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我很胆小-私人婚-
私人婚

第174章 我很胆小

    晚饭后,乔依然就一直躲着顾澈,生怕被顾澈叫住要她交待逃跑的事情,更怕他会真的把她腿打断。

    对于自己老公,乔依然觉得她是很琢磨不透的。

    她摸了摸无名指上的粉红钻石戒指,还有那无名指上的关节,今天差点因为说错话就废掉了手指。

    她觉得顾澈这个男人实在太恐怖了。

    乔依然在厨房洗着碗,嘴里碎碎念着,“这么冷血的男人,以后一定只能给他生个儿子,要不然女儿能被他吓死。”

    “你要是真怕我,还敢偷跑。”乔依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澈居然也在厨房里了。

    她抬头便在玻璃窗上看到了他颀长的身影,穿着一身黑色居家服的顾澈没有穿西装时候的庄重感,但整个人还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他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吗?

    乔依然偷偷白了他身影一眼,继续低头,把心里的不爽和不安发泄在了餐具上,居然偷听她独自的碎碎念。

    他究竟来干嘛?

    来找她算账吗?

    会不会真的要打她,甚至打断她的腿啊?

    “这套骨瓷餐具是英国皇室同款,使劲摔,摔完了,老公给你再买一套新的。”顾澈阔步朝着乔依然走了去,双手环过乔依然的腹部,轻轻拍了拍。

    骨瓷?

    还是来自英国的骨瓷?

    骨瓷最好的工艺就是为英国皇室打造的那种了。

    她以前只在杂志里和艺术馆里见过骨瓷。

    乔依然闻讯,手上的动作不由得轻了又轻,还以为这是一般的质量好点的瓷器而已,居然是骨瓷。

    她不耐地扭了扭身子,“放开我”,她细心把手上的碟子放在眼皮下面仔细观察着,生怕因为刚才的用力把这套骨瓷餐具给摔着磕着了。

    可顾澈搂着她腰的力道却越来越紧了,他温热的鼻息在她耳廓边流动着,让她的心跳漏了好几拍,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松开,知道你有钱,摔坏了买一万套也买的起。”

    “乖。”顾澈浅吻了她耳垂,手也开始不老实地伸进去她衣服里了,他的手越过厚厚的海绵,停在她丰满的柔软上。

    “嗯”乔依然鼻息之间轻轻发出叹息。

    她恐慌地望着窗外,又看了看客厅,生怕被云姨或是其他人撞见,“下午不是才做过,怎么又想?”

    “午饭吃了,就不吃晚饭吗?”

    他这套混蛋理论,真是让人头疼,乔依然无奈地闭了闭眼,只听见“吭哧”一声,同时她手上握着的盘子也不在了。

    放眼望去,这个砸盘子的罪魁祸首就只有顾澈了,而他正没事人一样地望着乔依然,那不安分的手还在她衣服里横行着,让她身子软绵绵的。

    今天的他倒是没在公寓里那么放肆,没有直接把她按在料理台上直接做,而是把她抱回了房。

    对待顾澈这种欲一求一从来都不觉得满的人,她不想死得难看就只得配合了。

    关上了房门,乔依然深呼吸了一口气,为她单薄的身体默哀了几秒钟。

    让她意外的是,顾澈并没有覆身压住她,而是把那不安分的手拿了出去,他把她放在床上坐好,居高临下看着她,“明天做蛋糕的时候,就坐在凳子上,听见没?”

    做蛋糕怎么可能坐着?

    操作间那有什么凳子给他们坐?

    乔依然想对着顾澈翻白眼,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疑惑地望着顾澈的时候,心里闪过一丝惊喜。

    “老公,你是不是同意我明天去帮小雅做蛋糕啦!”乔依然跪在床上,双臂兴奋地勾着顾澈的脖子。

    喜出望外的乔依然,开心地把她自己整个身子都挂在顾澈身上,她见顾澈闭眼默认,兴奋地把他往后推了推。

    使得双手毫无防备的顾澈就这样被乔依然扑倒在床上了,顾澈想起身,可乔依然大力地又把他给按下去了,她趴在顾澈的胸膛上,赞扬着,“我都说了我老公可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只要顾澈愿意,他单手就可以把乔依然从他身上扯开,可他没有,而是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又把她蜷缩压着的腿给摆放平整了。

    这个小东西真是好了伤疤就望了疼,就不怕把脚再次崴伤了吗?

    “跟你说的听见没?”顾澈拉着乔依然的耳朵,语气严厉。

    “说什么了啊?”乔依然在他怀里撒着娇,又摸着被顾澈扯住的耳朵,“老公,依然会疼的啦。”

    可望着顾澈一副“你不给我想起来,我就扯掉你耳朵”的架势,她只好尽力回忆着顾澈刚才说的话,究竟他要她记得什么。

    乔依然茹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在眼眶里上下滚动着,究竟是什么啊?

    “老公,你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再说一遍我一定记得住。”乔依然狗腿地噘着嘴就要吻顾澈,可被他无情地躲开了。

    “好好给我想。”顾澈冷着一张脸,紧紧盯着乔依然,这个小东西每次跟她说的话都不放在心上,这次非得好好治治不可。

    刚刚都好好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又是冷着一张臭脸,让她忍不住想打喷嚏,为什么就这么爱臭着一张脸。

    “臭着一张脸也帅。”乔依然不小心把心里的嘀咕说出了声,她感觉到头顶有个如冰川一样寒冷的视线一直盯着她。

    顾澈揪着她耳朵的力气更大了,“换个人工的耳朵,估计能更听话。”

    或许是吓唬奏效了,乔依然鼻尖上都沁满了冷汗,“老公,我会听话的,我会坐在椅子上做蛋糕的。”

    为什么电视上女主角的老公就各种体贴温柔,到了她乔依然这里,怎么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动不动还扯她耳朵。

    “乖就对了。”顾澈抚摸着乔依然柔软的头发,又给她揉了揉那红彤彤的耳朵。

    可是一般操作间是没有椅子的,她差点脱口而出,又怕顾澈继续跟她较劲,最后让她去不了,索性乔依然就选择不做声。

    反正到时候进了操作间,他也看不见。

    “明天我送你去,你要是又凳子不坐,以后都别想再出门了。”脚还没好利索,就非要往外跑,真不如打断算了。

    顾澈万万想不到,他居然会有耐性跟一个小女人周旋这种事。

    “干嘛一直纠结我坐不坐凳子,老公,你好奇怪的,我又不是瘸了。”乔依然精疲力尽地趴在顾澈身上,下巴戳着他坚实的胸膛。

    “可你没脑子。”顾澈毫不客气地回应着。

    “我脑子没受伤,前几天是我脚受伤了。”乔依然坐起了身,她感觉身下某个地方热热的,但她没细想。

    她随之才领悟过来顾澈为什么一直要强调要让她坐凳子做蛋糕了,“老公,你是关心我的脚是不是?你好好说不就好了,干嘛总吓唬我,我很胆小的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