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你要什么我给不了你-私人婚-
私人婚

第186章 你要什么我给不了你

    “阿澈那臭小子,福气好,他不相信爱情还不是因为……”云姨还未说完,就听到了顾澈的车子刹车的声音。

    “是因为什么?”若是往常,乔依然一定会像小狗一样看着归来的主人欢快地跳跃着跑出去欢迎顾澈。

    可网上追男神技巧说了,不能跪舔,要平等,她按住不安分想站起身的腿。

    云姨拍着乔依然的手,“依然快去,去好好追阿澈,让他尽快爱上你。”

    这个乖巧甜美懂事的乔依然,让云姨是越来越喜欢了,她年纪大了,就盼着顾澈和乔依然赶快生个孩子出来,让她过上含饴弄孙的日子。

    “云姨,女孩子要矜持。”乔依然压根就不是个会隐藏情绪的人,她虽然一再告诫着自己不要再像以前一样毫不矜持地跑出去奔向顾澈。

    然,控制了腿,却控制不住心里的雀跃,她伸长了脖子朝着落地窗外看,那抹修长的黑色身影帅气地下了车,站在堆着水泥钢筋的地方细细看了看,才往别墅主屋走了去。

    四目相对,他深邃茹浩瀚星空的眸子只看她一眼,就足以让乔依然心跳不止,他细长的眸子像是吸铁石一般,让她挪不开眼。

    “走吧,赶快去二人世界。”云姨把乔依然往顾澈怀里塞。

    乔依然年纪不如蔡媛媛大,为人傻乎乎的,可这孩子心眼好懂事,不像蔡媛媛不高兴就直接拉下脸走人,这不又几天看不见她人影了。

    乔依然差点就顺手搂住顾澈的窄腰了,一只手才抱住他,立马想起网上的攻略,把手给收回来了,摸了摸额头的碎发,“走吧。”

    就只是单纯的“走吧”,今天的乔依然居然不粘顾澈,也不主动牵他的手了,这让他很奇怪了,不是说好要追他的吗,怎么感觉还变冷淡了?

    车子启动后,乔依然一本正经地望着顾澈开口,“老公,从现在开始才是我正式追你,早上发的那些视频啊,短信什么的,你全忘记好了。”

    认真和傻本来是完全都不搭边的事情,可到了乔依然身上,就融合得非常好了,她有着一股认真的傻气,顾澈平淡地回应着,“今天很忙,还没来得及看手机。”

    “没看就好。”乔依然庆幸地松了一口气,那傻气又威胁的表白啊,正常人看见非笑死不可,仔细想想如果有人跟她那样表白,她估计也很难接受的。

    同时她心里也有些失落,她发了那么一大堆信息,他都不看,就这么不把她放在心上吗?

    这个笨女人还是笨到家了,她难得都不记得她邀请他吃饭就是通过发的短信吗?

    顾澈在后视镜里看着那张小脸因为紧张之后又松弛,随即又失望的转移,他摸着口袋里的手机,煞有介事地说,“现在来看看,万一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了。”

    他故意在“重要”这两个字上咬字很重。

    情绪不高的乔依然猛地才反应过来,那丢人的表白视频还有那些傻乎乎的跪舔表白短信啊!

    一定不能让他看见,顾澈更会觉得她无聊又幼稚了。

    该死的微信干嘛没有撤回功能,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真想人道毁灭顾澈的手机啊。

    说时迟那时快,乔依然按住顾澈的手不让他掏出手机,“手机给我,我给你删掉。”

    说着话的时候,乔依然急得鼻尖上满沁满了汗珠,秀眉都蹙成了“川”字型,那黑如葡萄的大眼睛可怜巴巴望着顾澈。

    最终手机还是没被乔依然拿走,“个人**。”

    “如果你爱我就好了。”乔依然坐回到位置上,闷闷不乐掐着裤子,“相爱的人是没有秘密的,我什么都不会瞒着你。”

    总有一天,一定要让顾澈求着她看他手机。

    到时候就是她乔依然死活不去看他手机,想到那遥远不知道在哪的事情,乔依然郁闷的心情顿时就开朗了起来,“反正你迟早都会爱上我的。”

    “有雄心壮志是好事,过了就是吹牛。”顾澈毫不留余地打击着乔依然。

    哼。

    不跟他计较,像他这种男神中的男神,当然就比一般男神更不好追了。

    看他还能傲娇多久,等他爱上她的时候,她一定会把这些全都还回去的。

    “顾澈,你给我等着。”乔依然竖起小臂握着拳头,双眼炯炯有神望着前方的路。

    这个小傻子啊,顾澈有时候在想,如果早知道她这么傻,他还会不会娶她?

    答案是肯定的,他娶她,是很多年前就决定了的事情。

    思绪不自觉又回到了多年前。

    那年妈妈也还在,妈妈她也像乔依然一样对虚幻的爱情抱着无限的期待,她还在西郊别墅种下了那两株连理枝,希望跟顾海峰一辈子,只是……

    妈妈去世的那一幕幕画面至今都让顾澈记忆犹新,太惨了,妈妈她那么年轻就走了,还走得那么惨。

    如果不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爱情,好好地当她的顾太太,她就不会以那么残忍的方式结束她自己的生命了。

    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甚至还在外面养了小三生了儿子,回家还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老婆,顾澈想起顾海峰那些嘴脸都觉得异常恶心。

    爱情,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压根就只是骗人的说辞。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凸显,语气带着教训的口气,“乔依然,我们这样不好吗,你要什么我给不了你,婚姻和钱,哪样我没给你?为什么非得无聊到追寻什么虚假的爱情?”

    臭顾澈,就知道他没这么好心成全她追他,这顿饭看样子他同意去吃,并不是想尝试着去爱她,而是要给她洗脑。

    “我要的是你顾澈这个人的整颗心,并不是你的驱壳,更不是你的**。”乔依然义愤填膺瞪着顾澈。

    突然一辆三轮车,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路边横穿到了马路中间,为了不撞到人,顾澈一个急刹车。

    “对不起,对不起。”

    三轮车和黑色宾利车碰到了一起。

    那三轮车上面是满满的一车西瓜,三轮车司机脸上黝黑的发亮,看样子是个果农正拖着西瓜要去卖掉。

    果农虽然不认识宾利的车标,但是憨厚的汉子看着这辆高级轿车的样子和开车人的穿着,他都快哭出来了,他一车西瓜卖掉都不知道够不够赔的,车头那道若隐若现的划痕不知道得多少钱赔。

    报纸上最近经常报道刮花豪车赔不起被逼着跳楼的新闻让他发憷,他可是还有年幼的孩子得养啊,“先生,实在对不住,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