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我跟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私人婚-
私人婚

第167章 我跟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乔依然半跪在座椅上,尤其还不停地动来动去,夏天本来衣服就单薄,顾澈的头被她塞在她自己的胸口处。

    女人的清香和那呼之欲出的浑圆,让他躁动不安,身体某处的温度正在升温,并且这高温已经往他全身蔓延了。

    “坐好。”顾澈把乔依然推开,又帮她绑上安全带,把她绑的严严实实的。

    可担忧着自己老公的女人,仍勾着身子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顾澈按压住心里的狂躁,这个女人还真是挑战他的耐心。

    想让她老实点,要不然在车上办了她,她的脚估计得扭伤了,他侧眸,便看到了那安全带紧紧地贴合在她那天生一对的中间,使得她傲人的上围更加诱惑人了。

    顾澈吞了吞口水,又把领带松了松,他又瞟了瞟前座的后视镜,便按了按开关,一块挡板降了下来,使前排和后排分割成了两个区域。

    “老公,你是不是很不舒服?你的声音听起来都哑哑的?你手上也好烫?”着急的乔依然,松开了安全带,一心只想跟她老公接近点,能分担他的难受。

    这个蠢女人还真不知道她那样是在撩拨吗?

    顾澈把乔依然抱紧怀里,那红润的唇仍在喋喋不休,“老公,你说啊,你是哪里不舒服。”

    那秀眉紧蹙的模样,让他竟然感受到心里有了一块柔软的地方,扶着她的后脑勺,薄唇深深盖上了她红润的唇。

    她拍打着他的肩膀,想逃脱,却躲不过他的强势进攻,口腔中的空气很快被他吸干净了,她眷恋地回应着他,只觉得浑身发软。

    正当顾澈的手在她衣服里横行摆到想要解开那天生一对束缚时,“吱”地一声,车子突然急刹车了。

    下意识的,顾澈就把怀里的女人紧紧抱住,不让她被摔到磕到,给她整理好衣服之后,才打开挡板。

    前座的司机指着前面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跑车,“顾总,就是这辆车突然挡住了我们的路。”

    顾澈顺着司机所指的方向,瞟了过去,他的保镖正把郑彦和他的车给围住了。

    “把车门锁好,不让太太下车。”顾澈一边下车一边对着司机吩咐着。

    正沉浸在害羞中的女人,好奇地抬头,干嘛不要让她下车,她跟随着那抹颀长的身影,也看到了与保镖们对峙的郑彦。

    势单力薄的郑彦,倒是一点也不畏惧,他想往乔依然所在的那辆车里去,可保镖们就是拦着他,让他寸步难行。

    顾澈双手插在口袋里,居高临下瞟了一眼郑彦,“二公子,今天的办法烂了点。”

    “我要见依然,我要跟她解释清楚,我不是怀疑她是小偷。”他只是不想乔依然深陷困境,当时的事如果继续争执下去,对乔依然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乔依然是我老婆。”顾澈拎着郑彦的领口,他阴鸷的眸光注视着郑彦,像是要把眼前的人撕碎。

    车里的乔依然不淡定了,“别打啊。”她着急地想要下车,可车门却打不开,她拍着司机的座椅,“请帮我打开车门。”

    “太太,顾总不让。”司机低头抱歉地说,他给顾澈开车的时间不算短,今天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暗中保护顾澈的保镖。

    “都要打起来了,干嘛不让我下车。童哥哥,他才一个人,他会不会被打。”乔依然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找寻着下车的办法。

    “我要下车,我要下车。”她目光灼灼盯着顾澈和郑彦的方向,郑彦被顾澈双手提了起来,他的双脚都已经离开了地面。

    他会不会死?

    乔依然恐惧着拦着他们,生怕出了什么事。

    前座的司机依旧抱歉地说,“太太,请别让我难做。”

    乔依然胡乱地按着车门上的按钮,可车门就是不开,她把车窗降到了最下面,缩着身子从窗户里爬了出去。

    前座的司机,喝着水的功夫,从后视镜里瞟到了乔依然爬出去的高难度动作,大叫着,“太太,你小心点。”

    车外,顾澈回头,就看到了乔依然的右腿挂在车窗上,她皱着眉头,飞快地把腿拔了出来,匆忙地朝着他们那边跑了去。

    保镖们自动地给乔依然让开了路,“顾澈,你快松手”,乔依然嘶吼着。

    马路上的车流是那么的湍急,不时还有喇叭的响声,可乔依然清脆的声音是那么清晰地闯进了顾澈的耳朵里。

    她叫他顾澈,不是叫老公,她是在心疼这个郑彦吗?

    顾澈双手把郑彦的领口拎得更紧了,这个郑彦真该死,他手上的青筋凸起得很明显。

    “我求求你松开他,你这样拎着他,他会死掉的。”乔依然站在他俩身旁,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能让顾澈松开郑彦。

    郑彦的脸已经发白了,他嘴唇都已经没有血色了,但说话的声音还是十分清晰,他转动着眼珠看着乔依然,“依然,相信我,我没有当你是小偷,我只是不想你陷入是非之中。”

    而乔依然至始至终的眸光,一直停在顾澈的身上,她几近哀求地低吼着,“顾澈,你放开他好不好?杀人要偿命的,你要出事了,我跟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她是在关心他?

    她怕他出事,并不是担心郑彦?

    孩子?

    她怀孕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孩子?”

    “孩子?”

    郑彦眸光里浮现了绝望。

    而顾澈鹰眸里的戾气渐渐消失,他松开了郑彦,手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掌控力道,就轻轻地攀上了乔依然的肩膀,“谁让你下车的?”都怀孕了,还翻车窗。

    “老公,我好怕,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好不好,我好担心你出事,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冲动,就让别人误会我是小偷好了,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了。”乔依然紧紧搂着顾澈的窄腰。

    她真的好怕,她好怕顾澈会失手杀人。

    “什么时候的事?”他顾澈就这么冷不丁的要当爸爸了,他说不清楚心底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