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刺眼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177章 刺眼的

    “你再取笑我,我就回家了,我不帮你了啊,让你被顾客追杀,被上司骂死好了。”乔依然佯装着要脱掉工作服直接走人。

    “依然,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别走啊,你忍心看着你可爱的同事被逼着去跳楼吗?”小雅还自带了几滴恐龙泪。

    那楚楚怜人的模样,让乔依然还真是狠不下心,当然她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再不开工,我们就要来不及了。”

    乔依然低着头编辑着照片,她生怕顾澈那个混蛋想歪,故意把她身上贴满了卡通头像,给顾澈发了过去,“你可爱的老婆乖乖地坐在凳子上工作了。”

    哼,她乔依然才不傻呢,现学现卖的本事可不是盖的。

    “嗯啦,都怪我昨天在柜台值班的时候,没有把厨房的工作安排表弄清楚,才稀里糊涂接下了这个单子。其他师傅手上都有任务要做,我没办法就只好找你来了。”

    小雅歉疚得望着乔依然说着。

    “小事一桩啦,我闲在家里也是无聊的很,正好趁着机会出来透透风。你以前帮了我那么多次,我早就想着要报答你了。”要不是小雅找她帮忙,指不定又得被顾澈关在家里多久了。

    凝了凝手机,还没有收到顾澈的回信,估计他在忙吧。

    小雅感激地点了点头,用着有些遗憾的语气说,“一直盼望着你会对我以身相许呢,没想到我自己把这种机会给丧失了。”

    “我很爱我老公的。”乔依然猛地停下手里的动作,认真对着小雅宣布着,她的声音有些激动,小雅愣住了,“依然,你怎么了?”

    是不是她反应太大了,乔依然拢了拢身上的工作服,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认真解释着,“我不是歧视喜欢同性的人,只是我很爱我老公,所以,你不能对我有那种想法。”

    说话的同时,乔依然把座椅也滑到了离小雅更远的一边去了。

    小雅似是而非地笑了笑,拉着椅子逐渐靠近了乔依然。

    小雅每靠近乔依然一点距离,乔依然就往墙根处移动着,随后乔依然被逼得无路可退了,她情急之下,拿起尖锐的模具护着自己。

    “你再乱来我就不客气了,我就让大家都知道你……你喜欢女人了。”乔依然的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警惕地看着小雅。

    她责怪着她自己,怎么没早点看出来小雅的不对劲呢,她和小雅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怎么有一种背叛顾澈的感觉。

    “依然,有没有人说你傻的很可爱。”小雅实在是憋不住笑了,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把她和她男朋友的亲密合影拿出来给乔依然看。

    一张不够,乔依然看了十张才彻底相信小雅是个异性恋,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上的厨师帽,“是不是觉得我很脑残?”她是不是应该让赖柏海给她检查一下脑袋了。

    小雅摇了摇头,好奇地问乔依然,“男人不就是爱傻乎乎的女人吗。你男人是不是很爱你?”

    这个问题啊,乔依然还真不知道,她摇了摇头,心里有点酸涩,“他心里好像还想着前女友。”他应该是爱着那个叫郑子珺的女人吧。

    小雅不以为意地说,“谁没有过去啊,你别计较了,我们要珍惜当下,时间是朝着前面走着的,又不是往后倒退着走。”

    道理是这样的,可乔依然心里还是有些不愉快,什么时候顾澈的心里才会满满的都是她呢?

    手机在这时候也震动了起来,是顾澈的信息,“老公会配合满足你,你那想在工作台上行夫妻之礼的心愿。”

    看完这条信息,她整张脸和脖子顷刻间就像发烧了一样,热的她难受极了,手上的手机也差点不小心掉到了奶油里。

    “怎么了?做什么坏事了?瞧你这小脸红扑扑的,看见就想让人立马把你推倒。”小雅无心调侃着,可这句话却入了乔依然的心。

    她把手机塞进了口袋,自嘲地望了望她那对傲人的天生一对,顾澈可能爱她们比爱她多。或许顾澈只是爱她年轻的身体罢了。

    和面的时候,乔依然回顾了自从郑子珺出现以后的事情,特别是在她发现了顾澈和郑子珺以前的关系时,当晚顾澈就没碰她。

    郑子珺在他心里一定藏着很深的位置吧。

    可是他都娶了她,就不能忘记郑子珺吗,他是不是都不记得他是已婚男人了?

    心里藏着事,做蛋糕的时候难免会把当下的心情融到蛋糕里。

    于是,今天做的小黄鸭蛋糕看起来就像是忠诚的军人一样,笔直笔直站得,看起来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子。

    蛋糕做完后,乔依然和小雅按照顾客指定的地方送去了福利院,乔依然见到可爱的孩子们,心里觉得异常熟悉与柔软。

    虽然福利院的孩子没有幼儿园的孩子穿得漂亮,甚至都没有以前幼儿园里那些小朋友那么健康。

    “咦,顾太太?”

    乔依然见有人叫她顾太太,下意识地看了看她自己的着装有没有弄脏或是穿得不当,她不想给顾澈丢人。

    待她转过身,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蓝色身影,她紧绷的肌肉瞬间就松弛了,“你好。”乔依然极力地在脑海里搜寻着眼前女人的姓名,可是却一无所获。

    像是能洞察到乔依然内心里想法一样,高雅澜指了指她胸前的志愿者的牌子,指着她的姓名,“高雅澜。”

    “好动听的名字。”乔依然打心眼里觉得人如其名,眼前的高雅澜的确是把一声蓝色穿得很是高雅。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啊。”高雅澜莞尔一笑,她有些诧异顾澈的老婆怎么跟着蛋糕店里的员工一起来。

    乔依然倒是记不清楚她什么时候把自己名字告诉给高雅澜了,她想到了上次见面的场景,于是随口一问,“阿澈,有没有把善款给你们打过去啊,要是没有,我帮你去催催。”

    阿澈?

    这个好听的名字从别的女人嘴里念出来的时候,高雅澜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戳了一下,她垂眸的时候望见了乔依然手上那在太阳光下发着光的粉红色钻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