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陌生的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181章 陌生的他

    见顾澈神情不对,乔依然下意识地放缓了脚步,“对不起,老公,我是看见你太兴奋了,所以我才忍不住朝你跑了过去,我保证我以后不乱跑了。”

    她这个死板的老公啊,人家医生都说她的脚没事了,干嘛就是这么谨慎。

    可眼前的顾澈,背对着夕阳,他冷峻的轮廓看起来格外的硬朗,他居高临下紧紧凝着乔依然的方向,让乔依然一时之间手足无措的。

    她用着乌龟的速度朝着车子走去,顾澈站在副驾驶座旁,也不给她开门,只是凝着她走过来的方向。

    “是不是还有哪里做错了?”乔依然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着,她都不敢抬头去看顾澈,总觉得他的眼神就是想把她给活吞了。

    步伐再慢,走着走着,也到了车门,可顾澈就是不给她开车门,还挡着车门。

    从顾澈一下车,他就看到了那颗菩提树下那抹蓝色身影,高雅澜。说好了要骄傲地离开,从此见面就是陌生人的女人,居然阴魂不散地缠着乔依然。

    “老公,你是不是怪我见了阿谦,我真的不知道他也在这里。”乔依然想伸手去拉顾澈的衣袖,跟他好好承认错误。

    虽然她是不认同亲兄弟要闹得那么僵,但顾澈曾经告诫过她不允许她跟顾海峰一家来往,她也只好尊重他了。

    然,顾澈依旧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这个也不对吗?

    乔依然急了,一股脑往外倒着,“老公,我承认我一下午都是站着跟小朋友玩耍,可我早上是坐着椅子上做蛋糕的,你别打断我的腿好不好?”

    说完,还恐惧地往后退了退,一不小心她的手肘还把车撞击地发出了“biubiu”地报警声,顾澈收回视线,垂眸望着双眼通红又瑟瑟发抖的乔依然。

    他沉了沉眼眸,把眸光中那丝寒光压在让乔依然看不见的地方,他语气是少有的柔和,把胆小的乔依然搂进怀里,捏着她饱满的下巴,“乖。”

    乔依然还没从刚才的恐惧中缓过来,她僵硬地依靠在顾澈怀里,想问他可不可以不要总那么表情恐怖。

    可她只是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没说话,只是转动着眼珠着细细观察着顾澈,他冷着一张脸的时候,可真是太有距离感了。

    顾澈把她塞进车里,给她系好安全带之后,大手轻轻拂过她脸颊,就那么歪着头吻了乔依然一口,这时的她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只是僵硬着。

    “你很怕我。”这个胆小鬼小妻子啊,还真是胆小,顾澈把她搂进怀里,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又捏了捏她鼻尖。

    毛绒绒的脑袋在他怀里点了点头,“老公,我做错事,你骂我打我都行,能不能不要那么恐怖地看着我,我真的好怕,好像我们从此是陌生人一样似的。”那样的他让她觉得太遥远了。

    就算是他怀里,想起他刚才看他的恐怖模样,她也还是心里很害怕,那样的遥远感,好像他们是陌生人一样。

    “傻。”那抹蓝色的身影出现在后视镜里了,顾澈下巴抵着她额头问,“今天有没有见到一些奇怪的人?”

    “有,但是我不敢说。”乔依然生怕顾澈听到了顾谦的名字跟她直接发火。

    顾澈怔楞了几秒,随即警惕地望了望后视镜里那抹躲藏的蓝色身影,想不到高雅澜丢掉了她的高傲做起了她曾经最瞧不起的事了。

    “说。”顾澈垂眸凝着犹如惊弓之鸟的乔依然。

    她仍旧摇了摇头,捂住嘴巴,就是不肯说。

    已经好几年不再留意高雅澜的消息了,顾澈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的国,更不知道她回国来干什么,说不准她跟乔依然在美幕商场被诬陷的事情有关。

    高傲又聪明的高雅澜,想要对付纯真简单的乔依然,那就是石头砸鸡蛋。

    “是见到高雅澜了吗?以后别再见她了。”顾澈简单明了的说着,他把乔依然放回座位后,就发动车子了。

    一脚油门,后视镜里那抹蓝色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乔依然抱着安全带,绞着手指在座位上闷闷地说,“为什么不让我见她啊,我说的奇怪的人不是她,而是……”

    她很仔细观察着顾澈的反应,她有些担心提到了顾谦,顾澈会不会直接把她撇在半路上。

    “老婆,我觉得车里比蛋糕店的操作间要更有挑战力。”

    乔依然惊讶地半天张着嘴合不拢,他怎么能如此不要脸,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种话,还以为他只把这种话在短信里说呢。

    车速慢慢地降下来了,乔依然瞧着窗外不是正常的马路,而是一座桥的底端,那桥面与底端的距离也才三米左右,他们若是在车上做些什么,桥上的人也看得见。

    大约十米开外,还有着稀稀落落的旧式单元楼。

    她眉头紧蹙,双手环着肩,“我说还不行吗?”万一被人看见他俩在车里那什么,她真的不用活了。

    就算说完被赶下车,也认了,总之不能做那种有伤风化的事情,车子又缓缓地恢复了正常行驶的速度。

    乔依然语速飞快地说,“我见到阿谦了,他女朋友是大明星苏潇,那个苏潇有点奇怪,跟电视上面的感觉一点也不像,她还把我错当成阿谦的女朋友了。”

    说完,乔依然只觉得大脑嗡嗡的,她对着窗外张望着在这个偏僻的小路上有没有的士路过。

    放眼望去,路上就只有从田里归家的农民,居然一辆车也没看到,乔依然为她自己默哀着。

    “以后离他们远点。”顾澈淡淡地说着,他思考着要不要单独再问问乔依然和高雅澜相处的细节。

    可转念一想,这个醋缸里长大的女人,问多了又怕她怀疑,然后她整个人再掉进醋缸里,那滋味可不好受。

    乔依然有些意外,顾澈居然会有这么平静的反应,她轻轻“嗯”了一声。

    趁着顾澈好像没那么排斥顾谦的时候,她有点想帮顾澈和顾谦兄弟修复胡一下兄弟情。

    虽然顾谦为人轻浮了点,但从他们相处的两次看来,顾谦是真的很在乎顾澈这个大哥。

    乔依然注视着顾澈棱角分明的侧脸,缓缓说,“阿谦其实很关心你,知道你喜欢低调,故意让苏潇把那群记者弄走了。”

    可正在开车的顾澈一点反应也没给乔依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