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她不会跑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6章 她不会跑的

    云姨瞟了瞟在厨房忙活的小梅,忌讳地说,“依然,你只需要记住千万不能在阿澈面前问她妈妈是怎么去世的。”

    十几年了,当时那一切仿佛还历历在目,一夜之间,少年没有了母亲,也没有了笑容,他的人生差点就毁掉了。

    “答应云姨,千万不能提,知道吗?”看着云姨像是在忌惮什么的样子,乔依然虽然好奇,但还是点头答应了,“我不提。”

    隐约之间,乔依然能感觉到那像是某个秘密一样。

    不能提,那就忍住她心里的好奇就好了。

    一整本相册翻完,也没看见郑子珺,乔依然犹豫再三,咬着下唇,支支吾吾才问出,“云姨,阿澈以前交往了多少女朋友啊?”

    深陷在回忆里的云姨,并没有听清楚乔依然说的话,这让乔依然觉得云姨是存心在为顾澈掩护着什么。

    她不死心,又摇着云姨的胳膊问,“阿澈他是不是交往过很多女朋友,他是不是跟那个郑子珺在一起过很久。”

    慢慢才回过神的云姨,看着正一脸期待的乔依然,抿了抿唇,用着一种天机不可泄露的声势,“想知道?”

    那样子一看就是知道很多内情,乔依然往云姨身边挤了挤,心里是即想知道又害怕知道,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写满了担忧,“云姨,您别卖关子啦,快告诉我。”

    “行,别告诉阿澈是我说的了,我说出来你也别心里难受”,云姨倒是很干脆。

    这下轮到乔依然不淡定了,女人就是这样越藏着掩着的事情她就越想知道,但真相摊开在眼前时候,又踌躇了。

    “算了,您别说了。”绞着自己的裙子,乔依然闷闷不乐地说,那双杏眸瞪得圆圆的,像是谁把她给惹急了一样。

    云姨起身,把相册塞进乔依然的手里,“这么想知道阿澈有没有过多少女朋友,不如你去他书房看看,他书架上可有着那姑娘从小到大的照片。”

    从小到大?

    她下意识的就想起了昨晚看到的那本小相册。

    “是郑子珺吗?他们是为什么分手的?”这两人有着相似的家境,又是从小一起长大,一定就是她了。

    虽然昨晚就看过他们两人过去的照片,可又听到云姨这样说,她心里就更加难受了。

    那个郑子珺如果真的要跟她抢顾澈,她又怎么抢得过,他们共同有过那么多的回忆,还有那么多年的感情,而她跟顾澈才认识几个月而已。

    几个月和十几年,小学生都能算出来的胜负,一种看不见的不安正在侵蚀着她。

    她只觉得眼涩涩的,她狠狠吸了吸鼻子,不让眼泪掉下来,声音也有些发颤,“云姨,我有点困,先回房了。”

    “依然,你听我解释……”

    “云姨,我懂,您别说了。”乔依然不想再听到他们之前的那些事了,她只需要记住她现在是顾太太就好。

    这天,云姨几次三番想找机会跟乔依然说说关于郑子珺的事,全被乔依然找借口躲过去了,她装着没事人一样,“都过去了,不是吗?”

    见乔依然这样,云姨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是觉得那明亮的杏眸像是蒙上了一层灰,没有了往日的朝气。

    下午三点,顾澈打电话给她,“今晚不用等我回家了,我要去隔壁市出差,明早回来。”

    “嗯。”让他少喝酒,爱惜身体的话已经到了乔依然的嘴边,但是她全都不想说,只因为心里还记挂着他和郑子珺过去的那些事。

    这么安静的乔依然倒是让顾澈觉得有些异样。

    “又崴到脚了?”这个小东西成天都是叽叽喳喳的,今天怎么这么沉默,他从昨晚就觉得她有些不妥。

    听着他醇厚低沉的嗓音,凌晨还覆在她身上亲密的男人,此刻觉得好遥远,他曾经居然也属于过别人,“没有。”

    “我不在家的时候,记得守妇道,少费尽心思往外跑。”身边的唐浩宇递给了他一通商业电话,“挂了,老实点。”

    “嘟嘟”地断线声,听得乔依然心里更加烦闷了。

    凭什么他自己成天在外面见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就不让她出个门,“讨厌你,混蛋,你才是不守妇道的男人。”

    古代女人有贞洁带,不知道男人有没有什么保持贞洁的东西,如果有,乔依然可真想买一个套在顾澈身上。

    她那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成熟味道的男人,压根就不能放他出去,指不定又有多少个像郑子珺那样的女人,等着当下一任的顾太太。

    “没门,通通都没门。”乔依然把古董座机的手柄捏着发出了“吱吱”地巨大声响,又重重地把话柄按在了座机身上。

    正在客厅擦花瓶的小梅为了看乔依然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手上的青瓷花瓶差点摔地上了,还好她手快,接住了。

    她趁着洗抹布的空档问云姨,瞄着客厅里仍站在电话前的乔依然,“太太平时看起来温温柔柔,怎么就发那么大脾气。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干活,少打听。”云姨摇了摇头,那个傻乔依然,看样子就是胡思乱想了。

    云姨心里觉得不妥,就给顾澈打了个电话,把乔依然看相册那档子说了一遍,要他好好哄一哄乔依然,顾澈只是淡淡地回答,“知道了。”

    顾澈从小就是云姨给带大了,那完全把他是当成自己儿子看待的,“那傻丫头本来就在胡思乱想,接了你的电话就更加不对劲了。”

    着急的云姨听不到顾澈的回答,却听到顾澈对手下在交待工作,“d市徐总的合约给我。”

    “你究竟知道什么了?你刚给你媳妇说什么了,跟吃了**一样,她现在还站在电话旁跟电话较劲呢?都30岁了,好不容易讨到老婆了,这要气跑了,我看你怎么办?你不回家,还往外面跑什么,这钱能赚得完吗?”云姨捂着听筒,躲在脚落里低吼着,生怕乔依然听见了。

    他这是一点也不急啊,愁死云姨了。

    “有保镖在,她跑不了。”笃定的声音缓缓响起,他正拿着笔在纸上刷刷签着名。

    “你自己看着办,女人是要哄的,保镖看得住她的人,能看得住她的心吗?”云姨真是恨铁不成钢,“你在外面注意身体,少喝酒,指不定随时就要当爸爸的人了。”

    正在签字的手,顿了顿,一直坐在顾澈身旁的唐浩宇倒是把云姨扯着嗓子的话都听清楚了,连忙问着,“顾总,要转头回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