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他是要造反-私人婚-
私人婚

第189章 他是要造反

    面对满桌子的海鲜,乔依然丝毫没有了吃饭的心情,她依偎在顾澈的怀里,只有他温热又宽阔的怀抱才让她觉得安全。

    “依然,你自己先坐会,我去去洗手间。”顾澈不放心地看了看乔依然,才进了包间的洗手间。

    他想着都在一个空间,乔依然应该不会怕的,哪知道他前脚走进洗手间,后脚乔依然就跟了进去。

    她眨巴着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老公,我转过身,你继续。”

    “还以为你想在这里跟我发生点什么?”顾澈小解着,他试图缓解乔依然紧张的情绪。

    脸皮薄的女人此刻也顾不上害怕就小跑出了洗手间,嘴里还不忘骂着,“禽兽,十足的禽兽。”

    她都怕成这样了,他还想着那事,果真是不爱她啊,什么时候都只惦记着那档子事。

    乔依然在刚才和顾澈依偎的座位对面坐下了,她要远离那个随时都会发情,更会不分场合就扑倒她的男人。

    洗完手才入座的顾澈,看着对面的乔依然满脸红霞,紧张的情绪也被害羞所代替了,他便放心地低下头吃着海鲜大餐了。

    当他才喝了一口虾蟹粥,乔依然就好气地望着他,“老公,好奇怪哦,我们明明两个人,为什么么服务员只给我们一个碗,我要怎么喝粥?”

    “你不是说着我喝粥,你看着我喝就会满足吗?”顾澈故意舀了一勺那浓稠适宜的虾蟹粥朝乔依然显摆了一下,又送入他口中,“口感不错。”

    那香喷喷的虾蟹粥啊,看着顾澈吃,她就直流口水,舔了舔干涸的唇之后,就商量着问,“老公,你吃大龙虾啊,我专门要大堂经理为你留着的,要不是我提前找招呼,你就吃不到这么美味的大龙虾了。”

    顾澈挑了挑眉,他顾澈什么时候在自家酒店吃饭,还会吃不上大龙虾,他不搭理乔依然,而是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整锅虾蟹粥。

    看着那锅里渣都不剩的锅底,乔依然很不高兴地啃着大龙虾,那可怜的眼神,就差说出,“老公,你虐待我。”

    顾澈优雅地擦完嘴之后,按了按服务铃。

    不一会,一整锅香喷喷的虾蟹粥端了进来放在了乔依然面前,她毫不客气地给她自己盛了一碗,又大方地给顾澈盛了一碗,“这是一碗饱含着我浓厚爱意的虾蟹粥。”

    顾澈差点就把刚才吃的虾蟹粥给吐出来了,“乔依然,你以后少看那些没营养的偶像剧和言情,你都跟着那些书学得油腔滑调了。”

    猛地意识到刚才的她又忘记要平等,要主动寻求帮助了,怎么看见好吃的就忘记了追男神的技巧了呢,“我今天是跟着网上追男神的技巧学得。”

    “老公,这个大龙虾壳子好硬,你帮我剥壳。”如果是以前,乔依然可能会说,“老公,你可不可以帮我剥壳。”

    但是追男神攻略说了,他们是平等的,不能用贬低自己的语气,所以“可以不可以”这种语气听起来有点卑微,她才不要再说了。

    顾澈拿起一个肥大的大龙虾望着乔依然,语气不屑,“你这破脑袋瓜子里就不能想点正经的事。我劝你,别浪费时间了,我都是你老公了,其他的别再乱要求了。”

    “让你爱上我,就是我最近想做的正经事。”乔依然拿起顾澈刚拨好的龙虾,她老公剥的龙虾,味道就是比她自己剥的要好吃。

    “别浪费时间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顾澈压根就不相信爱情,也给不了你这个。”顾澈看着乔依然那失望到停止咀嚼的愁容。

    他补充着,“作为你老公,我会负责你一辈子的安危,像上次你被绑架的事情,以后都不会再发生了。就算我破产,我也能保证你这辈子不会再为钱犯愁,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不够,一点都不够。”乔依然赌气地把把嘴里的龙虾吐出来了,“我是不会放弃让你爱上我的。”

    日子继续这样过着,乔依然丝毫没有放弃追顾澈的念头。

    而且还越来越用心了,虽然一再被顾澈打击,但是她在意志消沉过后,还是坚定地对顾澈宣布,“反正这辈子还很长,我又比你年轻,我跟你耗着,我就不信你不会爱上我。”

    某天下午,顾澈下班回到家后,就听见乔依然甜甜讲着电话,“爷爷您喜欢吃樱桃就好,那些都是我一个个给您挑出来的。”

    乔依然瞟到了顾澈的身影,继续自顾自认真地讲着电话,“爷爷,依然肯定想您啊,我也想亲自去给您送樱桃,可是您的宝贝大孙子不让我出门。您要是想依然,就得麻烦您来西郊别墅了。”

    这个乔依然,还真是爱告状,顾澈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他修长的双臂横在她背后的沙发上,凝着这个讲着电话还古灵精怪的女人。

    “恩恩,爷爷我知道。”

    “我当然很想要孩子了,您也知道我就是因为太喜欢小朋友才去当幼师的。”乔依然抬头白了顾澈一眼,又用手捂住电话和她嘴。

    可是她讲电话的声音不仅没有变小,还变大了,“爷爷,阿澈他压根就没诚意要孩子,我当然很想生孩子,多生几个,至少要生三个。”

    顾思恺气得在电话那端吼了起来,“他这是要造反啦,爷爷给你做主。”

    她长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我们家我说话不算数,孩子他爸没诚意迎接他们出生,就让他们再等几年吧。”

    顾澈修长的手指捏了捏那细软的腰肢,乔依然只是皱了皱眉头,把电话递给了顾澈,神清气爽地说着,“爷爷想跟你说话。”

    于是,顾澈被狠狠教训了足足两个小时之后,仍旧没有挂电话的迹象。

    看着他整张脸都黑掉了,乔依然的心情格外的好,她小声说着,“让你不爱我,活该!现在知道了我的厉害了吧,乖乖地爱我不就好了。”

    她坐在远处望着顾澈,不时玩弄着手机,最近郑彦几乎每天都发消息或是打电话过来道歉。

    想起她自己被人误会成小偷的时候,郑彦嘴上说相信他,却用实际行动默认她偷东西的举动,让她很是介怀,所以对待郑彦的信息,她都是不回,对他打来的电话,直接不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