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结婚证是假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195章 结婚证是假的

    顾澈睡着后,还能感受到身边的小女人还没入睡,她时而盯着天花板,时而又盯着顾澈看。

    “睡不着?来做点别的吧。”她不睡还时不时盯着他看,他也睡得不踏实。

    当顾澈还没欺身上去时,乔依然裹着被子只把背影留给了顾澈,“我今天做了好多蛋糕,好累。”

    “怕了?”顾澈把乔依然的头从被子里给拉出来了,她的背被他环如怀中,闻着她的发香,他再次入睡了。

    被顾澈扣得紧紧的乔依然,依旧是睡不着,她滑着手机刷着新闻,看到了郑彦的朋友圈发了一则信息,“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在你身边。”

    那条朋友圈下面的配图是他们小时候家附近公园的秋千。

    在乔依然小的时候,每当有伤心难过或是解不开疑惑的时候,她都会去那个公园荡秋千,仿佛只要荡荡秋千,她的所有烦恼都会烟消云散了。

    当年,年幼的郑彦无意中撞见了乔依然,此后在乔依然伤心难过的时候,他都会陪着乔依然身边,推着她荡秋千。

    “应该相信郑彦,还是相信顾澈呢?”乔依然心里在挣扎着。

    当她对着郑彦发过来的邮件,看了又看,随着手机屏幕黑了又亮,亮了又黑,她再把屏幕点亮。

    她始终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看。

    “嘭”,乔依然只觉得手上一空,手机就从手上消失了,随后她的手就被一只大手紧握着。

    “睡!”不容反驳的命令,薄唇又安慰性地吻了吻她耳廓,“我明天早班机,出差三天。”

    在月光下,他们的手指十指交缠着,或许是心里有事,乔依然并没有以前和顾澈十指交缠时候那样觉得心里甜蜜。

    翌日,乔依然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她犹豫着要不要看看。

    如果不看,那封邮件就像是一根刺一样,一直扎在她心里,很难受,还拔不出来。

    如果看,万一那封邮件是真的该怎么办?

    她很乱,闭着眼睛瞎戳着手机,她全身肌肉紧绷,“让老天做决定吧,如果我睁开眼,那封邮件是被戳开的,那么我就看,如果不是戳开的,那么我就不看。”

    “看,不看,看,不看……”

    如此反复很久,乔依然才睁开眼,那密密麻麻的资料,让她觉得很刺眼。

    那封邮件上的资料,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第一张照片上显示的内容是:根据查询,特此证明乔依然并不存在婚姻关系。

    第二张照片上的内容是顾澈的无婚姻关系。

    他们居然双双都是未婚的!

    “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乔依然不愿意相信,她把手机仍在地上,双手捂着头。

    良久之后,她才畏畏缩缩地把手机捡起来,她双手发颤把邮件一点点往下面拉着,她的身份证号,户口本复印件,顾澈的身份证号,户口本复印件等等,那些照片全都在那邮件里。

    铁一般的证据,证明她和顾澈均是单身,可是他们明明是领过结婚证了的啊?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乔依然喃喃自语着,她抱着手机回了房,连云姨叫她,她也没听见,一张脸毫无血色。

    窝在房间的沙发里,乔依然抖动的手拨通了郑彦的号码,“童哥哥,你快告诉我,那些资料是假的,是假的,是不是?”

    她的声音在哽咽,隔着电话郑彦都能听到她抽泣的声音了,“依然,你接受现实吧。”

    “我不接受这样的现实,这一定是有人故意做的恶作剧,我不相信,不相信。我自己去民政局查清楚,我会查清楚的,我一定是已婚身份。”

    她说的话,中气不足。

    郑彦深呼吸一口气之后,缓缓道出,“我带你民政局查查,一切就清楚了。”

    “好,童哥哥,到时候如果查出来我跟顾澈是领过真的结婚证,那么你一定要帮我找出这个搞恶作剧的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乔依然目光异常坚定,顾澈就是她老公,这是铁打的事实。

    鉴于乔依然有顾思楷撑腰,保镖们在得到了老太爷的指令后,就让乔依然出去了。

    顾家老宅里,顾思楷听着孙媳妇的声音有点不对劲,他手上拿着一个厚牛皮纸大信封,思虑再三,他命人跟着乔依然。

    乔依然没让郑彦去西郊别墅接她,之前闹得误会影响太大了,她也很避讳。

    他们在民政局的大门口碰头之后,郑彦看着乔依然明明眼圈很红,可她还是欢快地笑着说,“待会查询的工作人员会不会以为我有神经病,结婚证都有了,居然还来查是不是未婚。”

    “不会的。”郑彦像小时候一样,像个骑士一样守在乔依然的身边。

    十分钟后,乔依然眼神空洞地拿着她自己的无婚姻登记的证明从民政局出来了,她憋着眼眶里的泪滴。

    “童哥哥,我眼睛好像有点问题了,你帮我看看,这上面写着什么,是不是说乔依然是已婚的。”乔依然使劲揉着她眼睛,指甲都把她眼角给刮伤了。

    那细细的伤口不断往外冒着血,红色的血顺着她白皙的脸庞往下滑落,有一种苦涩的美感。

    “依然,你冷静冷静。”郑彦昨晚很自私地想过,只要让乔依然知道她被骗了,他就有机可趁。

    可是看到她空洞的眼神,毫无血色脸,还有那道伤口,郑彦就后悔了,他觉得他自己像是个坏人一样,戳破了乔依然的童话世界。

    郑彦拿出纸巾给乔依然擦脸,而她突然往前跑,错过了郑彦的擦拭,她用着那证明书捂着脸,抽泣着。

    “呜……呜……”

    为什么连结婚证都是假的?

    他不爱她就算了?

    为什么还要这样骗她?

    顾澈,你为什么要把她当傻子一样耍?为什么她一片真心换来的却是一张假结婚证书?

    他昨天明明说过结婚证是真的啊,为什么她还是未婚身份?

    乔依然觉得天旋地转的,她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清楚路,就一个人死命地往前跑着,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两行热泪总算憋不住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手上仍旧死死拽着那沾着血迹的无婚姻证明书。

    “依然,依然,你看车,依然!”郑彦望着乔依然就那么不顾死活地往车流里走,那些汽车因为要避让乔依然而造成了短暂的交通不畅。

    马路上此起彼伏的喇叭声,还有叫骂声,通通朝着乔依然,她站在十字路口的正中间,朝着追过来的郑彦傻笑着,“假的,都是假的。”

    ...