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想念她的香甜-私人婚-
私人婚

第192章 想念她的香甜

    自从那日从东艺会所回来后,乔依然就明显感觉到顾澈不爱搭理她了,而她又觉得顾澈蛮不讲道,公报私仇。

    于是两人就这么冷战着,这可把云姨给急坏了,“依然,你不是说要追阿澈吗?怎么这几天也不见你们出去约会,你还总躲着他。”

    “他太过分了,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就故意欺负人。”乔依然毫不掩饰她心里对顾澈的想法。

    心软的乔依然抵不过刘芷语每天的恳求电话,她也求过顾澈重新跟郑氏地产合作,可是顾澈冷冰冰把她否决了,还骂她“蠢”。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电梯楼的工程也进入了尾声,许久未见的蔡媛媛也回来了。

    看着乔依然跟顾澈两人冷战的样子,蔡媛媛的心里可开心了,收拾好行李就开始跟郑子珺打起了电话。

    “子珺姐,小妖精现在跟阿澈哥,互相不理睬,看样子是吵过架,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我们要不要再给他们制造点什么,让他们彻底拜拜算了。”

    看着乔依然不快活,蔡媛媛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你这不才度完假回来吗?先休息休息,容我好好想想,上次的事千万不能漏了口风。”郑子珺特意嘱咐着。

    尽管郑子珺并没有把当天陷害乔依然偷珠宝的事情让蔡媛媛知道,但她还是得防着点,顾澈最近层层排查,要不是她有肖经理贪污公款的罪证,她早就被肖经理抖出去了。

    为了以后得到顾澈,她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那行吧。”蔡媛媛颇有些失望。

    郑家在海边的大别墅里,郑强正一眼肃穆地盯着新闻频道。

    “随着dl全球招标的广告打出去之后,越来越多的公司公开表示愿意参与竞争,其中就有ty和pw两大地产公司,不计前嫌组成了战略联盟,势在一举夺下dl的标。”

    “嘭,嘭,嘭”,电视被关上后,郑强直接把遥控器朝着电视墙砸了过去,满地都是碎玻璃屑。

    以为dl的合作案就是池中鱼的郑强,早前为了表现出诚意,都推了好几个大项目,没想到顾澈居然搞出一个全球竞标,让他成了圈中人的笑话事小,让他白白丢失那么多赚钱的机会。

    “老郑,你的手没事吧。”刘芷语指使着佣人赶快把玻璃渣清理干净,又关切地握住了郑强的手。

    郑强一把推开了刘芷语,“瞧你儿子干的好事,那么多女人他不碰,非得碰顾澈的女人。这个项目我要是拿不下来,你们就都给我滚。”

    而郑强对郑彦的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都不拿正眼看郑彦,气急了的时候还会对郑彦动手。

    而这些通通又被刘芷语转述给乔依然知道了,她在电话里哭着求乔依然,“依然,你帮帮阿姨和你童哥哥吧,我们不能被赶出郑家的,要是被赶出去,我宁愿去死。”

    “你再跟顾总好好商量商量。他爸爸最近喝醉酒就回家拿皮鞭子抽阿彦,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人命的。”

    “依然,你小时候,刘阿姨和你童哥哥可是对你很好啊,尤其是你童哥哥,他还救过溺水的你,那时候他还那么小。你不能不念旧情啊。”

    放心不下郑彦,乔依然给他打了个电话,“童哥哥,你身上的伤疼吗?我会好好求求阿澈的,你放心。”

    “还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看样子我还得谢谢我爸爸的皮鞭。上次商场的事情,我还欠你一句对不起。”郑彦苦涩一笑,这样的他又要如何跟顾澈去争乔依然。

    乔依然鼻子一酸,她说话都是带着颤音了,“童哥哥,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小气介意你赔钱的行为,顾澈也就不会生你气了,也就不会拒绝跟郑氏地产合作了,都怪我。他那个人固执起来就是不听劝,我都已经跟他吵过很多次了,他就是不让步。”

    在郑彦对乔依然的认知里,她是一个说话都不大声的人,他是压根没见过乔依然跟谁吵过架,当他在听到乔依然为了他跟顾澈吵架的时候,心里有一种咸咸的安慰。

    他的小女孩心里还是很关心他的,他甚至在脑海里闪过一个自私的想法,最好他们因为他的事情吵散了,这样他才有机会重新拥有乔依然。

    可话到嘴边,还是希望她好,“依然,你别为了我跟他吵,你不是他对手。”

    这时,郑彦感觉到有人进了他房间,他连忙对乔依然说,“依然,我还有点事,先挂了,记住不要跟顾澈硬碰硬。”

    郑子珺进了郑彦房间之后,只是留下一份文件就走了,但是她听到郑彦叫“依然”的时候,她就停下来了。

    “童哥哥,再见。事情因我而起,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乔依然心里很没底,近几日与顾澈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她要怎么说服顾澈重新去跟郑氏地产合作呢?

    都怪她,待在家里不就好好的,非要任性偷跑出去,要不是她偷跑出去,也就不会被人诬陷,更不会让郑彦对她产生误会了,顾澈也就不会迁怒于郑彦了,更不会取消与郑氏地产的合作。

    顾澈最近一直都很忙,几乎不在家里吃晚饭。

    这日乔依然在客厅等到了十二点也不见顾澈回来,她看着《美女与蛋糕》的节目,心里一直想着要怎么跟顾澈商量,他才会同意重新与郑氏地产合作。

    固执的顾澈,被爸爸用皮鞭抽的郑彦,乔依然想起来都头疼。

    凌晨一点的时候,电视台播完节目后,就直接休台了,可是顾澈还没回家,乔依然披着睡袍在花园里踱着步子,不时看着有没有车灯闪现。

    秋天的山上,温度有点低,乔依然的真丝睡袍穿在身上,也还是觉得冷,她身上起着鸡皮疙瘩。

    眼皮很困,可是大脑的思绪却很清晰,那就是一定要帮郑彦,一定要促成dl和郑氏地产的合作,要不然她都无言面对郑彦母子了,更无法面对她自己,因为所有事情都是因为她而起的。

    “你怎么在这里?”醇厚的声音在乔依然身后响起,看着她不停用手在胳膊上摩挲的样子,顾澈把西装外套脱下套在了她身上。

    趁机,就把她锁在了怀里。

    两人自从冷战后,就没有过亲密接触了,顾澈有点想念她身上的香甜气味。

    “老公,怎么都没听到你停车的声音?”乔依然给她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今晚一定不能把事情搞砸,跟顾澈好好说,他说不定就会改变主意了。

    顾澈可是对一个素不相识的果农都能那么帮忙,她觉得好好跟他商量,郑氏地产和dl就能重新合作了。

    “应酬喝了很多酒,想想走走。”应酬的时候见了很多女人,那些女人一个个脸上都涂着厚厚的粉底,擦着呛人的香水,一点都没有他小妻子身上的清香味好闻。

    待的时间久了他觉得他身上也一股难闻的化学香味,不想让在醋缸长大的女人借题发挥,他便提前下车散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