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模仿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170章 模仿他

    “闭嘴,等会再说。”赖柏海慌乱的眼神,很是不自然地把汪水清拉到了身后,等着顾澈一踏出诊所的门,他就“嘭”地一声关上了。

    “老公,刚才那个女人是不是汪医生。她究竟跟赖医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又是假装男人,又是gay的。”乔依然转动着圆圆的眼睛,仔细思考着。

    那个奇葩的妇科医生汪水清,顾澈是一点也不想再跟她见面了,那个女人真是什么话都可以不分场合地往外倒。

    不过那种奇葩性格倒是可以吓唬住保守的赖夫人,他把怀里的女人轻轻放在副驾驶座上,“操心你自己就好了,回家给我好好交待今天的事。”

    “嘿嘿,老公,今天啊,今天你超级帅的,你突然出现在商场,救我于危难之中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乔依然故意顾左而言他,她一脸崇拜地望着顾澈。

    这时候,她多希望她能长出两条尾巴,像小狗一样能够使劲绕着顾澈开心地转着圈,让他也沉浸在她的喜悦中,忘记她今天偷跑的事情。

    顾澈的视线始终注视着前面的路,今天的事,绝不会是表面的这么简单,他的女人竟然也敢动,他是不会放过他或是他们的。

    “郑彦是在你出事多久之后才出现的?”

    提到郑彦,乔依然的脸色就变得不晴朗了,她万万没想到她从小最崇拜,也是最保护她的童哥哥会跟外人一样认为她偷拿了钻石戒指。

    她郁闷地低下了头,郑彦为什么会不相信她,明明那么大方都不问原因就借给她一张空白支票,可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她,他们小时候的时候郑彦可不是这样的啊。

    小时候,小朋友诬赖她偷了别人的糖,郑彦可是尽力地帮她找出事实的真相啊。怎么长大了吗,就全变了,她想不明白。

    在他的车上,居然会因为另外的男人而情绪低落,顾澈蹙了蹙眉,握着方向盘的力度也加大了,他不悦地按了按喇叭,催促着前面的车辆。

    连续不断的“滴滴”声,让乔依然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中,她望了望顾澈像是很着急的样子,不停地按着喇叭,明明前面的车辆速度已经很快了。

    他是不是又不高兴了?

    她的老公怎么总是冷着一张脸,让她总是要去猜,他究竟是为什么不高兴。

    “乔依然,回答。”

    “回答什么?”乔依然茫然地问着,她黑如葡萄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正认真开车的男人。

    顾澈穿梭在车流中,他把心里的不痛快全部发泄在车速上,该死的乔依然,居然因为想着其他男人而听不见他说话。

    车子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

    乔依然紧紧握着扶手,歪着头目不转睛看着顾澈才想起他问的问题,“哦,你说郑彦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就是警察来了准备给我做笔录的时候。”

    这次乔依然不是顾及顾澈听到“童哥哥”这三个字会生气,而是她自己心里觉得小时候的“童哥哥”是不是只存在小时候了。

    小时候童哥哥对她那么好,又是那么相信她,那么多事情他都帮着她,好像只是因为一件事就否定他,又有点过分,可是乔依然的心里就是很气,他怎么就可以不相信她。

    “你老公信你就好了。”车子已经行驶到人少的路段了,顾澈腾出一只手握着乔依然的手,他疼惜地望着她,“那种碎石头有什么好看的。”

    顾澈思索着,警察给乔依然做笔录的时候郑彦出现,他是为了逞威风还是设了个圈套让乔依然往里跳,又或是某种示威。

    “什么破石头,那可是三克拉的钻戒。”乔依然很是认真地望着顾澈,激动地强调着,还在他眼边用手指比划着三,还正着反正地比划着。

    就算是碎石头做的戒指,那也是戒指,她可是手指上还光秃秃的,乔依然戳着顾澈的中指,心里絮叨着,“你倒是给我弄个碎石头啊。”

    都戳他中指了,他能不能感受到他们连个婚戒都还没有啊,乔依然好奇地望着顾澈那浩瀚如海洋的眼眸。

    他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就是领悟不到她想要结婚戒指,那怕只是个可乐戒指都行,她只是想要他给她一个象征性的承诺而已。

    本来她就患得患失,现在又杀出一个前女友郑子珺,真的很让她很有危机感。

    她老公又不是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买不起钻戒,有时候她在想,他是不是压根就不想他们这段婚姻长久,所以才不愿意买婚戒。

    望着闷闷不乐的乔依然回了家,蔡媛媛嘴角忍不住上扬,云姨在顾澈身边劝慰着,生怕顾澈对乔依然发火。

    “阿澈,依然是呆在家里太无聊了,才想出去玩的,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以后别再提了。”

    云姨关切地望着乔依然,直到确定她安然无恙,心底才放松,拉着乔依然坐在沙发上,给她贴心地递水递点心。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乔依然你吃完了给我好好地从头到尾具具体体说一遍。”顾澈冷眼看着乔依然没心没肺地大口咬着点心。

    乔依然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咬点心的速度慢下了很多,她就偏要慢慢吃,就是不给他好好说,气死他,谁让他还是不懂她的心意。

    在一旁的云姨白了顾澈一眼,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她轻声安慰着乔依然,“慢慢吃。吃完了记得给一个叫小雅的人回电话。”

    “哦,好的,她找我什么事啊?”乔依然故意望着顾澈回答着云姨,她就是要故意气他,谁让他不给她买戒指的。

    顾澈抢在乔依然之前,从云姨手上接过了她的电话,睨了一眼小雅的来电图像,是个短发姑娘,就把乔依然的手机又仍在茶几上了。

    “饱了,我来给小雅回电话。”说完,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又抽了一张纸一边擦着手机一边挑衅地看着顾澈,那样子像极了顾澈嫌弃别人碰了乔依然之后,他给乔依然擦手的样子。

    把她这些小动作收入眼底的顾澈,憋着笑,他的小妻子还真是爱模仿,他锐利的鹰眸尽量保持着冷静。

    乔依然盯着手机里满屏幕都是顾澈的未接来电,她心里有些得意也有些开心,看样子她老公挺紧张她的嘛,他打电话的时间可都是上班时间哦。

    工作狂又公私分明的男人,居然也会上班时间出去溜号,实在太值得乔依然开心了。

    “小雅,你找我这么急有什么事吗?”乔依然的声音甜丝丝的,她余光一直追随着顾澈。

    “什么?原料用错了,你放心,我明天一定去店里帮你忙,你别急。”乔依然说话的同时,一直注意着顾澈,他能同意她出去吗?

    可是小雅遇上了急事,她要不帮忙,又太说不过去了,毕竟小雅经常帮她顶班,还帮她融进新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