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又不是小孩子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168章 又不是小孩子了

    这次,顾澈是很温柔地把乔依然抱进车里的,还嘱咐着司机慢点开车。

    末了,他还补充了一句,“太太怀孕了。”

    他顾澈在30岁这年,有了老婆,现在还有了孩子,这种生活是他成年后从不来都不曾想过的。

    欲言又止的乔依然,眼巴巴望着顾澈冷硬的面部轮廓,心里后怕着,顾澈要是知道她没怀孕,会不会掐死她。

    顾澈拿着一根烟在鼻子旁嗅了嗅,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把烟给捏碎丢进了垃圾箱。

    乔依然撒谎了,心里有愧,低眉顺眼地给他又拿出一根烟,还贴心地点燃了烟,“老公,你先抽根烟,我有事慢慢跟你说。”说完,千万不要发脾气啊。

    她怀孕了,他还抽什么烟,平时没怀孕的时候,就受不了烟雾的女人,顾澈打算去掐灭烟的时候,乔依然挡住了。

    “老公,你若是不抽完这根烟,我就不告诉你关于宝宝的事情。”她双手覆在小腹,低着头,在顾澈看来她已经开始洋溢着母姓的光辉了。

    这个小东西,怀个孕,怀的还能傲娇了起来,待会可得好好问问赖柏海,女人怀孕之后性情是不是会大变。

    她都怀孕了,他实在是不愿意当她面抽烟,他猛地吸了几口,把烟捏断,按在烟灰缸,使劲按着烟头看起来像是抽完的。

    “你说”,车里的烟味怎么这么浓,好难闻,顾澈让司机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来散烟。

    乔依然咬着唇,瞧着顾澈伸手驱赶着烟雾的举动,她心里实在是没底,顾澈他好像真的期待他们有个孩子。

    撒谎可真不是个好习惯。

    反正老公在,怀孕也是迟早的事,若是刚才他失手杀人了,他这辈子就完蛋了,情急之下,她就只好借用了电视剧里常说的那些那些话了。

    “就是……我……”,她要怎么说才好,她要怎么说顾澈才会不生气呢,“老公,你说我们晚点要孩子,行吗?”

    她在探口风,她担心一下子说出她没怀孕,顾澈会对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顾澈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冷眸注视着乔依然,他抓着她的手,“我的孩子,你没权利做主。”

    哎,这可怎么办才好?

    真是不该撒谎,就像她以前经常教育小朋友一样,你撒一个谎,就得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弥补第一个谎言,最后谎言越滚越大就没法收场了。

    “不,不是”,乔依然不敢看顾澈,他那双像是x光射线的眼睛,像是一下子就能把人看穿一眼。

    她望着窗外,吞吞吐吐地说,“只是我感觉我怀孕而已,还没真的验过,女人的周期什么的,随着心情变来变去的,我也不知道啊,我大姨妈这个月还没来,我只是怀疑。”

    “对,就是怀疑而已。”反正她的周期一直不准,这个理由应该还算有说服力。

    顾澈骨节分明的大手在乔依然细嫩的手掌里,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击着,这小东西居然敢跟他撒谎,可转念一想,这个蠢女人是担心他弄死了郑彦,才求他不要杀人。

    归根结底,他的女人心里还是想着他的,“这种情况多久了?”

    他手指子在她掌心里像弹刚进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乔依然胆战心惊的。

    乔依然正在脑海里编造着她的大姨妈是如何的不靠谱,弄错也是很正常的事,“就最近。”

    像是为了保险一点,她又补充着,“我月经周期不准是很多年了。”

    只听见那个醇厚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边响起,“今晚回家去好好造人。”

    “好好”两个字,咬得是那么的用力,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一样。

    什么?

    他这是不相信她怀孕了啊?

    她还没坦白呢,他怎么就知道了?

    她抬头,只看见他灼灼目光居高临下望着她领口,乔依然低头望了眼,她t恤的领口和身体并不服帖,那里面的美好却被顾澈看清楚了。

    气急败坏的女人,把领口往后拉了拉,使领口捂着脖子那里了,“无聊。”

    她把脸别到一边,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又不是没碰过,干嘛总那么……”她想说饥渴,可是车上还有别人在,她就顿了顿,才说,“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总那么好奇。”

    “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要撒谎。”顾澈学着她的口气反击着,他的小妻子明明就还是个小孩子,说的话办的事就是很幼稚。

    “还不是因为你”,乔依然斜瞥了他一眼,又用胳膊肘拐着他胸口,“以后不许干那么危险的事。”她不要他出事。

    把她搂进怀里,吻着她细软的头发,“以后再乱跑,我就让赖柏海给你截肢。”

    “老公,你好残忍,你可以把我用铁链子锁起来关家里,干嘛非得截肢,好疼的好不好?”乔依然不自觉得就缩起腿,摸了摸她亲爱的腿,看了看她可爱的脚。

    顾澈在她耳边哈着热气,魅惑地耳语着“顾太太,口味太重了,居然喜欢虐待的做,以后少看片,这事得实战……”

    “闭嘴,你给我闭嘴,我要问问赖医生,有什么药可以把你毒哑。”乔依然用双手捂住顾澈的薄唇,他的嘴巴再不捂住,她就要羞愧而死了。

    乔依然用下巴扬了扬开车的司机,顾澈并不以为然,扯掉了他薄唇上的下手,按下了隔间的开关,朝着他小妻子,深深得吻了下去。

    还在公路上发愣的郑彦,迟迟不愿意相信刚才乔依然说的那些话,她说她怀孕了,本该属于他的乔依然,居然怀孕了,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他,不甘心。

    “嘭嘭嘭”,保时捷的车头都被砸出了好几个凹痕。

    这时,一辆红色跑车上缓缓下来一个女人,扶着他的肩膀,“傻弟弟,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没把握好。大姐我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帮你。”

    “帮我?”郑彦只觉得好笑,陷害乔依然了,她居然还能如此说风凉话,“大姐,凡事不要做的太过了,你觉得顾澈查不到是谁在后面使坏吗?”

    “怎么可能查的出来?”郑子珺可是在后面做了不少功夫的,就算出事,她也早已安排好替死鬼了。

    “查出来是我又怎么样?你别忘了,我们是姐弟,我倒时候就说我是帮我弟弟追女人。”郑子珺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又用手挡着太阳。

    郑子珺太卑鄙了。

    居然让人设计诬陷乔依然,还故意把他引过去看,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他不是不相信乔依然,他是不敢赌,郑子珺既然找人陷害乔依然,就会做出更多害人的事。

    他怕郑子珺还有圈套等着乔依然,便只好选择息事宁人,可乔依然不理解,后来顾澈也去了。

    “她怀孕了。以后不要对她下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郑彦在太阳下,郑重其事宣布着,无论怎样,他都要守护他心里的小女孩不受伤害。

    听到乔依然怀孕,郑子珺怔楞了一下,又干笑了两声,她拍着郑彦身上的灰尘,被他躲开了,“需要大姐帮你做掉那孩子吗?”不该出生的,就不能让它落地。

    好狠的女人,郑彦握紧了拳头,“大姐,你还是担心你自己。”

    说完,就钻进了车里,启动了发动机。

    郑子珺双手抱肩,走到郑彦身旁,用着狠戾的语气说了句,“不跟我合作,今天的事就只是小儿科,以后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最近由于塔读系统抽风,导致更新延迟了,在此跟大家说声抱歉。

    看到依然没怀孕,请失望的孩纸们不要在墙角画圈圈骂我。我们让那个谁继续去努力,o(n_n)o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