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我最烦猜女人心思-私人婚-
私人婚

第172章 我最烦猜女人心思

    “这难道不是你最想要的东西吗?”顾澈把那东西直接套上了乔依然的无名指。

    低头怔楞了片刻的乔依然,惊讶地张着嘴,久久合不拢。

    他居然给她送戒指了。

    还是四叶草形状的钻石戒指,粉红色的真好看。

    他怎么知道这是她最想要的东西?

    那硕大的粉红钻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耀眼,带在她手上的尺寸是刚刚好,乔依然一手捂着嘴,歪着头注视着她带上了戒指的那只手。

    这颗钻戒比璀璨珠宝丢失的那个三克拉的钻戒大了不止一倍,乔依然不懂珠宝,只觉得好看,除了好看之外就是感动,她激动地吻了吻顾澈的薄唇,“老公,谢谢你,我爱你。”

    原来她对他的暗示,他都知道,乔依然心里的怅然若失,顿时就无影无踪了,或许她的老公还不爱她,或许他心里还想着其他女人。

    可他还是对她用心了,他知道她想要婚戒,他就送她了,是不是代表着他心里也是有她的存在了。

    “别光说不练。”顾澈轻描淡写地说完,睨了一眼乔依然,一个戒指就能高兴地找不着北了。

    低着头羞怯的女人,趴在他肩窝处小声嘀咕着,“老公,抱我回房。”

    又怕下楼遇上云姨和蔡媛媛,她补充着,“大白天的……干那事……我们还是在二楼好了。”

    “干什么事?”顾澈故意把玩着她带着钻戒的无名指,他的女人也不是完全笨嘛,至少知道各种暗示他要婚戒。

    看她这张单纯简单的脸上,都要窘迫地滴血出来了,顾澈心情大好,他的小妻子,真是娇嫩得像朵等着人去采摘的水仙花。

    只见乔依然欲言又止地咬了咬下嘴唇,用胳膊肘拐了拐顾澈那坚硬肌肉的胸膛,她用着微弱的声音,含糊不清说着,“生……宝宝。你明明就最喜欢做那事了,干嘛非得逼我讲出来。”

    “你难道不喜欢。”顾澈邪肆地抱着乔依然的头,使他俩四目相对,紧贴着彼此的身躯,他能感受到乔依然那止不下来的心跳声。

    无论乔依然是受了谁的指示,留在他身边对他是多么的危险,他都不放在眼里了,答应要照顾她一辈子,护她一辈子周全的事,只要他活着,乔依然就只能是他顾澈的女人。

    乔依然气急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一定要把她逼死吗?大白天的什么话都有脸讲。

    一不做,二不休,乔依然如法炮制了顾澈嫌弃她话多就吻她的举动,她抬头朝着天花板深呼吸了一口气,“你废话真多”,言毕,就便狠狠吻住了顾澈的薄唇。

    这勾火的人,不到一会,便节节败退了,被顾澈扔进了书房里面的床上。

    书房的温度渐渐攀升,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床垫一直在下沉,乔依然觉得全身心都很圆满,心里滋生出一种幸福的感觉。

    体力不佳的她,在洗完澡之后,就双眼都睁不开窝在顾澈的怀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顾澈把她头轻轻放在枕头上之后,就出去阳台上打电话了。

    着一身黑色睡袍的男人,锐利的鹰眸一直盯着那两株连理枝,不知道妈妈能不能看得见,乔依然现在很幸福,她很爱他。

    “顾总,正如您所怀疑的,是有人指使那个肖经理诬赖太太的。那个肖经理不经吓唬,很快就把幕后指使者交待了出来,是郑彦。”

    顾澈对整个结果不意外,但又觉得是哪里不对劲,“继续。”

    唐浩宇像是在避忌着什么,有些吞吞吐吐,“这个肖经理的话,也有点问题。我已经警告他了,要不想把牢底坐穿,不该说的就叫他别说了。”

    “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顾澈冷冷地问着。

    连他顾澈的女人都敢诬赖陷害,不给他颜色他瞧瞧,他就不分黑夜白天了。

    “他说,他说,太太……”唐浩宇认为太太不是那样的人,“顾总,姓肖的就是胡说八道。”

    “说。”只是一个字,那渗透力越过了无线电,让唐浩宇整个后背发凉。

    唐浩宇心里畏缩,他要是因为重复了那个肖经理的话被顾澈打死了,他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那个肖经理,“姓肖的说,太太……太太和郑彦……商量着私奔,还说太太很爱郑彦。”

    这大概是顾澈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乔依然跟郑彦私奔?

    还不如说白天出的不是太阳,是月亮。

    顾澈透过窗台,瞟了瞟在书房的小卧室熟睡的女人,他的老婆可是整个身心都是他的。

    当时她乔依然爱着鸭子先生死去活来的时候,为了她心里的道德是非观,都不愿意跟鸭子先生。跟他郑彦走,那就是一场不好笑的笑话。

    “让沈博文好好给我打这场诽谤案,陷害太太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继续给我查,幕后还有人。”

    “遵命。”松了一口气的唐浩宇,转身继续忙碌去了。

    夕阳落山的时候,乔依然才睡醒,她动了动酸疼的身体,床的另一边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套干净的衣服。

    当她换好衣服,推开书房卧室的门,就看到了正在台灯下伏案工作的顾澈,那如刀刻般的英挺轮廓在灯光的照耀下就更加的深刻了。

    这个俊朗不凡的男人就是她乔依然的,她悄悄走到顾澈身后,趴在他背后,双手从他脖颈间穿到他脖子下,抬起她那带着钻戒的白皙手指,在顾澈视线下晃悠着。

    “也不知道是谁,偷偷摸摸连戒指也准备好了。”乔依然嬉笑地说着。

    她把头埋在顾澈的脖颈间,一双黑如葡萄的大眼睛,可是十分认真地观察着顾澈的反应。

    “我最烦猜女人心事,以后想要什么直说。”顾澈专注的视线可是一直都停留在文件上。这什么态度!

    这个坏男人,明明下午跟她温存的时候还挺正常的,怎么起床了就又这么冰冷了。

    乔依然不高兴地直起身子,把手也要收回去了,带戒指的手却被顾澈拉住了,“以后别像个傻子一样趴在珠宝店门口羡慕别人。”

    今天的事,他虽然相信她帮她了,听他这口气,就是觉得她给他丢了人了呗,“哼,嫌弃我给你丢人,你就该娶个名门淑女,干嘛要娶我这种拿不出手只能给你丢人的女人。”

    你去娶郑子珺啊,心里想着郑子珺,干嘛要娶她乔依然。

    假象,全都是假象!

    乔依然想脱掉那戒指,却被顾澈紧紧捏住了无名指的关节。

    :说虐的小伙伴欢迎你们进书友群来好好跟我讨论讨论,其他的小伙伴大家一起来玩哦。书友群的扣扣群号是206945302,欢迎大家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