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你只负责生-私人婚-
私人婚

第194章 你只负责生

    “阿彦,你非走不可吗?你就舍得把妈妈一个人留在家里吗?”刘芷语在送机大厅里拉着郑彦的手,苦苦哀求着。

    郑彦温煦的笑容,抱了抱他妈妈,“只有我听爸爸的去国外留学,他才会不生气,才会不对您发脾气。妈,我走后,您要好好生活。”

    “阿彦,留下来陪妈妈好不好?我再跟你爸爸多说说好话。”刘芷语实在舍不得郑彦走,他一走,刘芷语感觉她的半条命都没有了。

    飞机就快要起飞了,广播里一直不断催促着郑彦登机。

    他望着泪眼婆娑的刘芷语,语气坚定,“妈妈,等我留学回来,我一定要闯出属于我的一片天,成为您的顶梁柱,不再让别人随意欺负你。”

    等他实力成长后,他要与顾澈宣战,要跟他公平竞争乔依然,希望他的小女孩到时候能给他机会。

    “好,好。阿彦,妈妈舍不得你,自从你从我肚子里出来后,我们就没分开过,你这一走就是三年,你要妈妈怎么活啊?”

    刘芷语扯掉脸上的黑超,露出了半边红肿的脸颊,她想亲眼再多看看她的宝贝儿子。

    郑彦心疼地摸了摸刘芷语红肿的脸颊,“妈妈,你还年轻,爸爸他不值得你跟他继续耗下去。”

    “阿彦,这都是命!妈妈没得选。”刘芷语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养您,不如我们彻底离开郑家,重新开始好不好?”郑彦一走,他也拿不准郑强会怎么对付他妈妈。

    刘芷语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出门的时候,你大姐一再嘱咐我,提醒你上机前看看她给你的资料。还要我把你的意见带给她。”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流行什么口头传话?

    那份资料一定有某种问题?

    那日郑子珺给他的资料,他直接用打火机点燃烧了,没看,他压根就不想跟郑子珺同流合污去对付乔依然。

    “妈,你帮我谢谢大姐准备的留学资料。”

    “哦。”刘芷语点了点头,郑子珺向来都不待见他们母子,又怎么会好心给郑彦准备什么留学资料,她很不放心,“阿彦,真的是留学资料吗?”

    “嗯。”郑彦不想让自己妈妈担心,就笑着点头,“可能大姐觉得碍眼的我总算要走了,太开心了,才给我准备这些吧。”

    刘芷语不信,她自己的儿子是说真话还是假话,她还是看的出来的。

    她又把手机递给郑彦,“你大姐说怕你把资料弄丢,她说又给你邮箱发了一封,给妈妈看看邮件内容。”

    说着,刘芷语就抢过郑彦手里的手机,点进了邮箱。

    邮箱里那一张张文件,是那么触目惊心,她知道了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郑彦无法冷静,“妈,我不走了。”

    出了机场,郑彦就迫不及待给乔依然打了一通电话,“依然,你的结婚证在你手上吗?”

    “不在,怎么了?我从领证后就没见过结婚证。”乔依然很是好奇郑彦为什么会这样问,但还是如实说了。

    “你的结婚证,应该是假的。”郑子珺给他的那封邮件里,在民政局的系统里显示着,顾澈和乔依然两人都是未婚状态。

    正在厨房做着蛋糕的乔依然,失手打翻了装着面粉的盆子,整个料理台,瞬间就白蒙蒙一片了。

    听到乔依然这边碰撞的激烈响声,顾澈紧张地问,“依然,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不,怎么可能,我是跟顾澈一起去的民政局,我们还一起填表了,怎么可能是假的?”乔依然还能清楚记得当天的事情。

    当时该顾澈还是冒充着鸭子先生,他出现的时候,差点把她给吓死,还有硬塞给她名片的沈博文律师,还有那个热心的阿姨……

    “我这里有份资料能明确显示,你还是未婚的状态,你若是不信,倒是可以带上你的身份证去查查真假。”

    郑彦万万没想到,顾澈并没有真的娶乔依然,他心底的小女孩看样子是被骗惨了,她会不会无助地哭起来。

    当时夏管家可是说得很清楚,只有领了结婚证才会帮她家还债的,如果结婚证是假的,又怎么可能会给她家钱去还债呢,“童哥哥,你是不是弄错了?”

    乔依然的声音有些飘,虽然她不相信结婚证是假的,但是她听到这个消息很无助,很害怕,“童哥哥,今天不是愚人节,你就别骗我了。”

    电话里的郑彦沉默了一会,乔依然的心也不由得跟着悬了起来。

    “不如,我把我手上的资料发给你,你先看看,再决定怎么做?”郑彦不想把乔依然逼得太急,他尽量使他自己的语气平缓。

    听不到乔依然的回答声,郑彦着急了,“依然,你别怕,有我在。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好不好?”

    “这一定是别人的恶作剧,肯定不是真的。”乔依然连再见也没说,就挂掉了电话。

    她蹲在厨房的角落里,抱着膝盖,不停地摇着头,“童哥哥说的不是真的,我的结婚证才是真的。”

    晚上,等到顾澈回来的时候,乔依然不安地问他,“我们的结婚证,能不能把我的那份给我。我想看看。”

    这天她一直失魂落魄的,云姨问她怎么了,她直摇头不说话。

    “就是一张纸而已。”顾澈平淡地回答着,结婚证就在他保险箱里,怕是她志不在结婚证而是又想看那本相册。

    自从那日因为郑彦的时期,两人争执过,乔依然跟顾澈讲话都是爱答不理的,今天主动跟顾澈讲话,倒是让顾澈有些意外。

    她就是个小孩子个性,前几天气他不跟郑氏地产合作,就不搭理他。现在心血来潮想看保险箱里的相册,又主动跟他说话。

    乔依然挤出一丝笑容,但笑不达眼底,她眼睛不由自主地上下眨着,“我今天看新闻,有人结婚十年,才发现他们结婚证是假的,所以我就好奇我们的该不会是假的吧。”

    看来他的推断是对的,他的小妻子撒谎就爱眨眼睛,“比真金白银还真。”

    望着顾澈那理所当然的样子,乔依然松了口气,她姑且也相信他们结婚证是真的好了,可她还是想见见她的结婚证,“给我一份,以后我好去办准生证。”

    不错,小东西还学会耍计谋了。

    顾澈深邃的眸子扫了一眼乔依然,“你只负责生就行。”

    半夜,乔依然睡得不踏实,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点开郑彦发给她的资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