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在我这里没有-私人婚-
私人婚

第182章 在我这里没有

    “老公,家里怎么在施工啊?”当车子停在西郊别墅六号的时候,乔依然就看见自己家院子里堆了不少的砖石水泥。

    顾澈瞟了一眼那群工人,他们干活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利索认真,想必不用太久就可以把电梯楼给盖好了。

    他望着好奇的乔依然,淡淡说着,“云姨毕竟年纪大了,坐电梯安全点。”

    有道理!

    乔依然十分认同顾澈的话,云姨待顾澈,那比一般的亲生的母亲还要真心还要体贴,他孝顺云姨也是应该的。

    夕阳西下,乔依然挽着顾澈的手站在连理枝下望着工人们忙碌的工作着,“老公,你真的好体贴。”

    要是什么时候可以对她这么暖心的体贴就好了,她可受不了顾澈对她脚那样的恐吓关心。

    一则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乔依然的思绪,顾澈没任何异样地接起了电话。

    只是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顾澈垂眸对乔依然说了句,“上楼接个电话”,他阔步朝着别墅主屋走了去,又对着电话说着,“你先等会。”

    本来顾澈的电话就多,乔依然跟他在一起时间久了,对他这种随时随地有人找的情况早就习惯了。

    可是他那句,“你先等会”,像是在避讳着什么?

    只是顾澈从来都不曾避讳着她接电话,今天为什么又背着她接电话,她心里生出一股非常不好的想法。

    直觉告诉她,这是个来自女人的电话。

    说不准还是来自郑子珺的电话,她来不及多想,就小跑进主屋,一楼没有顾澈,她便全然忘记顾澈不让她上二楼的命令了。

    书房的门也锁上了,这个电话究竟是有多见不得光?乔依然把耳朵紧紧贴在书房门上,可什么也听不清。

    书房阳台上,香烟在顾澈手上袅袅升起,他压低声音怒斥着,“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在眼皮子底下居然还被偷走了,你们眼睛是摆设吗?”

    电话那端的人唯唯诺诺承认着错误,“顾总,对不起,我,我们会很快给您找回来的。”

    “这是必须的!”顾澈冷肃的声音让听电话的人在那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顾澈瞟了瞟书房门口,“这事不许外传,更不能让太太知道,否则小心被我扔到公海喂鲨鱼。”

    乔依然至始至终都不听不见顾澈讲的是什么内容的电话,甚至连书房里的脚步声都没听见。

    “干脆进去听好了。”

    “好”乔依然干脆地回答着,她一心只想进去偷听顾澈讲电话,全然不管是谁为她开的门。

    她低着头看着钥匙把书房的门打开了,嘴里不忘絮叨着,“顾澈这个坏男人背着我偷人了,真是气死我了。”

    “嘭”地一声,书房的门被不友好地关上了,还未等乔依然转过头去看门,她就被人推到了墙角。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唇就被薄唇吻住了,她本来是有一丝慌乱的,可是那熟悉的味道,和那霸道又蛮横地亲吻,她便很快判断出是谁了。

    顾澈紧紧把乔依然压在墙壁上,狠狠吻了一口,他嘴角在她额头处停留,那温热的气息让乔依然的心快跳停了。

    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偷乔依然,算不算偷人?嗯?”

    那磁性的嗓音让她整个人呼吸急促,她抬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顾澈,这个外表冷硬的男人只要一靠近她,就足以让她理智全无。

    尤其是在他用着灼灼目光凝着她的时候,更让她沉迷,她傻愣愣地点了点头,嘴上却说,“不算。”

    不老实的男人,身体已经对她发出了危险的信号,乔依然涨红着一张脸,直摇头,“别。”

    可她身子早已被他吻得软如一滩水了,当男人把她平放在书桌上的时候,乔依然觉得好丢人,好邪恶,“老公,我们回房,在书房里做这个感觉玷污了那书柜里神圣的书籍。”

    这个小傻子还真是有原则的很,在这种时候跟男人讲道理,那不就是鸡同鸭讲吗?

    顾澈咬着她耳垂,口气理所应当的,“生孩子这事难道不神圣吗?”

    睁大眼睛望着顾澈的乔依然,捂着滑落的肩带就要起身,却又被按在了书桌上,这种时候瘦小的她又怎么是顾澈这个大男人的对手呢。

    “你不要脸。”没羞没躁的男人,居然把耍流氓都说成神圣了。

    她心里仍对他刚才那通电话好奇着,她的直觉告诉她,那通电话八成就是郑子珺打来的,要不然顾澈也不会背着她接电话。

    “专心点。”顾澈吻着她锁骨,低声警告着她。

    最近一直萦绕在她心里的疑问在顾澈释放了她蕾丝边的小衣物时,忍不住想问清楚,“老公,有件事我想问问你,我……”

    薄唇立马封住了喋喋不休的红唇,“有什么比生宝宝的事还重要?”

    “有!”乔依然缩着头,躲着他的热吻,她接受不了顾澈心里想着别的女人,却跟她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咬牙犹豫了几秒,乔依然艰难地问着,“老公,你爱我吗?”虽然大家都说这种时候男人说爱你的真实性很低,但是不安的她那怕得到的是假答案,也希望他能说“爱她”。

    只要他说出口的,无论真假,她都愿意相信。

    “你猜。”顾澈刮了刮乔依然圆润的鼻子,还真是个小女孩,问着这么幼稚的问题。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好不好?”乔依然双手抱着他的手臂,紧张地问着,她真的好怕从顾澈嘴里说出“不爱”这两个字。

    顾澈急不可耐地扯掉了乔依然身侧另一端的带子,亲吻着她锁骨,那灼热的吻一直往下蔓延……

    完全没有心思继续的女人,按着他的头,执着地说着,“老公你到底爱不爱我?你要不爱我,我就不给你生宝宝。”

    他那么急着做那事,会不会就顺水推舟说“爱”呢?

    顾澈抬头,幽深不见底的鹰眸对上了那清澈见底的杏眸,语气寡淡,“威胁我。”

    那轻蔑的语气,很让乔依然挫败,如果顾澈来硬来,她最终也只能屈服,可为了固守住心里的坚持,“宝宝应该是爱情的结晶。”

    她继续说着,“如果我们之间只有我爱你,那就是单相思,那样就不是爱情。在单相思情况下出生的宝宝压根就不是爱情的结晶,他就不该生下来。”

    “你要敢打掉我宝宝,我要你全家陪葬。”顾澈瞪着猩红的双眸,死死锁着乔依然。

    还没问清楚他究竟爱不爱她,她就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抗拒从来都是无效的。

    入睡前,顾澈从她身后抱着她,他的薄唇贴在她耳边,“爱情那种虚幻的东西,我这里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