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心乱如麻-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7章 心乱如麻

    前座的司机,把车速减慢了,已经开始往可以掉头的车道靠近了。

    “不用。继续去d市。”冷冽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顾澈抬眸,那锐利的鹰眸剜了一眼唐浩宇,像是在抱怨他擅自做主。

    这个小举动吓得唐浩宇低下了头,猛地他就发觉整个车子的气压变得好低了。

    “唐助理,是直接去开会的地方,还是先去下榻的酒店?”前座的司机也感觉到气氛不对劲。

    可他又必须把路线摸清楚,要不然导航设置不了,冷着一张脸的顾澈他不敢问,就只得问唐浩宇。

    三条黑线在唐浩宇额头,他也不知道今晚要不要在d市过夜,这种气氛怪怪的,他又猜不透顾澈心里想着什么,这要替他拿主意吗?

    这个司机老王真是个补刀老手,就不能自己拿个主意吗,十分钟前,他还在车里给酒店打电话确认房间了,他就不信老王没听见,这个老王真是个不省油的灯。

    d市就那么大点,去了酒店不对,就再改路线嘛,非得这样为难他,这是要他上绝路啊,他冷汗涔涔地注视着顾澈,“顾总,天气这么热,要不先去酒店洗个澡,再去开会?”

    唐浩宇可是提心吊胆地说出这番话的,他可是在脑海里酝酿了好久,觉得这番话滴水不漏他才说的。

    可为什么他感觉气氛越来越冷了,甚至有一种到了西伯利亚冰川的感觉。

    良久,直到顾澈看完这份合约,他才“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瞬间,唐浩宇僵硬的肌肉就松弛了,整个人瘫在座椅上,狠狠瞪着前座偷笑的老王,老王对着后视镜的唐浩宇挑了挑眉,示意唐浩宇“干的漂亮。”

    顾澈把手上的合约看完后,并没有继续看下一份,脑海里不经意间想起了凌晨乔依然跟她缠绵时候一直盯着他的痴傻眼神,估计从那时候开始就莫名吃上了飞醋。

    还真是个反射弧长的女人,从郑强家宴会回来都几天了,才惦记起要吃醋,完全就是在醋坛子里长大的小东西,什么醋都爱吃。

    这个小东西要有了孩子,那估计还得跟孩子吃醋。

    孩子?

    顾澈抿了抿唇,视线飘到了路边,难道真要跟她一起养育下一代吗?

    夜已深,云姨已经催促着乔依然,“快去睡,你不是都说阿澈出差得明天回来吗?”

    “我才不是在等她,我在看电视,这期《美女与蛋糕》挺好看的。”心口不一的女人,为了表明自己在看电视,故意还把声音调大了。

    感受到云姨那不相信的眼神,乔依然朝云姨伸出手,“来,您跟我一起来看吧,这期可好看了,是在水上世界取景的。”

    做蛋糕做到水上世界了,这也太跨越了。

    “是吗?”云姨笑着摇了摇头,“那水上世界还会隐身吧。”

    “什么?”乔依然不安地绞着手指头,双耳竖起来了,听到引擎声那也是别人家的,她老公今晚不回家。

    云姨接过乔依然手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按钮,电视机才“biu”地一声开机,“真不知道这购物频道什么时候开始播《美女与蛋糕》了。”

    囧的乔依然,愣了几秒钟,就拿起抱枕遮住了脸,嘟囔着,“这遥控器可能错乱了,一会自己跳台,一会自动关机的。”

    “好了,赶快去睡,睡得美美的,明天见阿澈。”云姨牵着不好意思抬头的乔依然回房,这个单纯的小女孩啊,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

    女孩子嘛,简简单单就好,不像那个郑子珺打小就鬼心眼多,“其实那个郑子珺……”

    “晚安,云姨。”生怕云姨说出什么他们已经是过去式让她别担心之类的话,乔依然像一道闪电跑进了房间,关上了灯,躲进了被窝。

    眼巴巴瞪着手机到了十二点,也不见顾澈来电话。

    乔依然抱着手机的开关按钮,随着手机忽闪忽亮的光线喃喃自语着,“他们没关系了,他们还有关系。”

    越嘟囔就越睡不着觉,甚至脑海里又浮现了昨晚的噩梦,那个画面是那么的真实,顾澈看都不看她一眼,就牵着郑子珺走了。

    那个高傲的郑子珺还扬起了胜利者的微笑。

    明明是开着空调的房间,在床上煎鱼许久的女人觉得全身都是汗。

    她跑到花园里乘凉,在那对连理枝下面双手合十,小声嘟囔着,“连理枝啊连理枝,你可得保佑我跟阿澈一辈子走到底啊。”

    只听得见树叶被晚风吹吹“沙沙”响的回应,乔依然点了点头,“你同意了是吧。”

    “哼,你要是不灵,我就……我就……把你连根拔起。”

    这株繁盛的连理枝是顺着顾澈的书房往上长得,当顾澈还在假扮“鸭子先生”时候,乔依然就注意到了顾澈总爱有事没事就对着这株连理枝思考。

    认真思考的男人,很帅,突然好想他,举起手机,没有他的来电,又放下了。

    今晚没有月亮,山上到了晚上本来就凉爽,今晚的风也特别的大,像是要下雨了,树叶被大风刮得直往地上掉。

    随着一片树叶飘进了顾澈的书房,乔依然的视线也脑海里又浮现了云姨说的那句话,“这么想知道阿澈有没有过多少女朋友,不如你去他书房看看,他书架上可有着那姑娘从小到大的照片。”

    云姨说的那个相册应该就是蔡媛媛昨晚拿给她看的那个小相册。

    当年他们是不是很相爱,那为什么会分手?是顾澈爱上了别人吗?还是因为顾澈听从了他爷爷的建议,娶了她,抛弃了郑子珺。

    乱,她的心很乱。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顾澈的书房了,她下意识地就想退出去,可当手碰上开关时,眼睛又瞟向了书架。

    她想再仔细看清楚昨晚那个小相册,想寻找那些年属于他们的轨迹,关于顾澈所有的一切她都好奇。

    然,她把书架从上到下都翻了一遍也没看到昨天那个黑色的小相册,倒是发现了一个红色的相册。

    一阵北风刮来,窗外电闪雷鸣,不一会就落下了巨大的雨滴,“哗啦啦”地雨滴拍打着书房的窗子,又落在了书房的地面上,乔依然拿着手上的红色相册走到窗边,把窗户给关上了。

    又找抹布在地上的水渍和树叶处理完之后,才坐下来翻相册的时候,倏地“砰”地一声巨响,书房的门就被一阵风刮开了。

    “糟了,忘记关掉走廊上的窗子。”从走廊灌进来的风,把她吹得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粉嫩的肌肤上也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轰,轰,轰”,窗外又是电闪雷鸣的,吓得乔依然把手上的红色相册掉在地上了。

    蹲在地上捡相册的时候,她发现有一个身影投射在她身上。

    “家里进小偷了。”这是乔依然第一个反应,她下意识地想大叫找救兵,不知道那群黑衣人能不能听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