,静静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她好想知道他所有的过去,她不要别的女人比她更了解她的男人。

    早晨,顾澈还是照常七点起床,乔依然有些心疼他,“你昨晚那么晚回来,干嘛不多睡会。”

    “饱了就不困了。”凝着自己小妻子的一脸黑眼圈,顾澈一边系着领带,一边平静说着。

    正抱着他外套的乔依然,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奇望着他,“还没吃早餐,饱什么饱,你是不是还没睡醒。”

    一大早就忍不住逗逗着这个小傻子,“男人的饱,不一定是指嘴,昨晚……”

    那不怀好意的眸光在乔依然的脸上肆无忌惮地扫来扫去。

    反应迟钝的女人,才忽然想起这句话的内涵,昨晚他说什么喂饱了他,就不用担心他在外面有女人,小脸被红晕覆盖住了,“饿死你才好。”

    目送顾澈上班后,乔依然心里空落落的,她思绪总是回到了昨晚那个小相册,蔡媛媛一大早就出门了。

    关于顾澈的过去,还有他的前女友们,昨晚那个小相册对她来说就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开启了她对顾澈过去的好奇。

    家里除了蔡媛媛熟知顾澈的一切,还有一个云姨。

    乔依然跟在云姨身后,想问问云姨关于顾澈过去的女朋友,又怕云姨取笑她,就假装闲聊着,“云姨,阿澈和他妈妈长得像吗?”

    以此为接入口,提到以前的事,看能不能套出云姨的话,乔依然对顾澈和郑子珺的事情很好奇。

    正在擦桌子的云姨,表情有些复杂,淡淡地笑了笑,“像。”

    “有没有相册,我能不能看看?”乔依然对顾澈的妈妈长相好奇归好奇,但是她更想看看属于顾澈正常生活的相册是怎样的。

    会不会也有郑子珺,那个女人在他生命里是不是曾经占据过很大一块。

    云姨带着老花镜,拿出了顾澈从小到大的相册,第一张照片就是昨晚在那个小相册看到的那张刚出生的顾澈被护士们围了一圈,他妈妈在一旁的照片。

    只是今天这张要大很多,“云姨,阿澈的妈妈好漂亮。”

    一边快速翻着相册的乔依然,一边仔细检查着有没有郑子珺,相册里,年幼的顾澈笑的是那么的阳光灿烂,一点也不比顾谦冷,只是他发生了什么,变成了现在的黑面神。

    “嗯”,云姨淡淡地,她脑海里浮现了一些往事,“只是太早就去了。”

    对顾澈家里的构造,乔依然只知道他有个爷爷,还有个关系不好的爸爸和后妈,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虽然跟他们关系不亲近,但好歹略有了解,倒是顾澈的妈妈,乔依然一直都没听人提起过。

    她只知道顾澈的妈妈去世了“云姨,阿澈他妈妈是因为什么去世的?生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