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抓住陷害太太的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66章 抓住陷害太太的人

    报警?

    围观的人群,更加不解了,小偷的亲友团看起来还不少啊,一个比一个帅气,而且刚来的这个排场更大,后面一整排的黑衣保镖。

    那群高大的黑衣保镖像是007上面特工的打扮一样,有人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被黑衣人礼貌地警告然后删除了。

    “警察先生,我怀疑有人故意陷害我太太。”顾澈搂着乔依然,语气是一贯的清冷,他居高临下地一一扫过了郑彦,那群保安,肖经理。

    他眸底闪过的寒光,让他们很不适。

    郑彦很快又把视线放在乔依然的身上了,这下子顾澈在她心里怕是又要加分了。

    肖经理不知道顾澈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他能感受到顾澈不是个一般人,他的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堆着满脸的笑,“都是这群蠢保安认错了人,一场误会。”

    声音洪亮的保安队长,不卑不抗地,“我们是依照规矩办事的,是肖经理你说今天要布下天罗地网抓小偷,遇上小偷了,我们便抓了。”

    这是怎么回事?

    年轻的警察搞不清楚状况,小声问着年长的警察,“师傅,这该怎么办?”

    “按照正常程序来,有人报案,就得记录出警。”年长的警察,已经当了30年的警察了,这还是他头一遭遇上这样复杂的情况,被人当小偷的转过头要告人。

    美幕商场的老板廖总也闻讯而来,听了手下的人简单介绍后,就立马跟顾澈赔着不是,“顾总,是手下的人没长眼睛,我,我给太太陪个不是。顾太太,真是对不住了,这班人有眼不识金镶玉。”

    头发花白的廖总对着乔依然和顾澈点头哈腰的,这让乔依然觉得很不好意思,这个廖总年纪看起来比她爸爸还大。

    “一场……一场误会而已,只要抓到那个人,就可以证明我了。”乔依然心里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很难受,可看到一个比她爸爸年长的人对她点头哈腰,她更难受。

    这种画面她曾经看过无数次,她家欠钱的这些年里,她爸爸就是这样对着不少比他年少的人点头哈腰,来拜托他们延长还款日子。

    还好顾澈出现了,要不然她爸爸现在还是过着对人低头哈腰的日子。

    廖总直起腰之后,对着肖经理和整个保安队就是一顿狠批,那吃人的目光恨不得把那群人给生吞了。

    肖经理打着圆场,乞求着警察,“其实就是一场误会,没有什么小偷,今天给警察先生添麻烦了,真对不住了。”

    肖经理不自觉地又观察了顾澈一会,这个顾总看起来来头很大,连廖总都点头哈腰,郑家二公子也被比了下去,看得出来这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如果这种人要告他,他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自从廖总到场后,顾澈就没出声,这让年纪比顾澈长不少的廖总很忐忑,这个年轻人让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顾总,请问您想怎么解决?”

    好不容易说服顾澈投资美幕商场了,现在又闹这么一出,这个投资会不会就这么黄了。

    “已经报过警了。”顾澈如利刀的眸光来回在郑彦,肖经理,保安队长脸上扫视,他语气冷漠地说,“顾太太也没想到微服私访,收获会这么丰富。”

    言毕,顾澈勾着腰抱起乔依然便离开了,对着身后的唐浩宇吩咐着,“搞定那群陷害太太的人。”

    “是。”唐浩宇干脆的答应着。

    “哇塞,这个男人好帅,说话的时候超级man耶。”路人围在不远处好奇地跟在顾澈和乔依然身后,被黑衣人通通拦在身后了。

    “老公,谢谢你相信我,不像童哥哥他压根就不相信我。”大庭广众被顾澈抱着好害羞啊,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对于顾澈来说,乔依然说的这句话,让他心底很是不爽,那个郑彦还不够格跟他相提并论,“我是你的谁?在我怀里想着其他男人,信不信我把你扔垃圾桶。”

    干嘛又要执着于这个问题,他怎么又这么幼稚了。乔依然把头深埋在他怀里,“老公。”

    她葱白的手指还是不自觉地握紧了顾澈的外套,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扔她进垃圾桶了。

    阔步抱着自己小妻子的男人,微皱的眉眼松弛了一点,这个乔依然还真是个胆小鬼。

    身后有仓促的脚步声,也有廖总一直跟在身边道歉的声音,乔依然很是不适应别人绕着他们讨好的模样,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顾澈冷冷地对廖总说。

    “这事没完。”

    随后,顾澈使了个眼色给身边保镖,高大的黑衣保镖便挡住了廖总靠近的步伐。

    “老公,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其实不关廖总的事,你干嘛对他态度难么差?”毕竟人家年长他不少,难道不应该尊敬吗?

    顾澈感觉手上的女人可是真的很轻,她的额头还有汗渍,她当时被当做小偷,怕是被吓哭了吧,他抱着她的力度更大了,手上的青筋凸起。

    “难道我应该感谢他?”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女人,还不是因为她。

    他的语气冷冰冰的,让乔依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的老公可真帅。

    上车的时候,乔依然是被顾澈给摔到座椅上的,她捂着后脑勺,轻声嘀咕着,“老公,你是不是不高兴,是不是觉得我让你丢人了%3f”

    她被当众当成小偷,他虽然肯相信她,但还是会觉得丢脸吧,毕竟他不是一般的男人,是dl的总裁,是s市举足轻重的商人。

    方才洋溢着甜美笑意的瓜子脸,就变得闷闷不乐了。

    “乔依然,谁让你瞎跑的,你再这样乱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顾澈深邃的眸底迸发着渗人的寒光。

    明明是听到该害怕生气的话,可让乔依然心底暖暖的,比窗外的大太阳还暖。

    她扬起脖子,飞快地在顾澈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老公,谢谢你找到我。”

    也谢谢他在她一家最艰难的时候,娶了她。

    纤细的手假装不经意地放在了顾澈的手背上,好像只要有这双大手在,有这个男人在,她的心就会很踏实。

    顾澈睨了她一眼,就阖着眼,慵懒地依靠在座椅上,他把乔依然的小手包裹在手心里,他的女人,谁也不能动。

    “开车,去赖柏海诊所。”

    “老公,干嘛要去诊所,你哪里不舒服?”乔依然不淡定了,用手摸着顾澈棱角分明的五官,“感冒发烧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