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越来越复杂-私人婚-
私人婚

第165章 越来越复杂

    警察来了之后,乔依然觉得总算能还她清白了。

    等着警察去看完了监控,又再次询问了肖经理,才问乔依然,“璀璨珠宝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交出三件赃物,他们愿意销案。我劝你最好交出来,监控清晰显示,你跟偷东西的那人是有过亲密交谈,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不是无辜的。”

    什么?

    怎么会调查之后还是诬赖她是小偷?

    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依然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里一直嗡嗡作响,她明明就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啊,“我跟那个男人不认识,我不是小偷。”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整个人的身子也因为愤怒生气而发抖了。

    肖经理补充着,“监控显示你们还交谈那么兴奋,你们一看就是认识的,那男人是你老公吧。警察先生,估计就是一对穷男女,买不起戒指,故意来珠宝店偷。”

    所有人的目光盯着乔依然,这让她觉得羞耻不已,背后也不停地冒着冷汗,“我跟他不认识,我老公不是他。”她乔依然买不起不会偷,顾澈有钱买就更不会偷。

    “既然不承认,那就只好回警局拘留立案了。”警察公事公办说着,开始做起了笔录,“姓名?”

    “警察先生,请相信我,我不是小偷,我没有偷钻石戒指,那个男人我不认识他。”乔依然焦急的眼神一直盯着做笔录的警察。

    两位警察面面相觑无奈笑了笑,又用笔点了点那口香糖瓶子,“这个要怎么解释?”

    “是那个男人他找我借餐巾纸,我给他了,他就感谢我,所以给了我这个口香糖盒子。”乔依然拼命回忆着,生怕说漏了哪个细节。

    “是偷窃人把赃物给你的,是吗?”警察正准备写些什么的时候,就感觉到他手上的笔被人抽了去。

    “多少钱,我给。”这个温润的声音,吸引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

    围观的人群,从方才鄙视乔依然的眼光变成了星星眼,“哇塞,这个男人好帅,一看就是暖男。”

    乔依然也望向了这个男人,她恐惧的心情变得欣喜了,杏眸里闪烁着喜悦,“童哥哥,你怎么来了,他们诬赖我是小偷,我压根就不是。”

    “依然,我也相信你不是,我来跟他们交涉一下。别怕,我马上处理好带你走。”郑彦拍了怕乔依然瘦弱的肩膀,他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乔依然,他一定不会让她有事。

    “谢谢你,童哥哥。”乔依然紧张的心情在遇上郑彦之后放松了一点,从小就护着她帮着她的童哥哥来了,他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会保护着她。

    听完警察,保安和肖经理的三方说法之后,郑彦眯了眯眼睛,又抬头望了望某处,他像是胸中有很大怒火一般,深呼吸一口,才冷静下来说了一句,“给100万,和解。”

    “那这样最好了,三克拉的钻石戒指如果被警察拿去当证物就会耽误销售了,总公司问起来,太麻烦了。”肖经理是第一个愿意和解的。

    耿直的保安队长却不愿意,“我们兄弟们可是花了很大功夫才捉到这个小偷,为了保证美幕商场以后的安全,我不同意私了,必须要去警局把他们一锅端了。”

    “这怎么行,有人愿意退回来,又愿意赔钱,干嘛要弄那么复杂,我们璀璨珠宝可是一级级打报告好麻烦的。”像是在忌惮着什么的肖经理,只想私了。

    “不行”,保安队长,脖子上的青筋凸起,这个肖经理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快,他不是也很积极找警察的吗?

    这时候,郑彦递了一张支票给肖经理,肖经理马上毕恭毕敬收了起来,客气地说,“谢谢二公子了,请转告郑夫人,妇人预定的手镯明天到货,我会亲自送到府上的。”

    转头,肖经理马上变脸对保安队长耳语着,“这可是地产大王的儿子,是你我得罪不起的人,反正现在他愿意赔钱,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耿直的保安队长讪讪地站在原地,不想就这么算了,但是想到了这位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来头不小,他又动摇了,他只是个小保安而已,但是为了美幕商场的安全负责,“我还是认为该去警局立案。”

    “这钻石戒指是我们店里的,我现在改口供,警察先生,我们店没有任何东西被偷。”肖经理小声说着,又快速地把乔依然手上的钻石戒指拿了,对保安队长说,“当没事发生过。”

    乔依然越听越不对劲了,“童哥哥,我没偷东西,你干嘛要同意赔钱。”

    郑彦把扯着乔依然的女保安早就赶走了,乔依然走到警察身边慎重地说,杏眸里写满了真诚,“警察先生,我没偷东西,我不同意和解,我没偷就是没偷,我相信你们会还我清白的。”

    “依然,和解吧。”郑彦觉得这会是最好的方法。

    乔依然不敢置信这句话是郑彦说出来的,“童哥哥,难道你觉得是我偷的?”

    “不是。”

    “可你的行为就是不相信我没偷,我实在是对你太失望了。”乔依然的心凉了半截,外人不相信她,她没办法控制,居然连郑彦也不相信她。

    “小姐,既然有人愿意和解,你不妨认真考虑一下。”警察也纳闷这件事怎么这么复杂了,“你要是坚持不和解,我们也会调查清楚的,绝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诬赖一个好人。”

    “啪啪”几声响亮沉稳的鼓掌声响了起来,“警察说的对,绝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诬赖一个好人。”

    顾澈阔步朝乔依然走了去,她只觉得她的身子颤了颤,就落入了一个薄荷味道的怀抱,腰也被人箍得紧紧的,莫名有种安全感,让她忍不住往顾澈身上靠了靠。

    那氤氲着水汽的大眼睛,坚定对着顾澈说着,“老公,我真的没偷。”

    那狭长的鹰眸,蕴藏着乔依然看不懂的深邃,瞟了她一眼,又扫了一眼璀璨珠宝。

    乔依然慌了,他是不相信她吗?

    “老公,我真的没偷。”

    “这种货色丢在地上求顾太太拣,顾太太还怕闪着腰了。”顾澈清冷的声音带着无限的鄙夷,他的眸光注视着惊恐不安的乔依然。

    这话不就是说他相信她,乔依然慌乱的心情变得愉悦了,“老公,谢谢你。”

    他替她把额头上散乱的碎发理顺后,用手指点了点她鼻尖,像是某种警告,乔依然不好意思地嘟囔,“我不该偷跑出来的。”

    嗯,有觉悟,还是好的,顾澈看了看警察,“警察先生,我要报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