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你别跑-私人婚-
私人婚

第171章 你别跑

    待乔依然挂上电话后,客厅里就看不到顾澈的颀长身影了,她鼓着脸在偌大的客厅里搜寻着那熟悉的身影。

    “等等,我有事跟你说,顾澈,你别跑啊?”乔依然朝着正踏着楼梯的顾澈喊着,可男人此刻正双手插着口袋,不疾不徐朝着楼上走着,他已经踏了一个阶梯。

    着急地乔依然小跑着到了楼梯底下,那“扑腾扑腾”地声音让顾澈耳朵不由得竖起来了,这个小东西难道忘记了她是扁平足吗?

    跟她说了那么多遍别瞎跑就是听不进去。

    摔跤了,怎么办?

    该死的,就给给她截肢好了。

    那冷峻的背影蓦地就停了下来,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警告着,“跟你说过的话,你是不是一句也不记不住。”

    “对……对……不……”差点乔依然就要把“起”字说出来了,她又觉得不对劲,“哼,是你自己太不讲道理了,不就是不让我上楼吗?那我就不上好了。”

    今天他去商场救她,差点都让她忘记了他不让她上楼的原因了,他可是为了保护他那堆破照片,连楼都不让她上。

    那个郑子珺就那么值得他珍藏吗?为了保护他们的过去不暴露在她乔依然面前,他还真是用心良苦。

    可胆小的乔依然,就算心里有委屈,也不敢当面对顾澈发,尤其是在她认为顾澈心里是有别人存在的时候。

    倏地,乔依然杏眸眯了眯,得意地笑了笑,心想,“哼,我才不给你机会打断我的腿。”

    随后,顾澈只觉得背后一阵凉风,一个单薄的身躯像个无尾熊一样贴在他身后,乔依然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欢快地说着。

    “顾澈,我可是没有上楼,我上的是你。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丢失了一个好机会来打断我的腿?”

    “含蓄点。”顾澈深邃的眼眸沉了沉,这个小东西,什么话都往外倒,他侧眸,用着醇厚低沉的声音,那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在上面,你会吗?”

    什么呀?

    他当时可是放了狠话不让她上楼的,为什么又要含蓄点啊?

    为什么感觉他的眼神不对劲啊,像是他在她身上时候时候才跟她说话的语气与眼神。

    乔依然觉得很不对劲,尤其是顾澈扭着头跟她说话的语气,他的薄唇就在她樱桃小嘴旁,他温热灼人的呼吸离她是那么近。

    他的手是什么时候放到了她屁股上,她的屁股完全就坐在了他宽厚的大手上,“什么啊,臭流氓,你放我下来。”

    客厅里还有云姨和蔡媛媛呢,乔依然扯着顾澈的衬衣,双脚胡乱地在空中乱蹬着,哪有人大白天就惦记着那档子事的。

    她胆怯地回头扫视了一圈别墅,客厅里空无一人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云姨和蔡媛媛就离开了,还好没被他们看到刚才那丢人的一幕。

    “乔依然,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还想不想明天出门了?”顾澈故意重重地拍了拍乔依然的屁股。

    这个又傻又有原则的小东西,这会倒是把他不让她上楼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了。

    难道他在她心里就是那么暴力的存在吗?她要是真的上楼了,他能把她腿打断吗?真是个胆小又不了解自己老公的女人。

    “哼,你压根就不想让我出去。”乔依然有些泄气,她都答应小雅了,万一去不了该咋办,“你明明都听到我要出门,你就走掉,你这就是压根就不想让我出门?”

    “不战而败。”顾澈把背后的人颠了颠,软绵绵又轻飘飘的女人,什么时候可以聪明点,他背着乔依然去了书房。

    什么意思?

    他会同意让她出去吗?

    尤其在今天她偷跑出去,还发生了被人诬赖成小偷之后?

    一方面,乔依然不想被他看扁,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对小雅食言,于是语气柔了柔,抱着顾澈脸颊吻了一口,“老公,明天可不可以让我出去一会,就一小会,我帮帮小雅做几个蛋糕就回来。”

    乔依然现在在书房谄媚的样子,跟她在楼梯上跟顾澈叫板的样子是截然不同,杏眸含情,柔情似水望着顾澈。

    “打开第二个抽屉。”顾澈用下巴朝乔依然指了指,他修长的食指在书桌上有节奏的敲击着。

    “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我让我出去的。”乔依然立刻就变脸了,谄媚的脸一分钟变成冷脸了,还故意不配合地把手背在身后,故意不合作。

    哼,不答应让她出去,她才不要听他的开什么第二个抽屉,她要自由,她要明天出门。

    那修长的手指顿了顿,把乔依然的手从她身后抽了出来,仔细观察了起来,大手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她的芊芊玉手。

    “确定不打开?”

    他小妻子气呼呼的样子真好玩,顾澈发现他是真的很喜欢看见,乔依然对他生气,又拿他没辙的办法。

    “确定,顾澈你就是个大骗子,你明明就不想答应我出去,还说什么不战而败,让我傻乎乎以为只要求你,你就会同意。”乔依然双颊圆鼓鼓的,红红的,连她脸上的毛细血管都能清晰看见了。

    “你就是喜欢把我当傻子耍。”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乔依然恨她自己为什么这么笨,又上当了,她怨气十足地瞪着顾澈,“臭骗子。”

    顾澈开抽屉的手收了回来,按着乔依然的鼻尖,眸光冷肃,语气冷冽地说,“你这自作主张的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她是年纪小,太爱幻想了吗?成天这小脑瓜里都想了些什么鬼东西。

    被按着鼻子的乔依然,鼻孔朝天,她梗着脖子,毫不示弱地说,“你自己细数一下,你都骗了我多少次了,顾澈你有前科。”

    尤其是跟他前女友郑子珺撇清距离的时候,明明心里还惦记着人家,可当她的面却装不熟。

    她张开嘴,对着顾澈的手指就是一口,“咬死你这个死骗子。”

    顾澈挑了挑眉,她小妻子的小脑袋瓜子里看样子又上演了一场戏,他由着她抱着他的手指乱啃发泄,反正这个女人也舍不得咬掉他的手指。

    他用另一只手打开了那个抽屉,从锦盒里拿出一样东西,塞进了乔依然那不安分的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啊。”乔依然皱了皱眉头,顾澈这个大骗子又要怎么耍她,这次说什么都不能被他给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