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带帽子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63章 带帽子的男人

    美幕商场里,依旧是老样子,进了大堂就看到了那个引人注目的“queen”广告牌,只是模特又换了一个,模特手上的包也换了。

    会不会有一天,她也会像这个“queen”的广告牌一样,被换掉。

    一种不安的预兆袭卷了她的大脑,“我不要被换掉”,乔依然嘟囔着,双手握成拳,在扶手电梯上捶了捶,像是要跟全世界宣战一样。

    “乔依然,你能不能别丢人。”乔依然那捶电梯扶手的声音太大,使站在她们前面的人好奇地往后探着头,惹得蔡媛媛心里很不爽快。

    这个乔依然还真是怎么看怎么讨人厌,要不是为了把她尽快赶走,蔡媛媛才懒得跟她周旋呢。

    别人看怪物的眼神,让乔依然也很不好意思,她忏愧地低下了头,小声对蔡媛媛说,“对不起”,她又在心里教训着自己:你看你一点都拿不出手,还要怎么跟郑子珺那个大小姐比。

    蔡媛媛陪着乔依然逛了不到十分钟,电话就响了,她接电话的脸色很难看,“什么?你们怎么干活的,先把客户安抚好,我马上回去。”

    见着蔡媛媛的眉心都快蹙成“川”字了,乔依然关切地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然我们就别逛了,我陪你一起去。”

    好戏还没上演呢,怎么可以让她走,蔡媛媛把乔依然推到了一个女装店,“店里的事情烦死了,你自己先逛,等着我,我会尽量回来的。”

    “那好吧。”乔依然不懂蔡媛媛的事业,也不方便多插嘴,她跟着蔡媛媛出了女装店,但又被蔡媛媛给塞进去了,“你好好在这里试穿,我大概一个小时就回来。”

    从美幕商场去蔡媛媛的店里,一来一回至少得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乔依然劝慰着她,“你慢慢开车,我不急的。”

    蔡媛媛叫来了女装店的经理,“这是贵客,好好招呼,知道了吗?”

    那声“贵客”,故意叫的异常用力。

    那身材高挑的经理朝蔡媛媛回以一副她懂了的眼神,就拉着乔依然的胳膊,往试衣间去了。

    无意间,乔依然听到了不远处的两个店员,指着经理的手上的黑色裙子讨论着,“经理手上的那条裙子,据说值七位数。”

    “七位数?”一个娃娃脸的店员伸出了手指。

    乔依然不惊咋舌,七位数,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一条裙子就百万了,是镶钻了吗?

    瞥了一眼那经理手上拿的礼服,还真的有些耀眼,看样子是镶钻了,不知道上次被顾澈丢掉的那个镶钻礼服值多少钱。

    那件被丢掉的,可是胸前镶了好几颗大钻石,估计比这个更贵,真是个败家男人!

    “我先去去洗手间再来。”乔依然从经理手上把手挣脱了出来,她转身就快步离开了这个女装店,她可买不起这么贵的衣服。

    虽然顾澈给了她不少卡,可她还是想靠着自己赚的钱去买衣服置办行头让顾澈对她改观,这是一场名为入侵顾澈内心的战争。

    至于该顾澈买的东西,她是不会客气的,比如说两人的婚戒,刚才进美幕商场的时候,她余光有瞟到一楼有不少的珠宝店,其他她能承担的就她自己花自己的。

    她顺着扶手电梯下去了,逛起了珠宝店。

    不一会,蔡媛媛就接到了服装店经理的电话,“蔡小姐,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去了洗手间,就不见回来了,我这要怎么帮你呀,钩都给你准备好了,鱼儿却跑了。”

    “你等会,我让她回去。”挂上了电话,蔡媛媛立刻拨打乔依然的手机,电话才接通,她便咆哮了起来,“乔依然,你是掉厕所了吗?人家在店里等你好久,你怎么还不回去?”

