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家里进贼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8章 家里进贼了?

    生平头一遭遇到入室抢劫的事,乔依然的小心脏连着肝胆都在颤,她整个人因为重心不稳磕到了书桌上,吃痛叫着“疼”。

    “我没什么钱,但都可以给你,我,我,我们主人不在家,我只是个小保姆而已,我不看你,求你别杀我。”胆小如鼠的她立马双手举起。

    这是她能想到最能自保的方式,电视新闻不是常有就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小偷一眼,就丧命了吗。

    打死她都不要看这个入室抢劫的人,她生怕这个小偷对她不轨,还把领口的衣服往上提了提。

    站在她面前的人,个子好像很高的样子,地上的倒影很是修长,可能跟顾澈差不多高。

    “小保姆?你不是顾太太吗?给我站起来。”

    来者语气不善。

    这个小偷看样子是踩过点的啊,居然连她是谁都知道。

    打死都不能承认,打死也不站起来,一旦看到他长相了,她一定没活口了。

    她手上又没啥值钱的东西,除了顾澈奶奶给的那块白玉手镯最值钱。

    “你认错人了,我怎么可能是顾太太,我就是一小保姆,顾先生眼睛瞎了才会娶我这样的女人,我一看就是个穷人,他那种有钱人怎么会娶我这样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就很酸涩,难道她骨子里都觉得只有郑子珺那样的女人才配顾澈吗?

    “废话真多。”

    这个小偷的耐性可真差,是不是男人都讨厌话多的女人,顾澈也这样,“我只是在顾先生家打工赚点血汗钱罢了,虽然我钱不多,但是我都可以给您,我钱包就在楼下的房间里。”

    她忧心这个小偷继续对她起疑,装着可怜,拍着胸脯,“我们这种小保姆可怜啊,半夜听到雨声响还要起床来关窗户,上次下雨把书房淋湿了,整整扣了我一个月工资啊。”

    为了达到最佳效果,乔依然还用手假装摸了摸眼泪,这样子小偷该不会怀疑她是顾太太了吧。

    这个该死的女人,编起瞎话来一套又一套的,顾澈弯腰把她捞起来,放在书桌上,他胆小的小妻子还在瑟瑟发抖,摇着低垂的头否认着,“好汉饶命,我不是顾太太,我只是小保姆。”

    “小保姆,陪我一晚,就放过你。”顾澈冷厉的鹰眸落在了她右脚踝上。

    这小东西的脚还没好利索,就上串下跳跑到楼上来了,不是警告过她要她不要乱跑不要上楼吗,真是越来越不乖了。

    “不要,不要,我,我……”数不尽的屈辱感涌上了心头,她宁愿死也不要,“你……你要是……逼我,我就……咬舌自尽。”

    没想到这句话又从她嘴里说出来了,上次在这个别墅,她也说过这句,只不过她是对着她老公假扮的“鸭子先生”,就算当时他把她办了,她也不用愧疚。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用穿着西裤的长腿紧紧固定着她的腿,让她只想一死了之来保护她的清白。

    “蠢。”顾澈把乔依然的下巴抬起来,霸道地咬了她一口,乔依然抗拒地手脚并用地拒绝。

    冷峻的鹰眸对上恐惧不安的杏眸,“你迟早有一天能蠢死。不是顾太太,是小保姆。我是你的谁?嗯?”

    乔依然因为恐惧而放大的瞳孔,渐渐收缩了起来,她整个身子因为警报解除,而放松了不少,便大口呼气,便感叹着,“吓死我了,原来是你”。

    在男人胸前推搡的小手直接攀上了他颀长的脖颈,她朝他甜甜一笑,吻了吻那坚硬轮廓的男人下巴,身子朝顾澈贴近,软糯地叫了声,“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小脸靠在他胸口,仔细闻了闻,一定是他今晚喝了好多酒,酒味遮住了他身上的味道,所以她才没认出来。

    明显不吃她这套的男人,把她胳膊从他脖颈处拿了下来,又把她脸推开,紧盯着她的右脚,“你半夜不睡觉跑上来干嘛?”

    顺着他低头的视线望去,乔依然正看到了那个红色相册,她想从书桌上滑了下来,捡起那红色相册。

    “给我坐好。”这个不省心的女人,也不知道这个小东西刚磕到桌角的时候,她的脚有没有再次崴到。

    只见顾澈弯腰,乔依然不安地晃动着脚丫子,“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相册,我只是半夜睡不着觉,以为那个红色相册是来着。”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笨死她好了,什么叫做不知道红色相册是,那不就是说明她明知道那就是相册了。

    顾澈只是注意着她的脚,若不是她不打自招,他还没注意到地上那红色的相册,他俯身捡起,双手放在乔依然两侧身躯,使他们能够四目相对。

    “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上楼。”他森冷的眸光居高临下凝着乔依然,让她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一种疏离的肃杀感。

    这个不省心的女人,要不是因为她害怕手术,早就把她送上手术台,把脚上骨刺还有她那扁平足一次消灭干净了。

    保守治疗,周期长,效果又差,这个小东西还不配合,下着大雨的半夜跑上楼,也不怕她这扁平的脚掌被雷声吓住摔跤,真不怕被摔死。

    “那个相册里的女人,是不是你爱了很多年的人,是你前任吗?”是郑子珺吗?她不想当自己老公的面提到别的女人的名字。

    顾澈抱着那相册,扬了扬他坚硬线条的下巴,语气平淡,“想知道?”

    犹豫了一会的乔依然,点了点头。

    “给我点根烟。”

    闻言,乔依然手忙脚乱地在他口袋里找出了烟和火机,非常不熟练地把烟放到了薄唇上,又笨手笨脚地给他点上了火。

    “嘶嘶”男人懒洋洋地吸了一口烟,朝着紧盯着他手上相册的女人喷了过去,把她呛得只咳嗽,“秘密。”

    转身,他就把红色相册锁进了保险箱。

    “你又耍我。”乔依然气鼓鼓地凑到了保险箱前面,东按按西按按,就是开不了。

    又吸了一口烟入喉,乔依然生怕这个不讲诚信的男人又用烟雾熏她,就捂着鼻子,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老公只是要你点根烟而已,并没有答应你什么?”顾澈伸手就要去摸乔依然的头,被她弯腰闪过了。

    他越藏,就越让乔依然觉得他们之间余情未了,至少顾澈的心里还有她的地位。

    “不给我看,是不是你心里还忘不了那个女人,顾澈,你别忘了,你是我男人。”

    可她的心里好没有底气,他和郑子珺之间的那十几年是她能追上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