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大逆转-私人婚-
私人婚

第19章 大逆转

    乔依然心里谋划着要如何尽快凑到钱来摆脱这个丧尽天良的鸭子先生,手上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协议。

    正当乔依然愤恨地睨了一眼男人,嘴上念念有词着“等我把钱还清之后,我们就各走各的……”

    话还没说完,乔依然就被协议上那条“乔依然有义务随叫随到,一直到债务还清以前。每失约一次就根据高利贷利息重新算一次。以此累积,乔依然不得反悔。”

    那行苍劲有力的楷体,一看就是出自于一个男人的手。

    他是什么时候加上了那条?

    “白纸黑字,双方都签名了。”顾澈勾了勾薄唇,狭长的鹰眸闪过一丝得意。

    那条是什么东西?

    她怎么可能会同意那种条款呢?

    乔依然盯着那一式两份的合约,双眼直冒怒火,她抱怨着:“不是这样的。我们重新拟一份。”

    “你就算拟一万份,我也只会签这种条件的协议。不如我还是跟高利贷联系吧。”顾澈装着样子就要去打电话,乔依然无奈地只好把揉皱的协议重新又摊平。

    乔依然的反应倒是在顾澈的预计之内,他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饶有兴致地瞟了瞟对面的女人,她的脸上此刻很是精彩,红一阵白一阵的。

    那樱桃小嘴想要说些什么,半张着,她的小脸也憋得通红,顾澈只听见一丝轻微的怨叹声,“反正我是不可能再跟你那什么的。”

    说完,还故意用沙发上的抱枕把她娇小的身子包裹了起来。

    这时候懂得自爱了,找鸭子的时候怎么就不懂得礼义廉耻自尊自爱了。

    顾澈点燃了一根烟,优雅地抽了一口,朝乔依然的方向缓缓吐了一大圈烟雾,“上一次的付清了吗?还没付清就惦记上我了,你是看上我了吗?”

    被烟雾呛出眼泪的乔依然,扔下保证,站起来,紧握着拳头,像在宣誓一样。

    “才没有看上你。我很爱很爱我老公。”虽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但是她觉得她这辈子就只能去爱她老公。

    “咳咳”,顾澈被这个有趣的小东西逗得差点绷不住笑出声了,他揉了揉额头,她这个笨得可爱的小妻子还是挺有意思的。

    手足无措的女人,勾着腰趴在床上寻找着手机的踪影,那毫不贴身的睡衣倒没有把她曼妙的身材遮挡住,顾澈再次觉得喉咙发紧。

    “现在就找我老公拿钱还给鸭子先生,他实在太坏了,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再跟他见面了。”乔依然一边拨着顾澈的手机号,一边在心里嘀咕着。

    她心里对顾澈还是有点隔阂的,按照道理讲,她是没立场去怪顾澈不管她家死活的。

    昨晚如果不是鸭子先生跑去救她,说不准她就已经被人糟蹋了,她在心里是很不情愿去打这通电话的。

    但是她的救命恩人——鸭子先生,实在是太过分了,总之,为了避免以后跟鸭子先生再见面,她也就只好忍住心里对顾澈的怨气,拨着电话。

    今天顾澈的电话是通的,只是没有人接听,乔依然有些不自在地瞟了瞟沙发上那个悠然自得的男人,心里祈祷着:“顾澈赶快接电话啊。”

    而顾澈本人的电话早已调成了静音放在口袋里,他透着烟雾袅绕看着急得直皱眉头的女人,心里很是得意,“你不花他的钱,会死吗?”死女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找鸭子。

    他不屑的眼神,轻视的话语刺痛了乔依然,她如果不花顾澈的钱,像昨天那样被抓去夜总会的事情可能早就发生了,“不会饿死,但一定会被人……”

    她把头扭到了男人看不见的那边,后面的话她说不出口,这种被人戳穿的感觉好难受,尤其是鸭子先生,他不也是靠别人养着吗,凭什么就瞧不起她。

    “干活,还债。”顾澈留下没头没脑的四个字就起身脱掉了上衣,光着上身来到了衣橱。

    关于昨天乔依然被带走的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他站在衣橱前沉思着,他昂着下巴指着一款黑色的西装,带着命令的语气:“拿过来给我换上。”

    乔依然转身望了望,发现男人是在使唤她,“你换衣服,那我出去了。”不小心瞥到了男人蜜色的肌肤,好健康的颜色,是那种典型的穿衣有型,脱衣有肉,还是精炼的肌肉。

    “回来”,男人厉声朝着乔依然的背影叫着,“从今天开始,你在这里当保姆还债。”

    什么?

    在这里当保姆?

    这房子难道不是包养鸭子先生的富婆的吗?

    鸭子先生究竟人格变态到何种程度了,让她去给他们当保姆,“我可不可以不答应?”

    他瞪了乔依然一眼,又转回头,他周身的冷冽气场都在表明他是完全不同意乔依然的提议。

    想到欠这个男人的钱,又害怕这个丧尽天良的鸭子先生会对她父母造成伤害,乔依然极其不情愿地挪步到了他面前。

    这个男人真是变态到不行了,明知道她是已婚妇女,还要她给他换衣服。

    “配白色衬衫,黑色领带。”简单明了的指挥,却让乔依然无从下手,他满柜子的西装都是黑色的,衬衣也全是白色的,她究竟要如何给他拿。

    “是这件白色的衬衣吗?”乔依然顺着男人下巴指着的方向拿出一件看不到一丝褶皱的衬衣,递到了男人的手里,可男人双手摊开,却不是接东西的姿势,而是等着穿衣服的样子。

    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还要别人帮忙穿衣服?

    乔依然心里忿忿不平,一个女人为男人穿衬衣,这种场景不应该是妻子为丈夫做的事吗,可她在干嘛,居然在给老公以外的男人穿衣服。

    真可怜!

    乔依然再次在心里觉得异常对不起她那还没见过面的老公,心里告诫她自己以后等她老公回家,她要无微不至地照顾他。

    这种摸着除自己老公之外男人的感觉,真是犯罪。

    “穿好了。”乔依然给男人把衬衣穿好后,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浩劫之后的清醒,她又给男人把外套套上后,彻底松了口气,但是男人依旧一张不满意的样子。

    有什么不满意就直接说好了,干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乔依然心里很是不满,但又害怕着,打量了男人一眼后,她突然知道为什么男人不高兴了。

    “带领结可以吗?”乔依然直言不讳着,“我不会系领带。”

    男人贴着乔依然,长臂伸向了领带架,拿过一条黑色的领带,故意用领带的边拍了拍乔依然的脸颊,“学。”

    下一秒,男人就非常娴熟地系好了领带,正当男人凌厉的眸光扫向乔依然的时候,乔依然的手机响了起来。

    躲过男人瘆人的眸光,乔依然松了一口气,接过电话,“郑老师,你找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