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恐惧不安-私人婚-
私人婚

第17章 恐惧不安

    寂静无人的街道上,玄黑色的宾利车像脱缰的野马疾驰在地面上,男人重重踩在油门上,在限速只有60码的市区,硬生生把车速飙到了200码。

    顾澈如利刃般的眸光带着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不时瞟着后视镜,乔依然凌乱如鸡窝的头发,空洞却又不停流着泪的杏眸,她窝在后排座位的角落里。

    “不要,不要。”女人仍旧处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下,她把顾澈披在她肩上的西装,紧紧包裹着她自己,像是要跟整个世界隔绝一般。

    那白色的长裙被撕扯成丝条状,随着疾驰的车毫无规律飘荡着,也惹怒了前座的男人。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凸起,手指关节不时发出“咯吱”的声音,这个瑟瑟发抖的女人让他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

    医院外,一向把车停得四平八稳的男人,此时横跨了三个车位,把车停的东倒西歪,他倾身抱起车后座缩成一团的女人。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乔依然把头埋在膝盖,哽咽的声音有些嘶哑,她双手推搡着靠近的男人。

    望着女人白皙的脚背上的血迹斑斑,顾澈暗淡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丝毫不躲避女人胡乱挥舞的手掌,当他厚实的大手靠近乔依然的时候,乔依然背对着他,死死抱着座椅。

    这样的她,让一向骄傲的顾澈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一个大男人,居然都保护不了他的小妻子。

    “你……”她不是在夜总会知道他也去了吗?怎么又把他当坏人?看样子她被吓的不轻,连人都不认识了。

    如果今天没发生那些事情,乔依然应该是软糯糯叫着他:“鸭子先生。”

    放在平时他一定不会承认他自己就是那什么鸭子先生,但是现在为了这个被吓傻了的女人,他蹙了蹙眉,拥着女人入怀,为难地出声:“鸭子先生在。”

    谁?他说他是鸭子先生?真的是鸭子先生吗?

    乔依然整个人还处在极度恐惧的状态下,听到熟悉的声音,愣了好一会,她才记起鸭子先生把她从夜总会抱出来的。

    她抹了抹眼泪,才缓缓地回头,看着依旧帅气翩翩的鸭子先生,虽然男人身上的领带已经歪歪斜斜到一旁了,她毫无意识地扑向了他的怀抱:“我好怕,好怕……”

    从来未曾哄过女人的顾澈,笨拙地拍了拍乔依然的后背,他阴鸷的眸光染起了嗜血的信号。

    “我不想去。”乔依然蜷缩在男人的怀里,这里是医院,是顾澈爷爷住院的那个医院,她怕,她不愿意被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尤其是顾家的人。

    可男人迈着笔直修长的腿,冷着一张脸吩咐着跟在他身后的护士,“把医生叫来。”

    “不,不要”,乔依然冰凉的手指抓着男人精壮的胳膊,苦苦哀求着,“我求求你,带我走,顾澈的爷爷住在这里。”

    疾步的男人,脚步顿了一秒,便又继续疾步走了起来,这个女人脑袋里想着什么,她都满身伤了,还在想着乱七八糟的什么。

    “鸭子先生,我求求你,带我走,好不好?”如果被顾家的人看到了,她要怎么办?

    急诊的医生匆忙赶来后,示意顾澈把乔依然放在病床上,可乔依然死死抓着他的肩膀不肯放开,她方才空洞的眸子里此刻全是害怕想逃跑,“带我走。”

    “我……我不要……在这里。”女人哭得撕心裂肺,见男人不为所动,就一瘸一拐地站起身,垂着头想离去。

    顾澈扶额,只听见女人小声“啊”了一声,顾澈就拦腰抱起女人放到了车里,朝着西郊别墅驶去……

    一整夜都睡得异常不踏实的乔依然,半梦半醒中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恶狠狠说着:“无论是谁,动了我的人,就不能让他好过。”

    当阳光洒满整个房间后,乔依然才睡醒,她挣扎着坐起身,随意一动,脚上的伤口就扯得生疼。

    她的嘴角依旧肿着。

    这里是哪里?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沉思了几秒,望着这个有些熟悉的装饰,这个房间,她好像是来过的。

    脑海里有如播电影一般闪过了昨晚的一切,虽然差点被那群人轻薄了,但是还好有鸭子先生去救了她。

    难怪这里的装饰看起来如此眼熟的,这里似乎就是上次鸭子先生带她来的地方。想不到鸭子先生那种人也会拔刀相助,还以为他只会不守信用占她便宜呢。

    她觉得脸颊发烫,当双手捂上发烫的脸颊的时候,被子滑落了。

    她下意识地去捡滑下去的棉被时候,赫然发现穿在她身上的衣服不是她自己的,虽然是一套严严实实的长袖长裤睡衣。

    她的衣服呢?是谁换了她的衣服?难道是鸭子先生吗?

    刚刚心里对鸭子先生满是感激的心情,瞬间就变味了,虽然他们曾经是那什么过,可是他怎么能在她睡着以后动她衣服呢?他该不会对她又做过什么吧?

    小脸煞白,鼻尖上冒出冷汗,她紧咬着下嘴唇,心里又是委屈又是难过,她可是结婚了,怎么可以跟男人不清不楚呢,而且这个男人还是鸭子先生。

    正在这时,房门被一个身材欣长的男人推开了,男人穿一身黑色的居家服,原本慵懒的居家服穿在他的身上竟然也有型有款的。

    乔依然慌乱间理了理头发,跳下床,低着头不好意思看男人,这种状况下的她除了尴尬就是别扭,只想立马逃离这个地方。

    “鸭子……”

    男人干咳了两声,女人蠕动的唇角就不再出声了,她长如蒲扇的睫毛在眼窝处落下了阴影。

    这个女人就这么没记性吗?

    不是让她别再这么叫了吗?

    若不是昨晚为了安抚瑟瑟发抖的她,他才不会承认他是什么鬼鸭子先生呢?

    空气中因为多了这个薄凉气息的男人存在,乔依然觉得整个大气压都低了不少,这个男人的气场还真是让她觉得不自在。

    “我,我还是先走了。”

    男人沉默,但是当乔依然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地说着:“想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