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石头馅的包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169章 石头馅的包子

    赖柏海诊所里。

    “童养媳,你又是哪里不舒服?”赖柏海一边给手消毒,一边仔细端详着乔依然。

    他今天的头发梳得油的发亮,还穿着西装三件套,带着绅士的领结。

    那正式的模样,有点像结婚的新郎,乔依然判断着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约会之类的,她责怪的眼神望着身边顾澈,“我没有那里不舒服。是阿澈非要带我来找你。”

    “你们两口子逗我玩呢?知不知道我今天穿着这么正式是去干嘛了吗?顾澈,你必须赔偿我,我……”对上了顾澈冷冽的眸光,赖柏海气势上就弱了下来,但他继续佯装着生气的模样。

    顾澈盯着乔依然的脚,犹豫了一下,又给她把鞋子脱掉了,“先给她检查一下脚。”

    他漫不经心扫了赖柏海一眼,那身打扮,他一眼就可以看出赖柏海去干嘛了,“我明天就让人给赖伯母介绍100个名媛,让伯母慢慢挑,总会挑到伯母和你满意的姑娘,这就是我对你的补偿。”

    提到相亲就头大的赖柏海,听到相亲就恨不得作呕,今天为了抗拒以后再逼着相亲,他想了一个损招,可惜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就被顾澈给叫回来了。

    “阿澈,没见过你这么损的人”,赖柏海带上医用手套,轻轻按了按乔依然的脚,“童养媳,你老公居然在外面认识了100个女人,叔可忍,童养媳绝对不可忍。”

    “回家就让他榴莲,让他得瑟”,赖柏海斜着眼睛得意地瞟着顾澈,他斗不过顾澈,难道他不会找外援吗?

    关于100个女人,乔依然揉了揉脑袋,她皱了皱眉,探究地凝着顾澈,而顾澈很是坦然地接受她的注视,很快又垂眸关心起她的脚了。

    “可是我明明听到我老公说的是,他找人去给赖伯母介绍100个名媛啊,他找人,不是他自己。不许冤枉我老公,更不许诬蔑我老公。”乔依然认真且严肃地瞪圆了杏眸,又把脚从赖柏海手里缩了回来,小嘴还嘟得高高的。

    她今天可是被冤枉的够惨的了,那种被人诬蔑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她不要顾澈也遭受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呦,童养媳,你没救了,你这样被他吃的死死的,以后有你哭的时候。不过,你哭的时候,我可以借肩膀给你的,我要看你自己打自己的脸。”赖柏海失笑道,他期待地眯了眯眼。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究竟是什么事呢,她会因为什么而哭呢?

    乔依然不淡定了,怎么感觉赖柏海像是知道了很多事一样,好像还能预测到她以后的事情?

    会不会是顾澈的前女友?会不会是赖柏海也知道顾澈心里其实还有那个郑子珺的?

    秀美紧蹙,小手握成拳,眸光坚定地注视着顾澈冷峻的脸庞。

    像是宣誓一般,乔依然鼓足了勇气,心里很没底地说,“赖医生,你是不是想说我老公心里还想着她前女友是不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成为他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你以后只会看到我笑,不会看到我哭。”

    她才不要把郑子珺这三个从她嘴里说出来,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有脸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老公。

    顾澈深邃的眸光停在了那张单纯的小脸上,她那一望到底的简单心绪,全在那乌黑的大眼睛里写着,这么简单的女人,以后会慢慢帮着别人算计他吗?

    “童养媳,看不出来你软绵绵的,还能下这么大的决心,我看错你了啊,原来你不是包子啊。”赖柏海眼里满是笑意,这个乔依然真是傻得好玩。

    乔依然的肩膀往下焉了,难道她乔依然的包子属性这么明显吗?

    过了一会,她扬起脖子,拍了拍胸脯,“我就算是包子,也是石头馅的包子。我也有着我想守护的东西,所以别人抢不走的。”

    比如说,顾澈。

    乔依然抿着唇歪着头望着顾澈,他正认真地跟随着赖柏海的检查关心着她的脚,这个男人对她也不是完全不喜欢嘛。

    有过去的男人,有过恋人的男人,这几天确实让她心里添堵,可当她不见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她,他无条件相信她没偷东西。

    这些对乔依然来说,就够了。

    “呦嘿,阿澈,你家童养媳长脑子了。”赖柏海朝顾澈使了个不怀好意的眼色。

    顾澈深邃不见底的眸子注视了一会乔依然,她就害羞地低下了头偷笑了起来,他清冷的眸光又扫了一眼赖柏海,“她比当医生的你,要有脑子多了。”

    “你!”想说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就踩低作为发小的他,但赖柏海沉闷的脸色,没多会就得意了起来,他眼神柔和地看着乔依然,“童养媳,你的脚完全好了,以后注意保养就行,可以满世界瞎蹦跶了。”

    “真的吗?太好了,我明天就能去上班了吧,谢谢你赖医生。”被禁足在家里实在是太难受了,乔依然想回去dl上班,也想去心意西点做蛋糕。

    神气洋洋的赖柏海拢了拢身上的白色大褂,他总算找到了无坚不摧的顾澈忌惮着什么了,他要好好利用乔依然来反击顾澈。

    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被顾澈欺负了多少回了。

    “要么给她继续治疗,要么给她截肢。”顾澈只是平淡的语气说着这句话,就足以让乔依然和赖柏海留在原地凌乱了。

    这个男人这么就这么不讲道理,医生都说了她的脚好了,他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乔依然恐惧地把脚收回来,用手抱着腿,“你究竟想干嘛?”

    “给我老实呆家里,今天的事回家跟你算账。”望着顾澈那不容商量的冰冷眼神,乔依然讪讪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赖柏海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一直不出声,他目送顾澈和乔依然出去的时候,兴奋地跟乔依然挥着手,“童养媳,改天我们来探讨一下顾澈的前女友。”

    “我讨厌那个女人”,乔依然眼珠朝上瞪着顾澈,她心里确实又有点对顾澈和郑子珺的过去好奇。

    究竟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会分手。

    “赖柏海,看样子我得找个合适的时间把你送去非洲,跟你爸爸会合,让你们两父子在非洲大草原上组成父子二人档,帮助非洲难民。”顾澈不以为意凝着怀里的小醋包。

    有些事情不能让这个小醋包知道。

    “我爸爸是我爸爸,他行善是他的事,我离开了都市,还要怎么过夜生活。你家童养媳的那扁平足,还不得我经常呆在s市伺候着。”赖柏海才不要去什么非洲呢。

    让他行善,多捐点钱就好了,他没有他爸爸那样的慈悲可怜众人的宽怀心胸。

    在顾澈正要出诊所门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带着高脚帽的人跌跌撞撞闯了进来,“赖医生,你还要不要我帮你假装男人了,骗你妈妈是gay了,我可是在餐厅等了你几个小时了。”

    :谢谢魔鬼爱人的打赏。这是书友群的扣扣群号206945302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