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不配-私人婚-
私人婚

第159章 不配

    “那又怎样。”薄唇淡漠的吐出一句。

    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

    他居然连一丝愧疚的感觉都没有,这个坏男人。

    乔依然只感觉身上好沉重,像是有一万座山压在她身上的感觉,压得她喘不过气,她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她的老公就真要要拱手让人了吗?

    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愤怒的女人,把手握成拳,仰着头,一双杏眸氤氲着雾气,强忍着不让那晶莹的泪水从她眼眶滑落,秀气的眉毛从两边朝中间紧蹙着,踮着脚,叫嚣着。

    “你的人,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通通都只能属于我,在我活着的日子里,我不允许你惦记别的女人。知道了吗?”

    那愤恨的火焰,烧的她难受极了,为了表示她态度的坚硬,还专门跺了跺脚,那细长的手指头直戳顾澈的心脏,“这里只能住我。”

    偏偏还跺的是右脚,顾澈垂眸,真该给这个蠢女人做手术的,她的脚本来就旧伤新伤不断,还跺脚,当真不怕腿瘸吗?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小手毫无章法地在他胸肌上,重重地捶了下去。

    发火的人最讨厌这种状况了,她在拼命发火,而对方压根就不搭理你。

    良久,顾澈才把视线转到乔依然脸上,他那冷厉的眸中已经蕴含了数不尽的怒火。

    他已经反感她了吗?

    为什么是这种眼神看着她?

    明明结了婚还惦记着其他女人的人是他,难道还想对她发火吗,嫌她不小心撞破了他的秘密吗?

    心绪烦躁的女人,大脑都不能正常思考了,她朝他那挺拔的身躯上一跃,使她整个人都挂在了顾澈的身上。

    她很轻,轻到她整个人冲上他的时候,他只是后背往后扬了扬而已,并没有整个人往后退,顾澈颇有些无奈地抱着这个发怒的小女人,歪着头注意着她的右脚。

    他心里惦记着,“不知道这个毛手毛脚的女人,有没有撞到右脚踝。”

    乔依然双手环着他修长的脖颈,对着那性感的喉结,重重吸了好几口,直到喉结上那块肌肤变成让她满意的红色,她的唇才离开。

    继而,她又抬头对准他的薄唇,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顾澈叫板,抱着顾澈那如刀刻的冷峻面庞,鼓足了勇气,但说话的时候还是在打颤,“我想要你,顾澈我想要你……”

    言毕,就吻上了薄薄的唇,学着他霸道的方式,紧紧吸住了他的唇,双腿紧紧攀住他精细的腰,右脚故意在他腿上后背上画圈。

    如果是以往,这个男人一定会反攻为主,用最快速度化被动为主动。

    可今天,他把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挪开,大手反扣到身后,握住了她的右脚。

    “疼吗?”他让她右脚是自然状态的摆放,他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可心里却着急她的右脚这样不老实,会不会疼,会不会扭到。

    他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他的指腹在她右脚的脚踝处轻轻滑过,他想试探一下,她的脚伤会不会因为她刚刚的不老实而再次受伤。

    她满脑子都是她吻他,被他推开的样子,一张小脸痛苦不堪,但还是忍着眼泪,她的手指深深扣着他脖颈上的肌肤,“疼,很疼,疼死了。”

    她觉得她的心脏都要停掉了,他是不是都不想碰她了,一时之间所有不好的想法都跑出来了。

    他不是最爱跟她做那事吗?她都已经主动了吻他了,他不可能感受不到她想干什么。

    乔依然不死心,把她睡衣的扣子解开,露出那对白花花的圆满,她夹着他的身子往上爬,紧紧把她那对丰满浑圆贴在男人的胸膛,她觉得两人之间还不够近,又把他衬衣解开。

    使他们的肌肤能够毫无缝隙的贴合,双腿狠狠盘在他腰间,她的脚,在他后背不老实地勾着,从他双腿中间,往上磨蹭着他的敏感地带。

    她一晃一动的上下摩擦,让定力极佳的男人浑身燥热,某处因为她毫无技巧的撩拨,已经开始胀大了。

    “乔依然,你是不是疯了?”顾澈抱着她,没有下楼,而是回了他在二楼的卧室。

    她今晚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是在对他点火,让他想狠狠地压住这个蠢女人好好爱她一场,让她知道随便勾引男人的会受到什么下场。

    “我就是疯了,疯了。”她就是疯了,所以才会想出用身体留住她的男人。

    她好像除了年轻的身体之外,每一样都是输个那个郑子珺的,可像顾澈这种地位的男人,只要他想要,有多少既年轻身材又好的女人会愿意献身于他。

    她简直就是毫无特长了。

    越想她就越挫败,她要怎么留住她的男人。

    当顾澈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乔依然一个翻身,就想把顾澈按在床上,可她的力气始终大不过顾澈。

    顾澈按住她的脚,语气有些重,“消停点。”

    “你要我怎么消停,我老公心里都有别人了,你都不肯碰我了。”乔依然不死心,抱着顾澈的手覆在她的浑圆上,红着一张脸,她浑身都在发抖,“老公,我想做……”

    卧室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很暗,可顾澈还是看到了他小妻子脸上的恐惧不安和无奈,她是在她逼她自己跟他做。

    她很快就脱掉了她身上的衣物,又开始在他身上胡作非为了起来,隐忍着怒火的男人,一把手推开了她,“我还有工作要做。”

    “你骗人,你就是不想碰我了,是不是?”昨晚上他都是那么迷恋她身体的,要不是她求饶,他都不想停止的。

    就因为她戳破了他心里藏着的那个人,所以都不愿意碰她了吗?

    “顾澈,你混蛋,你不爱我,你干嘛要娶我,你心里既然爱着别人,那你就别娶我啊,我恨你,恨死你了。”

    雨也渐渐停了,她嘶吼的声音特别清晰地回响在空旷的别墅里,他进来的急,房门未关。一夜的电闪雷鸣,睡眠极浅的云姨一直是醒着的。

    她在听到楼上吵闹声后就急急忙忙地跑上了楼,“阿澈,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依然为什么哭。”

    听到云姨急匆匆的上楼声音,顾澈连忙用被子捂住了他小妻子光溜溜的身体,那个他看一眼就会忍不住的身体。

    今晚,他不是不想跟她做,他只是不想跟一个强迫她自己的女人做。

    云姨跑进房,就只看见衣衫不整的两人,还有在床上哭哭啼啼又不着一物的女人,“都跟你说了,女人要哄,要哄的,不哄,你强来个什么劲?弄伤了自个老婆,憋死你。”

    看这种局面,云姨很难不误会是顾澈想强来。

    “都30岁的人了,好不容易娶个老婆,怎么就不懂得疼一疼老婆,你怎么就不学学你爸爸,他多会疼女人。”

    “他不配。”肃杀的语气,让乔依然整个人都凉了下来,这种寒凉是从脚跟一直到头顶的。

    他说她不配,他是在说她不配当他老婆吗?委屈的泪水就像是瀑布一样从她眼里奔腾而出。

    :再次预祝各位要各种考试的大家都能考到满意的分数。考完记得回来找果汁玩哦,书友群的扣扣群号为2069453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