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我要追你-私人婚-
私人婚

第183章 我要追你

    想问他是真的没有,还是全都给了那个郑子珺,所以他才不愿意给她爱情。

    可身体的酸疼让她不愿与他讲话。

    他总是这般蛮不讲理,都说了不要,还折腾了她那么久。

    不愿给她爱情,却又强迫她跟他做最亲密的事情,想到这里乔依然就觉得心酸,她越想越觉得她自己只是个床一伴。

    眼泪没多会就顺着眼角流到了枕头上。

    半夜,顾澈朦胧之间,伸手摸不到那个熟悉的娇躯,他心里一紧,睡意全无了。

    那个小东西,该不会半夜生气跑了吧,真是个任性的女人,就该把她腿打断了,让她哪里也去不了。

    顾澈连忙给保安室打了电话,“拦住太太,不让她走了。”

    “顾先生,我们没让太太走,她差人去买东西了,现在在保安室里等着。”

    “什么东西?”是什么非得大半夜出去买。

    接电话的保镖小王犹豫了几秒,“您还是自己问太太比较好。”小王自认为他是履行到了不让太太出去的命令,但老板的家世他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松了一口气的顾澈,披上睡袍,把客厅里的灯全部打亮了,才坐稳就听到了开门声,只见乔依然把什么东西往身后藏了藏,低着头也不看顾澈就望着房间快步走着。

    “站住,手里拿着什么?”顾澈迈着长腿,一把扯过乔依然手上的塑料袋。

    他整张脸马上就黑了,“谁允许你吃这些的。”

    “是你逼我的。”半夜乔依然睡不踏实,她做噩梦,梦里她牵着一个可怜的小孩子被赶出了顾家,因为顾澈要跟他相爱的郑子珺在一起。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被赶走,伤心难过也只有她一个,如果连累到一个小孩子,那就是罪过了。

    顾澈把那避孕药一颗颗扔进了抽水马桶,他眸底的寒光比半夜的凉风更让乔依然觉得冰冷。

    “乔依然,得到了你想要的爱情,你还不是得给我顾澈生孩子。”

    他周身的冷厉在路过她的时候,让她不由得瑟缩,他是真的很想掐死这个半夜乱跑出去买这些乱七八糟药的女人。

    “那不一样。”忍着心里的恐惧,乔依然肯定地答着,那样她就不会质疑她自己只是个暖床工具了。

    这夜,两人都只留给对方冰冷的后背,就各自入睡了。

    翌日,早餐时间,乔依然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在餐桌的时候,云姨心里很开心,就连责怪的话语也听起来格外温馨,“阿澈,依然年纪还小,年轻人要懂得节制点才好。”

    他余光特地观察着乔依然,她今天很反常,居然听到这种调侃的话而不再脸红害羞,而是一个人拿着勺子低着头,想着什么,连眼睛都忘记了眨。

    很明显,云姨说了什么,她肯定一句也没听进去。

    而她面前的碗,还是干净的,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只有一只了,很明显她心不在焉。

    “乔依然,你怎么做什么事都是心不在焉的。”顾澈低头优雅地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却被他不小心地撞在了桌面上。

    那刀叉和骨瓷餐具,还有大理石桌面碰撞发出的刺耳“吭哧”声让乔依然惊了一下,她才眨了眨眼睛。

    “递一份新牛排给我”,他看着乔依然说着,他说话的声音冷冽。

    “好。”惯性使然,乔依然正准备往牛排身上撒点胡椒粒的时候,因为顾澈喜欢牛排周围有胡椒粒的味道,虽然她自己不喜欢。

    当顾澈薄唇轻启,“直接给我。”

    “哦。”只是简单一个字的回答。

    如果是往常,顾澈判断乔依然一定会话唠地问问,“老公,你怎么突然就不放胡椒粒了,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可她今天听他吩咐后,却什么都没问,这让顾澈心里有些不爽,乔依然干嘛非得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比如那看不见又摸不着的爱和爱情。

    待牛排切好后,他睨了乔依然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今天这牛排的味道不对劲。”

    云姨闻讯切了一块心牛排,咬了一口,觉得很正常啊,她望了望顾澈,又望了望乔依然。

    这两人今天有些奇怪,以往都是乔依然在餐桌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今天却只有惜字如金的顾澈说话。

    而那碟味道不对劲的牛排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乔依然的面前了。

    “啊?怎么会?云姨做的牛排怎么可能味道不对?”乔依然低头叉了一块放入口中,嚼了嚼,“味道很好啊。”

    她又把碟子往顾澈那边推了推,示意他可以放心继续吃了,可顾澈看也没看,“你吃过的东西,我不碰。”

    “破讲究,变态的洁癖。”乔依然不高兴地嘟囔着,心里嘲笑着,他都不知道吃了她多少口水,这牛排她还没碰过口水,就嫌东嫌西的。

    她见顾澈拎着公事包就要走了,起身追在他后面,“顾澈,你等等。”

    那抹颀长的背影逐渐停下了脚步,乔依然撵上他以后,站在他面前,仰着头望着他说,“我昨晚说的是真的,在你不爱我之前,没说你爱我之前,我是不会给你生孩子的,你可以丢掉我所有的避孕药,但是我可以去医院打针避孕,或是很多其他方法去避孕。”

    怀孕了把孩子打掉这么残忍的事情她做不到,更不愿意连累自己家里人。

    小小的她,胆小的她,瘦弱的她,像个勇士一样,注视着顾澈,她爱他,并且她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跟顾澈过一辈子,她想得到完整的爱情。

    她不要只是空有他的躯壳,爱也是很自私的,她爱他,就希望他心里只有她。

    顾澈垂眸仔细观察着他倔强的小妻子,这个外表柔弱让人总忍不住想去欺负一下的女人,心里其实有着一颗不让外人察觉到的固执。

    “就算得到了你想要的,然后呢?以后的你想起今天说的话,只会觉得开口闭口提到爱的你很幼稚很无知。”

    乔依然摇了摇头,“不会的。我得到你的爱后,我会心甘情愿给你生孩子,为心爱的男人孕育孩子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你不幸福吗?现在有人拦着你,不让你生孩子了吗?”

    她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抬手在他心脏处指了指,“我要这里有我,而且只能有我。我要你爱我,像我爱你一样,爱着我。”

    “爱情不可能一辈子都存在,但婚姻可以存在一辈子。”小女孩就是小女孩,成天就把这些情情爱爱挂在嘴边,顾澈冷了她一眼就走了。

    越过乔依然,顾澈朝着车库走了,乔依然站在原地,对着他的背影,用手在嘴角做着扩音器的动作,“顾澈,我正式跟你宣布,我要追你。”

    “总有一天,你会像我这样爱你,或者你比我爱你更爱我。”

    回答她的却只有一阵黑色的尾气,可她握着拳坚定的傻气模样全都落入了顾澈的眼里,他的小妻子啊,就是个小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