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碍事的睡裤-私人婚-
私人婚

第193章 碍事的睡裤

    “我给你煮点醒酒汤。”乔依然歪着头,看了看顾澈。

    一身熏人的酒精味,也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跟他谈成功。

    顾澈在她厚厚的耳垂边咬了一口,“我没醉,还有力气要你。”

    她身上的清香味,让他总有一种淡定醒神的感觉,他把她转了个身,在月色下四目相对。

    月光落在顾澈的背后,把他整个人的轮廓修饰得更加完美了。

    “老公,我给你去放洗澡水。”乔依然觉得今晚是个好机会,难得两人都是心平气和的状态。

    拽着乔依然的手不让她走,还把她一步步逼退到了连理枝下面,他抱着她的下巴,轻轻地吻了起来。

    月色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可人,犹如一朵在黑夜里绽放的红玫瑰。

    两人已经好几天没有接吻,或是做更近一步的亲密了。

    当顾澈带着酒精味的唇碰上乔依然那红唇时,两人都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是很自然地相拥亲吻着。

    穿着睡衣的乔依然,睡衣里面是真空的,这就更加方便顾澈作案了,他的手从接吻的时候,就很不规矩,从睡衣下摆进去后,就直接覆上了那柔软的地方。

    两人的身体很快就被点燃了,都想更进一步……

    “回房去……”乔依然踮着脚,吻着顾澈的喉结,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顾澈的衬衣全给解开了扣子。

    “老婆,你好香。”顾澈勾着腰把乔依然抱到了连理枝旁边的木桌子上。

    坐着的乔依然与站着的顾澈正好可以平视,乔依然紧紧拉着顾澈的衬衣,在他耳边絮语,“老公,回房。”

    乔依然穿着是上下分体的睡衣,顾澈狠狠吻了吻她锁骨,最后又在她肩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吻痕,“以后不许穿睡裤。”

    被吻得晕乎乎的女人,大脑压根就没思考,“都快入秋了,穿睡裤暖和,干嘛不让穿睡裤?”

    “碍事,碍着我做正经事了。”顾澈蹙了蹙眉头,拦腰抱着乔依然就回了房,“一起洗。”

    “嗯。”

    浴室里,萦绕的雾气里,两个人都格外地想狠狠地占有彼此的身体。

    一向不喜欢在浴室里做亲密行为的乔依然,这晚她是格外的配合顾澈,甚至在顾澈决定放过她之后,她又主动抱着顾澈热吻了起来。

    一来二去,**。

    她喜欢看他双眸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那让她会产生他爱她的幻觉。

    躺在床上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乔依然问了问顾澈今天累不累这些之后,她感觉今晚的顾澈心情好像不错。

    “老公,对不起,前几天我不该质疑你公私不分,更不该大声跟你讲话,现在想起来好没有礼貌,一点都不淑女。”态度放软点,他应该就不会拒绝了吧。

    顾澈垂眸望着怀里满脸绯红的女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他淡淡回应了一声,“嗯。”

    “那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生气了,好不好?”软糯的声音,让顾澈忍不住又吻了吻乔依然的眼睛。

    这个小东西难道不懂吗,他才不至于小气到因为她大声说话就生气,明明就是她的态度,她相信郑彦多过信他,“嗯。”

    “嘿嘿,我家老公永远都是最帅最好的。”乔依然觉得今晚的顾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温柔,果真对于他这种种马型的男人,只要把他喂饱,就一切好商量了。

    “油嘴滑舌!”顾澈蜻蜓点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乔依然傻笑着,“人家是发自内心这样认为嘛。”

    最好是这样!下次再让他听到什么郑彦比他好的地方,他一定要掐死这个不长眼的女人。

    “老公,你……你……”乔依然吱吱呜呜了半天,也没把想说的话组织好。

    倒是顾澈直截了当地说,“只要不是郑彦和郑氏地产的事,老公都答应你。”

    半晌,乔依然不做声,身体也格外僵硬,她思考那么久的说辞,居然还没派上用场就直接被否决了。

    她不甘心,也更不愿意见到听到郑彦被冷眼相待被打,她竭力地想劝说,“老公,郑彦因为你的针对,被他爸爸忽视,还拿皮鞭子抽。刘阿姨说他满身伤痕的,你……”

    “不过就是个脸皮厚的老小三生的私生子而已,值得你在我怀里时还惦记着他吗?你是嫌他现在太舒坦了,想给他添点堵吗?”

    郑彦母子还真够恶心的,当儿子的诬陷他老婆,当妈的又质疑他老婆的顾太太身份,到头来这两人居然还有脸找乔依然求情。

    这番话真的好难听,乔依然胸口有一股火往头顶直冒,她坐起身,很想臭骂顾澈一顿,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才决定不能这么冲动,要不然就没帮郑彦,还反倒又把他给害了。

    “老公,你就不能再次慎重地考虑一下与郑氏地产合作吗?郑氏地产可是响当当的大企业。”

    他就是慎重考虑过,才决定要全球招标的,顾澈不想解释,直接关上了床头灯,“轮不到你干涉我的公事。”

    “蛮不讲理的臭男人,坏男人。”乔依然嘴里念念有词骂着。

    帮不了郑彦,乔依然心里还是挺过意不去的。

    第二天白天,她给郑彦打电话的时候,心里愧疚到不行了,“童哥哥,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你总是那么帮我,而我却一直都在给你添麻烦。”

    “没事。”如果可以,郑彦倒是希望乔依然能一辈子都惹麻烦,他去收拾就好。

    “我真的好没用,从小到大,我都只会惹麻烦,还不会解决。小时候惹得麻烦,那么容易就被解决了,没想到长大后的麻烦这么难以解决。我倒是可以去找顾澈爷爷问问,说不准能有转机?”

    郑彦竟然不希望事情有转机,就这样保持现在原状就好了,“依然,别去,顾澈的爷爷又怎么会帮外人不帮自己孙子呢?”

    乔依然想了会,才说,“还是你考虑的周到。”

    “依然,我们能见上一面吗?”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次见面了。

    她的禁足令没被取消,如果被顾澈知道她去见郑彦,说不准他真的会给郑彦再添点堵的,“我有点感冒,最近都不出门的。”

    “好好照顾自己。”郑彦的语气有些恋恋不舍。

    挂上电话后,乔依然觉得有些怪怪的,虽然郑彦平时说话就是温吞型的,可是刚才说的那句“好好照顾自己”,除了温吞之外,还有点告别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