    “媛媛,依然是跟你一起出去了吗?家里找不到她,她又没带手机,真是急死人了,阿澈现在正在派人四处找她呢,你们这是去哪了啊,赶快告诉你阿澈哥?”云姨焦急地在电话那端问着。

    该死,蔡媛媛这才想起来,怕乔依然中途给阿澈哥打电话,她故意叫乔依然把手机放家里了,这下子该她也找不着乔依然了。

    蔡媛媛吞吞吐吐的,“云姨,我怎么会知道,我打错电话了”,随后就挂上了电话,她着急地在望着对面的郑子珺。

    “子珺姐,现在怎么办,乔依然并没有按照我们计划呆在服装店里,我刚刚又说漏嘴了,完了,阿澈哥知道是我带乔依然出去,他一定不会饶了我的,我该什么办?”蔡媛媛急得把咖啡杯都打翻了。

    乔依然这个小妖精,她一定要尽早把她赶走。

    这个咖啡厅是位于美幕商场顶层,郑子珺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埋怨着蔡媛媛办事不周,脸上却淡然一笑,“没事,以后机会有的是,倒是你……”

    郑子珺的话还没说完,顾澈的电话就打到了蔡媛媛的手机上,吓得蔡媛媛把手机朝郑子珺推了过去,她双手一会放在桌子上,一会又放在腿上,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糟了,糟了,阿澈哥要知道是我把乔依然弄出来的,一定会把我赶回美国,我不要回去,回去就我就完蛋了,我这辈子就完蛋了。”

    按住蔡媛媛那冰冷的肩膀,郑子珺安抚着,“你先回去,就说是乔依然强迫你带她出去的,记得把责任推她身上。”

    “子珺姐,可今天机会岂不是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蔡媛媛虽然恐惧顾澈,但也遗憾今天没有实施计划。

    郑子珺眯了眯眼睛,抿了一口咖啡,仪态大方地把蔡媛媛手机递给了蔡媛媛,“就说你不知道,说下了山乔依然就自己走掉了。”

    心虚的蔡媛媛按照郑子珺的说法回答了顾澈,就灰溜溜的回家了。

    “走着瞧,乔依然”,郑子珺从咖啡厅俯瞰了下去,她郑子珺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的。

    而正在美幕商场一楼逛珠宝的乔依然,她的脚步停在了一个手工品牌的珠宝店前,那家店门口的橱窗里的广告不是其他专柜的美女明星,而是两张朴素的夫妻照,甚至都没有穿华美的礼服。

    其中一张是年代久远黑白照片,另一张是色彩绚丽的彩色照片,两张照片中间写着“金婚的秘诀来自璀璨珠宝”。

    “哇哦,居然是同一对夫妻。”乔依然艳羡地看了看左边照片上的年轻质朴夫妻,又看了看右边照片上那对溢满幸福的老夫妇。

    照片里的他们笑得是那么的灿烂,这让乔依然挪不动步子了,她多想跟顾澈也能携手五十年,一起走过金婚。

    她低头看了看她光秃秃的手指,心里怨叹着,“连个婚戒都没有,他究竟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到金婚。”

    “小姐,请问,洗手间怎么走?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卫生纸?”一个带着撞球帽,背着一个大背包的男人弯着腰,捂着肚子,焦急地问着。

    男人东瞅瞅西瞅瞅的,乔依然看他很急的样子,就站在他身边给他指着路,“就是前面绕过这个扶手电梯,往后面走就可以看到。”

    “先直走,再往后走是吧?”男人压了压帽檐,伸手跟着乔依然指挥的方向比划着,他急得都跺起了脚,他摸着流汗的脸颊,“小姐,纸,能给我点吗?我很急?”

    乔依然憋着笑,也没多想,从包里拿出一袋餐巾纸递了出去,又好心地问,“不然,我带你去好了。”这个人急成这样还能找得到路吗?

    “谢谢,不用了,”男人接过乔依然手上的纸巾,把帽檐压低了点,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口香糖,“谢谢你,请你吃的。”

    随之,男人想练了无影脚一样,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乔依然抿嘴笑了笑,转身,打算进去璀璨珠宝逛逛的时候,就被人从身后大力拉住了。

    “站住!”说话的人是大吼着的,吸引了整个大厅其他人的注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