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哪只手碰的她-私人婚-
私人婚

第188章 哪只手碰的她

    他不爱她就算了,干嘛还质疑她对他的感情。

    乔依然不高兴地反驳着,“如果你是果农,我也照样爱你,你站在路边卖西瓜。我就扯着嗓子给你叫‘卖西瓜喽,一块钱一斤的西瓜,不甜不要钱’,我都可以帮你省下买喇叭的钱。”

    她白皙的脸蛋,因为刚才的大喊大叫变得有些通红,倔强的脖子扬起,挑衅地看着顾澈。

    “幼稚。那样的日子,你也就说说而已。”顾澈才不相信乔依然这种都市女孩能如她所说的吃那些苦。

    他认为乔依然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从小就被那些偶像剧,童话给洗脑了,把爱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可那只是虚幻出来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生活。

    “我差不多十岁的时候,家里欠了一大笔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在春天我就跟着我爸爸在街上叫卖盆景了,冬天的时候,就跟着爸爸去街上卖烤红薯。大雪天我还不带手套洗红薯烤红薯呢?”

    提起小时候的幸苦事,乔依然并不觉得苦,她只是想向顾澈证明她不个嫌贫爱富又吃不了苦的女人。

    顾澈下意识地就瞟了瞟那双白嫩的小手,原来她也吃过苦,他心里隐隐有些不是滋味,“你爸爸怎么总是欠钱,未免也太失败了。”

    对他的岳父,顾澈到底是没有多少好感的,大抵还是因为乔志远联合外人绑架自己女儿那单高利贷事件。

    “哼,人都有倒霉和不倒霉的时候,你不准瞧不起我爸爸。我爸爸后来也翻身了,只是……”在乔依然心里她爸爸就是比超人还要伟大的人,“你说不准倒霉起来,比我爸爸还惨。”

    顾澈讪笑,“等我破产没钱的时候,也就是你离开我的时候。那时候,你就不会说什么你爱的就是我这个人了。”

    “顾澈!”乔依然双手握拳,身子往顾澈的方向倾了倾,瞪圆了双眼,“你要是没钱,我养你。我虽然不是大师级的西点师,但是我能养你,就算你穷到被银行和高利贷追债,我也会帮你还的。我们没钱吃饭,你喝粥,我看你喝我就满足了。”

    “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当时以为你是鸭子先生,我都下决心要跟你走了,要不是为了我爸爸,我早就跟你走了。”

    想不到乔依然会这么激动,顾澈一时之间选择了沉默,这个傻乎乎的女人好像真的很爱很爱他。

    而他,注定给不了她要的东西。

    一直到怡悦大酒店,他们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在进西餐厅包间时,乔依然抬头就看见从隔壁包间出了两个魁梧的中年人,面对着她站着的那个人是苗庆,她开心地喊了一声,“苗叔。”

    可苗庆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又把背对着乔依然的那个人焦急地推了推,“快走。”

    乔依然拉住走在她前面的顾澈,“苗叔,这就是我老公,这间酒店就是他开的。”

    苗庆慌慌张张地拉着身边的人就要走,可乔依然兴致盎然地又拉住了苗庆,“老公,这是苗叔,是我爸爸的朋友。”

    “您好。”顾澈礼貌地伸出了双手,他看着苗庆很不自然地跟他回握着手,他身边那个带粗链子的男人看起看来有些眼熟。

    那个背对着他们的男人,接收到了苗庆催促他赶快走的信号,拔腿就想跑,顾澈朝暗处的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个粗链子男人就被拦下来了。

    “苗叔的朋友很赶时间吗?”顾澈看似礼貌的问话,却让苗庆心里激起了层层巨浪。

    当时有个神秘客人找到苗庆让他扣押乔志远,逼他写下借条,然后用借条去威胁乔依然,只是为了给顾澈一点教训而已。

    念及乔志远在多年前曾救过他一命,苗庆拒绝了这份看似丰厚的差事,却没料到手下的阿威接下了这活。

    阿威不仅被顾澈暴打了一顿,还被顾澈的私人律师把阿威所有不光彩的事情查出来了,阿威这辈子算是都要在监狱里渡过了。

    这个顾澈却还不肯罢休,仍旧在查,苗庆最近也被跟踪了,他判断是顾澈的人。

    “哎,阿川他老婆要生了,所以就特别赶时间。”苗庆表面上很是淡定,拍了拍阿川的肩膀,“阿川这可是dl集团的大老板,顾澈,顾总,他太太是我世侄女。”

    这个阿川当时也参与绑架乔依然的计划了,只是这小子机灵,中途跑了,最近一直东躲**没被人找出来,今天要是被顾澈发现了,也只能怪他自己好运到头了。

    当黄头发阿川毕恭毕敬叫了一声,“顾总,顾太太”。

    乔依然微笑着回应着,“阿川,你好。”

    可打完招呼,等她把阿川脸看清楚之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苍白,拉着顾澈衣袖的手掉在了半空中。

    她眼神空洞地望着阿川,嘴角蠕动,想说些什么,她还没说出话来,那个阿川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撒开腿就想跑。

    可身边都是顾澈的保镖,还有餐厅里的保安,阿川无处可逃。

    顾澈把瑟瑟发抖的乔依然抱进怀里,轻声问着,“别怕,有我在。他是不是欺负过你?”

    乔依然点头,她抓着顾澈的衣服,吞了吞口水,恐惧地说,“就是他,跟那个威哥一起把我衣服撕烂了,他……还……摸我脸了。”

    那天那么恐惧的画面,现在又浮上了她的脑海,她空洞的眼神里全是害怕,她把头埋进顾澈的怀里。

    “是哪只手碰的她?”顾澈一边轻拍安抚着怀里的乔依然,冰冷的眸子里蕴藏着寒冰,足以让阿川整个人全身紧绷冒冷汗了。

    “我没有,真的没有,苗叔,您跟顾总解释解释。”阿川竭力否认着,这个顾澈是出了名的狠毒,威哥的腿就被他找人给打断了,进了监狱还成天被犯人围殴,他不要步威哥的后尘。

    老狐狸一般的苗庆这时候当然不会惹祸上身,他责怪着,“你居然敢动我世侄女,回去我非得把你手筋挑断不可。”

    哼,在他面前演戏!

    顾澈现在没空跟他们算账,他的小妻子整个人都惶恐不安的,他对身边的保镖说,“两只手都给我好好教训一顿,再通知沈博文来处理官司。”

    :亲爱的小伙伴们,很感激你们看到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